快捷搜索:

【军警】一家人(小小说)

日期:2019-10-08编辑作者:诗文鉴赏

听说儿媳今晚登门,惠妈妈心里乐开了花。盼了三年了,那里还坐得住?一会去客厅,一会到厨房。高兴得不知干什么好。
   大女儿夫妇领孩子早就来了,带来不少菜肴和礼品。沉寂的屋子顿时增添热闹气氛。桌子上摆满瓜果糖等,灯光一亮,新家显得格外宽敞整洁。小孩子围一起玩手机,上电脑,大人忙着拣菜烧饭,播放的电视无人观看。
   大女儿夫妇煎炒蒸炸特别卖力,天气虽冷额上冒出汗珠。
   惠妈妈搬新家三年,儿媳妇还没上门。原来儿子拆迁,分到几套楼房。要让父母欢度晚年,享受新房,自己住别处。老人考虑孩子一片孝心,居住分开,便欣然同意。谁知装潢结束,儿媳妇要与老人住一起,好彼此照应。两老人觉得自由惯了,与年青人一起不方便。老人固执不愿搬迁,依旧住原来旧房,儿媳很是失望。
   没多久,小女儿拆迁也分了几套房子。除了自己居住外,还有一套。出租给外人,有些舍不得。惠阿姨的老伴觉得比自己住的楼底下老房子阴暗潮湿好多了,执意要去住。便动员老伴:“新屋阳台大阳光好,看书晒太阳,冬天暖和;楼下树多花草多,道路平坦清爽。我们上了岁数,换个好环境,有利健康。再说独门独户,不与儿女在一起。辛苦一辈子,也好享受享受。听我的,准不错!”
   惠妈妈扭不过,便依从他。
   大热天,老伴迫不及待地搬到新家,儿女们也为父母高兴。
   儿媳认为是小女儿作梗,对小女儿满肚子意见,见面时爱理不理。孩子叫她也不答理。节假日惠妈妈每次都是打电话邀她一块来聚聚,她总以单位有事,出差在外地等理由搪塞,不肯上门。老伴登门去请,也故意避开。要是儿子孙子来团聚,回家就要大吵一场。惠妈妈闻讯,心中很不是味。埋怨老伴:“还不如住老房子安生,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像个家。你死皮赖脸地要住新屋,家人不和睦,还有什么意思?”
   后来儿媳住院开刀,急坏了一家人:两个女儿轮流照顾,每天烧了许多好吃的送到病床前;老俩口一天跑几次去探望,安慰。浓浓的亲情冲淡了儿媳妇病痛的折磨,她感动得淌眼泪,拉着惠妈妈的手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今年过年,惠妈妈与往年一样,打电话叫儿子儿媳过来吃年夜饭,聚聚,儿媳一口答应:“好。我们全家都来。”
   惠妈妈听得真切,早就盼着这一天,激动得合不拢嘴。
   俩老人与大女儿夫妇忙了一整天,又去买了儿媳妇喜欢的食物,一切安排就绪,惠妈妈看天色晚,担心儿媳下班不来,接着打了几个电话,说:“我打的来接你吧?”儿媳说:“不用了,妈妈。我们马上就到!”
   门铃响,惠妈妈认为儿媳到了,忙去开门。
   是小女儿,见面便问:“嫂嫂来了吗?”
   惠妈妈嗔怪说:“你嫂快来了。你姐和你姐夫早就来了。”
   “我有事来晚了,我去帮忙!”说着便进了厨房。
   关门时门外还站着一个人,竟然是小女儿离了婚的丈夫小吕。喝得醉薰薰的,很客气地招呼:“爸爸妈妈过年好!我顺路来看看你们!身体都好吧?”
   虽然离婚了,原来与大家关系都不错。能一起来,惠妈妈也不好说什么,连说:“好,好。你是稀客,稀客!”一边让他进门,一边吩咐孩子倒茶招待。
   小吕是公务员,薪水高,出手大方。见面便给孩子们发压岁钱,大家也围着他说东道西。
   儿媳一家也到了,还带了些礼品。进门便亲热地叫爸妈。
   惠妈妈高兴拉着儿媳各处看看走走,挨个介绍。
   儿媳说:“看到父母的情况我也放心了,让姐妹费不少心。过去我做得不够,今后我要多关心,让你们更加幸福!”
   几句话说得惠妈妈热泪盈眶,老了不在乎东西,有几句贴心的话,胜似千金。
   大家围绕摆满菜的圆桌坐下,频频敬酒,相互祝福。
   惠妈妈紧挨着儿媳入席,看看这个,瞅瞅那个,一家人终于和和美美地欢聚一堂,悬在心头的石头落了地。心里充实,脸像盛开的花。
   儿子说:“我们是一家人,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我们要团结一致,好好生活,让老一辈的好家风,好传统,一代一代的发扬光大!”
   孙子举杯敬酒:“我妈妈生病期间,全家都对我妈妈照顾,我非常感激!特别是我小姑姑,像妈妈一样爱我,关心我,帮助我,我什么事都愿与姑姑商量,我敬姑姑一杯!”
   惠妈妈瞅着孙子稚气的面孔,发觉他突然长大了。见孩子懂事,有出息,喜得眼泪流出来。
   小女儿想不到小侄子能这样说,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席间,大家也免不了与小吕搭讪,劝他少喝洒。
   ……
   酒过三巡,小吕同小女儿外甥女一起先离开了。
   儿子儿媳孙子也回去了。
   大女婿仍闷声喝着,一杯又一杯。伏在桌上没有动。
   惠妈妈怕他喝醉,劝他:“别喝了。”
   他突然嘟噜:“吕不是我们家的人,今天来算怎么回事?”
   惠妈妈忙解释:“我们没邀请他。是同你妹一起来的。”
   “为什么不赶他走?对他这么客气,把我放那里?”
   惠妈妈劝慰:“别生气了,孩子。大过年的,别说过去同我们有关系,是你外甥女的父亲,就是进来个生人,咱也不好撵呀!”
   “你们眼中只有外人,根本就没有我!”女婿更加气势汹汹。
   “我们是一家人,用不着客气!”
   “我算什么?”女婿声音突然拔高,顺手将杯子摔得粉碎。更声嘶力竭地吼叫:“我算什么?我算什么?”
   大女儿去拉他,被他推倒在地,摔了个仰八叉。
   大女儿的孩子吃惊地望着父亲,急得抹泪。
   老伴忙劝大家:“他喝醉了!别跟醉酒人计较!”
   大女婿向来好脾气,没多话。做事任劳任怨,从不发火。这突如其来地样子,使惠妈妈不知所措,惶恐不安,喃喃地说:“一个刚消气,一个又生气,一家人为什么总折腾?”
   2014.2。14 无锡   

本文由28加拿大预测精准网站发布于诗文鉴赏,转载请注明出处:【军警】一家人(小小说)

关键词:

进寸退尺

光辉工地总经理为了提前完成工程任务,特意在当地招收了二支包工队帮他施工,很快,工程在二支包工队的帮助下...

详细>>

谎言

根毛如丧家之犬一路向前狂奔,两手紧紧捂住嘴巴,前半截断了的舌头像多余的肉片子,血像一条条红蚯蚓从指缝里...

详细>>

微型小说

那是一个下午,阳光曼妙地照射在霜的身上。刚刚放学的她,正在路上奔跑着,想要追上那快要启动的公交车,她要...

详细>>

梧桐小说

贪吃乌鸦和母野猪是乡党,它们在一直以来棵树木上成婚,乌鸦在最高树枝上建巢,母野猪则在底下的树洞里生活。...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