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在线阅读

日期:2019-10-17编辑作者:诗文鉴赏

以一种至纯至净的形式去深爱。 那并非延续,而是一种“提升”。 超越了人类爱情一切负面的副产品,超离了人性的弱点。 可是,现在巴极蓦地惊觉,自己所有的深情,只是放在一个不能理解的“异物”上,教他如何自处。 兼且一向以来,他深信他和这复活晴子的爱情,是双方面的。可是自从凌渡宇到来后,或因他的精神力量较巴极更为强大,晴子为他吸引了去,不再在他面前出现,这种打击,他怎能消受。 奇异的三角恋情。 凌渡宇再叹一声。 巴极背转了身,沉声道:“让我静静吧!”语声中带著恳求的味儿。 凌渡宇离开了巴极,离开了玻璃屋,已有三个小时了。走在梦湖水庄错综复杂的道路上,完全不知下一步要干甚么。 是否应立即离去? 他不知道。 也不敢想。 他心中填满对晴子的思念,离去是无可抵御的苦痛和伤悲。 他并不比巴极好过。 直到一辆吉普车在他身边停下,急煞车的尖叫响起,他方茫然抬起头来。 爱丽丝坐在吉普车的司机位上,面色颇不自然。 凌渡宇呆呆地望著她,脑中一片空白。 爱丽丝道:“雅黛妮失踪了!” 凌渡宇失声道:“甚么?” 爱丽丝重覆再说一次,凌渡宇神智逐渐平复过来,奇道:“你们不是在她身上植了追踪器的吗?她能走到那里去?” 爱丽丝焦虑地道:“是的!可是追踪器原原本本的放在幽禁她的床前九上,她的人都不知到了那里。在守卫室通过闭路电视看管她的守卫,中了一支毒针死掉,直至刚才换班时,才给其他的守卫发觉。” 凌渡宇一颗头立时大了几倍,他卷入了巴极、晴子的三角恋爱里,心神恍惚,日下遇上这件烦事,使他颇吃不消。这件事,明显地是有人在帮助雅黛妮,而且这人一定非常熟悉梦湖水庄。 凌渡宇道:“守卫室是怎样进入的?” 爱丽丝道:“守卫室只能从内开做,所以杀死守卫的人,一定是守卫熟悉和信任的人,才能赚门入内。” 这是说:帮助雅黛妮逃走又或是接走她的人,一定是内奸无疑。 凌渡宇脑筋被迫活动起来,想起那晚玻璃屋举行舞会时,误以为是晴子的娇小白衣女子,那显然是一个内奸,蓦地心中升起另一幅图像,问道:“那个小胡子韩林呢?”他记起那天韩林眼中的仇恨,记起了巴极把他缚在祭台上鞭打的情形。 爱丽丝神情一动,旋又坚决地摇头道:“相信不会是他,这里每一个人都对博士非常忠心,况且他岂肯放弃庞大的利益,那天博士放过了他,他还表示感激流涕。” 凌渡宇晒道:“有很多东西都能令人盲目的,仇恨正是其中一种,你最好查查看。” 爱丽丝犹豫了片晌,终于按著了无线电话,发出了召唤韩林的指令。 凌渡宇跳上爱丽丝的吉普车,向幽禁雅黛妮的红砖屋驶去,途中,爱丽丝的通讯设备响起道:“爱丽丝小姐,这是总通讯室,博士吩咐:请即和凌渡宇先生往玻璃屋去。” 爱丽丝应是,掉转车头,同玻璃屋驶去。凌渡宇大为凛然,他知道巴极目下是在甚么情绪里,除非发生了天大重要的事,否则绝没有兴趣见任何人,更不愿见到凌渡宇。究竟发生了甚么事? 来到玻璃屋前,连爱丽丝也感到出了事,屋前满布武装守卫。 两人待要进入玻璃屋内,守卫队的队长向他们道:“爱丽丝小姐,博士请你留在这里,只是凌先生独自进去。” 爱丽丝面色一变,刚想大发小姐脾气,凌渡宇一拍她香肩,柔声道:“博士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爱丽丝无言点头。 玻璃屋的大厅内最少有二十名大汉,属梦湖水庄领导级的人物,各人神情凝重,似乎刚举行了重要的会议。 巴极一人独立在玻璃屋的大露台,凭栏远眺,有种难言的孤寂和与世隔离。他身旁的地上,放了一堆用白布覆盖著的物体,凌渡宇心中一凛,那看来像一个人的尸体。 凌渡宇走出露台。 巴极缓缓转身,神情出奇地平静。 凌渡宇望著地上,这样的距离,使他看到人体的形状。 是谁的尸体? 巴极道:“你知道这是谁了?” 凌渡宇点头答道:“是标枪!” 巴极喟然一叹,道:“他跟了我数十年,纵横无敌……不过!这样的收场也好,总胜似缠绵病榻,老朽而亡。” 凌渡宇道:“是怎样发生的?” 巴极道:“很简单,他指挥总部所在的三层高楼宇,深夜时无故起火,火势由地下迅速向上蔓延,起始时他的手下想冲出火场,哼!大约有二十多挺重机枪等待著,当场死了二十多人,标枪和其他的手下,逃上天台,标枪想得非常周到,天台处停了一驾直升机……可是,直升机飞离天台不及二百码,一支火箭从附近的楼房射出,正中直升机的尾部,立时堕毁,标枪给手下拖出来时,成了一团焦炭。” 凌渡宇道:“以标枪这等老手,如何会让这样的事发生?” 巴极平静地道:“标枪和我有一套密码通讯,以俾我们保持联络,但从最近种种迹象显示,敌人每一步都比我们先行,标枪的行踪暴露,说明密码已给人破译了。”说到这里,巴极面色一沉,道:“而唯一能全面截听密码的人,一定是这里的内奸……” 凌波宇心中再浮起白衣娇俏女子的信影,那究竟是谁,为何要颠覆巴极的王国? 巴极道:“这里有封信,给你的。” 凌渡宇愕然,顺著巴极手指的方向,眼睛搜寻到露台那唯一的圆台上,一封信静静躺在台面,封套中书著“凌渡宇收”几个英文字。 凌渡宇拿起信函,封套是密封的,仍未被拆开,看来连巴极也不知道内容。 信内写著:“雅黛妮在我手里,我在巴拿马城等你三天,若不见你前来,莫怪我摧花无情。韩林字。” 巴拿马城是巴拿马的首都。 凌渡宇神情木然,将信递给巴极。 巴极一看,叹道:“所以找说做人绝不能有妇人之仁,想当日我如把韩林干掉,何来今日之果。” 凌渡宇哑口无言,在一个实际和功利的角度下,一认定敌人,即斩草除根,自然是最有效的办法。当日凌渡宇间接地要求巴极放了小胡子韩林,致有目下之祸。不明白的只是:韩林这类人,为何会为了一个同伴的死亡,不惜得罪巴极,以及凌渡宇、雅黛妮所属的抗暴联盟? 凌渡宇问道:“那被我干掉的人,和韩林是甚么关系?” 巴极苦笑道:“我也想知道,否则我岂会放过了他……不过,这些已无关重要了,我相信你有足够的能力把雅黛妮找回来,所以我另有一事求你。” 凌渡宇讶然望向巴极。 巴极刚好望向他,眼中射出恳求的神色,正容道:“我请求你立即带同爱丽丝,离开这里。” 凌渡宇面色一变,道:“甚么?” 巴极道:“梦湖的对外通讯全被截断或破坏,敌人的进攻,迫在眉睫,趁我还有一定的控制力时,我要你和爱丽丝安然离去。” 凌渡宇立时把握到形势的险恶,要破坏通讯系统,必须深悉内情的人才能做到,所以梦湖水庄内确潜伏了可怕的破坏分子。这内奸的行动当然配合著外来的攻击,所以形势确是严峻非常。 凌渡宇道:“为甚么你不和我一起走,以你的财力,避过风头后,大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巴极眼中透出哀莫大于心死的神色,毫无转圜地道:“我不走!绝对不走。没有了梦湖的日子,教我怎样过?” 凌渡宇神思不由地飞往梦湖。 露台外的梦湖,在阳光下美得不可方物,令人很难想像到大湖雾下那哀怨动人的诡异情景晴子! 你在那里? 梦湖最深处,是否你栖身之所? 他明白了巴极为甚么拒绝撤走,当巴极了解到“晴子”只是梦湖所产生的异物时,他已没有生存下去的理由和勇气。 巴极最渴望的,是死于梦湖。 巴极沉沉地道:“你明白了!这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才明白,真正的、恶名昭彰的巴极博士,是怎样地一个人。” 一股热火直冲脑顶,凌渡宇大叫道:“不!我不走!”晴子的绝世姿容,侵进了他每一条神经。 巴极眼中寒芒暴闪,坚决地道:“不!你一定要走!” 凌渡宇心头火热,他不愿意走,不愿意离开梦湖,当真正要走的时刻,他不愿走的意欲到了无可抗拒的强烈。 他怎能离开晴子。 他的真爱。 凌渡宇蛮不讲理地道:“为甚么一定要我走?” 巴极面上闪过一丝温情的笑容,自凌渡宇认识他至今,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类真诚和充满人性美的表情,感觉分外亲切和强烈。 巴极坚定和有信心地道:“不需要任何理由,就当是我请求你。” 凌渡宇默然。 巴极随即露出个狡猾的笑容,指著台上的一个小瓶道:“瓶内是治疗高山鹰的解药,你答应带爱丽丝离去,那便是你的了。” 凌渡宇颓然坐下,眼光深注梦湖,喃喃道:“为甚么你的『请求』,总是使别人难以拒绝的?” 巴极眼光落在梦湖上,道:“我为你准备了一架战机,在离此三哩远的机场。”跟著说出了一对号码和暗语,道:“这是我存在瑞士银行两笔钜款的提取暗码,怎样安排爱丽丝以后的生活,你看著办吧!” 凌渡宇沉声道:“爱丽丝是你的甚么人?” 巴极一震,犹豫片刻,才石破天惊地道:“我的女儿。”他不愿再深入这话题,话锋一转道:“好了,时间无多,立即起程吧。” 凌渡宇站起身来,道:“其他的人呢?” 巴极道:“这数天来,无关的人和妇孺早全部送走,剩下的都是我审核为忠贞的战士,他们皆是有约在身,现下是他们卖命的机会了。” 凌渡宇提起精神,把台面盛解药的小瓶纳入怀内,毅然向出口走去,到了出口前,转过头来,眼中射出复杂的感情,柔合著同情、尊重、怜悯、歉疚…… 巴极眼中方首次射出对这敌友难分的人深刻的感情,真诚地道:“珍重了!” 凌渡宇苦笑道:“这句话似乎中我向你说比较适合点。” 巴极微微一笑,有种说不出的镇定和从容,予人全不把生死看在眼内的感觉,左手一翻,一个比烟盒略大的电子感应仪器,安安稳稳平放掌上,道:“只要我按动这仪器的两个掣,分布在不同秘密点的导弹发射台,会将数十枚惊人强力的导弹向梦湖水庄和沿湖区发射,届时所有地方都会毁于灰烬里,所以无论敌势如何强大,顶多亦是同归于尽的结局,哈……想置巴某于死地的人,须付回他们的生命作代价。” 战机冲离跑道,逐渐升进蔚蓝的天空去。 这是苏联制的SU-24FENCER攻击机及持续轰炸机,动力来自两个可以产生高达五万磅冲力的涡轮风扇引擎,飞行高度极限可达五万尺以上,时速最高一千八百公里,航程远至二十公里外,灵活性虽还不及他先前驾来偷袭梦湖水庄的美制鹰式战机,空中战斗的能力亦大为逊色,可是能深入敌人空防大后方进行特殊任务,且因其高速及高空持续飞行的效能,有惊人的远航能力。以之逃走,更是理想,足可使他返回玻利维亚抗暴联盟秘密基地有余。 爱丽丝被冲力带得仰贴椅背,俏面上交织著忿怒和茫然,她一方面不敢违抗巴极的命令,一方面知道要由凌渡宇把她带走,大是不妥,心内百感交集。 凌渡宇望著她可爱的侧面,想起巴极一代枭霸,却连自己的女儿也不敢相认,自然是怕祸及亲人,还要故意说些言辞,以掩饰和爱丽丝的关系,确是可悲。 敌暗我明,目下邦达和白理臣等人得内奸接应,切断了巴极对外的通讯网络,占尽优势,随时会发动强大的进攻,巴极可说陷于完全被动的形势。战争开始时,最令人忧心的问题,就是巴极的防御布置还有多少依然有作用。 战机在空中优美转身,改向东南方玻利维亚的方向飞去,那也是梦湖的方向。

本文由28加拿大预测精准网站发布于诗文鉴赏,转载请注明出处:在线阅读

关键词:

在线阅读

一辆劳斯莱斯,在一位全身红色制服司机的驾驶下,停在身后。车尾箱门打开,爱丽丝的助手,那风韵动人的日本少...

详细>>

在线阅读

28加拿大预测精准网站 ,拒绝了司机的接送,信步往哭石的方向走去,他想冷静地思索一些问题。顺著沿湖的道路,...

详细>>

在线阅读

她的眸子被晴子双眸磁石般吸牢,他深感晴子海洋般的深情,毫无鸿沟地钻进她的眼内,再进来她灵魂的至深处。他...

详细>>

在线阅读

倏忽间,美丽的梦湖静静地躺在正前方,一团清彻碧绿的水光,在阳光下银蛇钻动。爱丽丝恋栈地以目光紧紧攫抓著...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