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谎言

日期:2019-10-08编辑作者:诗文鉴赏

根毛如丧家之犬一路向前狂奔,两手紧紧捂住嘴巴,前半截断了的舌头像多余的肉片子,血像一条条红蚯蚓从指缝里一个劲往外钻,热热的,滴滴嗒嗒打在脚下的浮土上,弥散着淡淡骚腥气味,一只老鸹在头上来来回回盘旋着,发出“啊啊--”怪叫……
  娘的,吃鸡不成蚀把米,这次算倒了八辈子霉喽!
  只道姜三去了集上,根毛伺时机成熟便急不可奈去占兰儿的便宜,万万没料想到这垂涎已久的蛮女人竟如此性情刚烈,一口下去竟生生咬断半拉发浪贱的舌头。
  根毛早已逃去,兰儿怔瓜半晌才悠悠缓过些神来,散了架似的扑哒瘫软在床沿上--双手掩面嚎啕不止,屈辱和恐惧扑天盖地的压榨得她胸口一起一伏,仿佛是透不过一丝丝气来,满脑子都是狰狞淫荡的丑陋面孔向她扑过来,胃里泛起一阵阵恶心,几十年来历经的苦难与辛酸象洪水一样排山倒海地汹涌过来……
  姜三像犯了错的孩子,低眉顺眼,无所适从。他恨,恨自己无能,女人被人肆意欺负,又惴惴不安怕伤了根毛会由此遭到更疯狂的报复……
  孩子还在床上熟睡,均匀细微地呼吸着,如小猫一般安静可人。
  姜三的心彻底被女人哭碎了,哭乱了,哭疼了……他默默地起身端来一盆温水,帮兰儿漱了口、洗了脸、脱了外边沾着血迹的褂子、扶将上床。兰儿虚脱的身体绵绵无力,息了哭声,独掩被靠孩子睡下……
  根毛跌跌撞撞进了村生室。医生孙小明是个年轻人,见了此等状况大骇,一个劲直摇头,复倒些凉开水让他喝下一瓶云南白药,服了一粒绿豆粒大小的红色保险子,便急急地催促尽快转院,直接去市人民医院,不然晚了麻烦就大了……
  根毛早已一身冷汗,如瓢泼湿了衣裳;麻木的舌头复苏过来,血渐渐流得少了,却火烧火燎的疼;他像一头拉肚子快死的疯狗失去了往日招摇,木木地用鼻孔嗯嗯着点头应承,也确实了问题愈发严重了。
  202国道上一辆满载乘客的小型客车若一头有气无力的老黄牛在颠簸着,喘息着……
  杨家湾去市人民医院八十余里。根毛心急火燎,舌头钻心的疼,浑身发疟疾一样哆嗦如筛糠,忍不住暗暗咒骂破烂车太慢、开车的司机也是猪头、兰子这个骚娘们假正经……
  仿佛一车人都在惊恐地一眼一眼往自己这儿瞄,私下里三个两个又小声嘀咕着什么,大概是见一身是血去猜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根毛慌乱地把头低了又低,低了又低,直至埋到没有一点生机的裤裆里去了。
  市医院就是市医院,一级一级的医疗条件,一级一级的技术水平。
  显微外科的主任杨家政牛B得不得了,据说曾北京上海的大医院进修学习过,倘若老鼠尾巴断了也接得上,并且康复后可以运动自如!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不管你是魔鬼还是天使,他都是活菩萨!
  根毛在手术台上经过一番折腾之后缝合上了仅仅还连着三分之一的舌头,手术很顺利。医生交待:住院观察,几天不能吃饭、不能喝水、不能说话、赶快通知家人把治疗费和住院压金交了……
  根毛磕头虫般地连连点头,一脸巴结式的敬仰。
  女人淑芹听到消息时天已经墨黑了,哪里还有去市里的汽车?她一夜心里象长了草,翻来覆去睡不安稳,也不知道这个犟种又在外边惹出什么乱子来?孙小明亲口说伤的可不轻,半拉舌头还有一点皮扯拉着……
  第二天上午。淑芹赶到医院,她上气不接下气地问:好端端的舌头,咋,咋说断就断了呢?
  根毛啊啊张嘴含含糊糊,用一根指头指指嘴巴,又小心翼翼地摆摆手,装出一脸很可怜无辜的样子。
  旁边的小护士倒是机灵,一转身去护办室拿来一支笔,一张纸。
  根毛一笔一画地写下四个像老鳖爬的大字--趴倒渴(磕)的。      

本文由28加拿大预测精准网站发布于诗文鉴赏,转载请注明出处:谎言

关键词:

【军警】一家人(小小说)

听说儿媳今晚登门,惠妈妈心里乐开了花。盼了三年了,那里还坐得住?一会去客厅,一会到厨房。高兴得不知干什...

详细>>

进寸退尺

光辉工地总经理为了提前完成工程任务,特意在当地招收了二支包工队帮他施工,很快,工程在二支包工队的帮助下...

详细>>

微型小说

那是一个下午,阳光曼妙地照射在霜的身上。刚刚放学的她,正在路上奔跑着,想要追上那快要启动的公交车,她要...

详细>>

梧桐小说

贪吃乌鸦和母野猪是乡党,它们在一直以来棵树木上成婚,乌鸦在最高树枝上建巢,母野猪则在底下的树洞里生活。...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