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第二十一回

日期:2019-10-13编辑作者:诗文鉴赏

海长城道:“纪飞兄,艾大侠已经失踪了近二十年,只怕早已被造化城主谋害了。” 项侗道:“如若艾九灵还在人间,岂容得他们如此的胡作非为。” 纪飞摇摇头,道:“老朽不作此想,艾大侠的绝世功力,怎会被他们谋害”项侗道: “纪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俞秀凡心中暗道:原来艾九哥在江湖的声望,是如此之高,不论黑白两道,都对他如此敬重。” 但闻白衣罗刹说道:“这位俞少侠武功的精绝,实已到不见招式的境界,一挥手,一投足,都可克敌制胜。不过,校好发觉,他除了武功之外,还有满腔的学问,和惊人的说眼力,也许,他是有意进入造化城来。” 俞秀凡缓经说道:“谈不上有意进来,不过,现在在下倒希望进人造化城中去看看了。” 白衣罗刹道:“你准备一个人去么?” 俞秀凡道:“在下准备带贵院中两个人去。” 白衣罗刹目光一掠无名氏和黑衣哑子,道:“带这位无名兄和哑兄同去?” 俞秀凡道:“不错。正是带这两位兄弟同去。” 白衣罗刹道:“他们两位同意了么?” 俞秀凡笑道:“我们之间有一个约定,他们两位已经同意了。” 白衣罗刹笑一笑,道:“校好不才,已把福寿膏的毒瘾戒掉,项兄和纪兄,也已开始戒,只要能再熬过三五天,大概也可以戒除了。 只要能摆脱福寿膏的控制,咱们就不必再畏惧造化城主了。”海长城道:“造化城中,武功高强之士很多,不可轻敌。” 白衣罗刹道:“只要一刀一枪的打,不幸战死,也死的瞑目了。” 俞秀凡霍然站起身子,道:“姑娘说的是,如若人人都有姑娘这份豪气,武林中才有再生的机会。” 白衣罗刹叹口气,道:“我没有看到其他的九大别院中是什么人,单是看我们万家大院中的人,黑,白两道中的人,虽然未被他们一网打尽,但已被他们收服了十之六七,这些人大都是各霸一方的豪雄人物,如今部已被送入了地狱之中。 俞秀凡道:“不错,看起来,江湖上能够反击造化城的力量,都在造化城的内部,”这当儿,跨院外传来一个尖厉的声音,道:“我要见俞少侠,你们不能阻拦。” 海长城高声说道:“放她进来!” 一面色惨白的女子,快步冲了进来,道:“贵宾,我已接到令谕,立时得离开此地,” 俞秀凡站起身子,道:“好!咱们走!” 抱拳一个长揖,接道:“诸位老前辈,在下就此别过了。” 白衣罗刹道:“小兄弟,你要不要三个从人?” 俞秀凡道:“不用了,有无名兄和这位哑兄相从,兄弟已经很满意了。” 白衣罗刹道:“好,需要我们帮助的时候,想法给我们送个信来。” 无名氏默然不语,信步向外行去。俞秀凡大步出厅,紧随在无名氏的身后。 白衣罗刹娇躯一横,拦住了黑衣哑巴道:“哑兄,我现在还不相信,你真的不会说话。” 黑衣哑巴笑一笑,突然一闪身,越过了白衣罗刹,追上了俞秀凡。 俞秀凡平和他说道:“姑娘,现在要带我们到那里去,说说何妨?” 白衣女子苦笑一下道:“我真的不知道,到地方自会有人接待你们。”突然放快了脚步,向前奔去。 俞秀凡目光一瞥问,发觉她双目中满含着泪水。暗自叹一口气,紧随身后而行。离开了福寿院,又恢复了一片幽暗。 白衣女子带几人行到了一座黑色的房子前面,突然停了下来占俞秀凡抬头看了一眼,道:“这是什么地方?” 白衣女子摇擂头,垂手行到门前,高声说道:“贵宾到!” 但闻木门呀然而开,两个鬼卒形的大汉,并肩行了出来。一个手执着一张大铁牌,一个手执着一条长长的铁链子。蓝色的脸,一套紧贴身上的肉色衣朋,远远看去,他似乎赤身露体一般,像煞阴曹地府中拘魂。索命鬼。 俞秀凡望望两个鬼卒一眼,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那手执铁索的鬼卒道:“你到处惹事生非.已撤去了贵宾身份,咱们奉阎王之命,锁你去见。” 俞秀凡微微一笑,道:“想不到这人间地狱中,还有阎王,你两位就是阎王帐前的鬼卒了。” 手执铁牌的鬼卒哼了声道:“不错,阁下是束手就缚呢,还是要抗拒锁拿?” 俞秀凡一闪身,退开了五尺,道:“把这两个鬼卒给废了。” 无名氏和哑巴同时出手,突向两个鬼卒扑去。 那手执铁牌的鬼卒,铁牌一挥,迎面拍来,随着那拍来的铁牌。 数十枚银针,一齐射了过来。 无名氏吃了一惊,一吸气,仰身倒卧,身体几乎贴在了地上。 数十枚银针,掠面而过,无名氏厂挺而起,右手疾快的拍出一掌。 那执牌鬼卒一牌落空,立时身随牌转,手中铁牌施出一招横扫,斜里划来。这一招十分玄妙,不但避开了无名氏的一掌,而且第二牌连续攻到。 无名氏一闪避开,冷冷说道:“阁下是真人不露相啊!”双掌连环拍出。 那手执铁牌鬼卒,一语不发,铁牌纵横,展开了一轮猛攻。这人不但铁牌招数凌厉,而且铁牌内还藏有暗器,若非无名氏这等武功的高手,势必要伤在那铁牌飞针之下。 黑衣哑巴和那手执铁索的鬼卒,也展开了一场凶厉的搏杀。 只见他手中铁索伸缩,忽长忽短,变化万端,莫可捉摸。 俞秀凡一侧观战,只看得心中震骇不已。暗道:“小小的鬼卒,竟有如此武功,阎王可想而知,何况造化城中人了。” 四人拼搏五六十招,无名氏才找到了一个空隙,欺身而上,一掌拍在执牌鬼卒的后背之上。那执牌鬼卒冷哼一声,倒摔在地上。 原来,无名氏掌内暗蓄真力,一掌震断了那鬼卒心脉。 黑衣哑巴眼看无名氏已然得手,心中大急,顾不得暴露身份,突然一个旋身步,直欺入那鬼卒怀中,左手一招“摘风捉影”,抓住了铁索,右手一掌,劈向了顶门。 那鬼卒一缩头,斜斜避开了半尺,让过一掌。但他未料到黑衣哑巴双手并用的同时,又飞起了一支右脚。 但闻蓬然一声,右脚正踢在那鬼卒的小腹之上,身躯飞起了七八尺高,又重重的摔在地上,连哼也未哼一声,人已气绝而亡。 无名氏微微一笑,遭:“一式三招,心分手足,哑兄原来是一位深藏不露的人。”黑衣哑巴苦笑一下,抱拳一礼。 俞秀凡虽然看的明白,但却不知两人之间打的什么哑谜,虽他文武兼资,聪慧过人,但究竟是江湖上阅历太少,未曾想到黑衣哑巴行礼的用心,是怕那无名氏说出他的来历。 无名氏一回头,道:“小主人,这两个鬼卒,武功不弱,不知是什么出身。可惜,他形貌全变,未留下一点可以追寻的线索。” 俞秀凡道:“如是武林中分有等级,他们应该名列几等?” 无名氏道:“那要看怎么一个分法了。用在下作准呢,还是以你小主人作准?” 俞秀凡道:“你算几等身手?” 无名氏道:“未遇你小主人之前,在下该是第一级中的人物,遇你之后,我似是应该降一级了。” 俞秀凡道:“这两位鬼卒呢?” 无名氏道:“三级身手。不过,他们只是鬼卒身份,如是牛头、马面、判官、阎王之流,咱们就算不落败,只怕也难取胜,那就要看你小主人了。” 俞秀凡笑一笑,道:“这么说来,阁下对我很有信心了。” 无名氏笑道:“加是没有一点信心,我等也不会来了。” 俞秀凡道:“好!咱们合作斗斗阎王爷,闯闯造化城,就算咱们战死此地,也是一桩扬名千古的事,”无名氏笑一笑,道:“能不死咱们最好不要死,俗话说的好,好死不如赖活着。” 俞秀凡心中暗道:我只有十招掌法,三招擒拿,如是碰到了武功高强的对于,我这十招用完,三招拍拿抓不住对方的穴道,那岂不是没有了咒念。忽然间想到了长剑和惊天三剑的剑谱,不但记述了惊天三剑的威力,而且还记了一套剑法,至少,在剑上的变化,比掌法、擒拿的招法多上很多。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这些鬼卒用的兵刃,似都非兵器谱上之物。” 无名氏道:如是是不用这些奇奇怪怪的兵刃,又怎会算是地狱门中人物!” 俞秀凡苦笑一下,默然不语。 无名氏道:“你是咱们三人中的主脑,现在,咱们应该如何?” 俞秀凡道:“你往地狱之中时日很久了,对这地方,是否熟悉?” 无名氏道:“这地方一片混饨,再住二十年,也是瞧不出一点名堂未。” 俞秀凡道:“那只有乱闯它一阵了。” 无名氏道:“怎么一个闯法呢?” 俞秀凡道:“那白面女子进入这室中,咱们也进去看看。” 俞秀凡突然举步而入,抢先行入室内。 室中一片黑暗,目难见物,无名氏冷笑一声,道:“小主人,哑兄,两位请闪开,兄弟先砸烂这空中之物,然后,再放把火,把它烧了。” 俞秀凡心中忖道:这地方到处不见天日,除了见房子就烧,闹它一个天翻地覆,等他们找来之外,确也没有别的办法。因这地方不但没有光亮,而且,所有的建筑,也都是一片黑色。心中念转,口中说道:“多多小心。”快步返了出去。黑衣哑巴也跟着退到室外。 无名氏大声喝道:“屋里如若有人,那就请回答在下一句话,如是朋友不肯回答,那就别怪在下打它个一塌糊涂,烧你个片瓦不存。”但闻四下回声盈耳,并无回答之人。 无名氏右手挥转,铁索飞出。只听一阵乒乓之声,似是有不少木器碎飞之声。 这室中,大约只有一张木桌,铁索挥动之下,木桌很快都被击成碎屑,铁索击在了墙壁之上,火星飞溅,响起了金石相憧的声音6显然,这座黑室,是黑色的岩石作成。 无名氏打了一阵,突然收回铁索,伸手从怀中摸出了一个人招子,一晃而燃。火光映照之下,只见那室中一张木桌,已被打碎,除了木桌和一对憧破的木门之外,室中都是黑色的岩石堆成。 无名氏苦笑一下,缓步行了出来,道:“房子盖得很绝,简直是无物可烧。” 俞秀凡道:“咱们该如何?” 无名氏道:“这要看你主人的了。” 俞秀凡道:“那白面女子进入这石室之中,此刻既然不在石室,那证明了这石室之中,定然有着秘道。” 无名氏道:“不错,他们一直在地道中往来,所以,才能神出鬼没的叫人防不胜防,” 俞秀凡脑际中灵光连闪,道“是了,那造化城主通筑建之学,所谓地狱,必然是另有天地。 这地方,只不过是用来囚禁十方别院的高人。”再仔细想一想,进入地狱的经过,心中突然悟出了很多的道理,轻轻咳了一声,道:“无名兄,把你手中的火招子给我。” 无名氏递过火招子,俞秀凡大步行人室中。 俞秀凡迅快又仔细的查看过四面的墙壁,又缓缓退了回来。 这时,火招于已经燃尽,火光一闪而熄。 无名氏道:“小主人,瞧出了什么?” 俞秀凡道:“明明知道那石室中有个地道,可惜咱们找不到地道入口,唉!如是她在此地,这些机关布置决然瞒不过她。” 无名氏道:“什么人?” 俞秀凡沉吟了一阵,道:“璇玑宫中人。” 无名氏微微一怔,道:“你认识璇玑宫中人?” 俞秀凡道:“不错,在下到过璇玑宫,”无名氏道:“你认识什么人?” 俞秀凡笑一笑,道:“璇玑宫主。” 无名氏道:“小主人认识璇玑宫主?” 俞秀凡笑一笑,道:“其实,在下认识的人不多,不过,在下确然认识璇玑宫主。” 无名氏道:“咱们并非怀疑小主人说的是谎言,只是希望小主人能告诉咱们的真实来历。” 俞秀凡道:“在下没有来历,所以,也无法奉告什么?” 无名氏突然觉着这位年轻人十分精明,立刻生出了一种敬畏之心。缓缓说道:“如若有璇玑宫中之人在此,定然能很快找出这室中机关所在。” 俞秀凡道:“没有璇玑宫中人,咱们也该想法找出这室中的机关。” 俞秀凡突然向后退了两丈,盘膝而坐,道:“在下相信,咱们一直在他们的严密监视之下,如是咱们能够静止下来不动,他们忽然失去了咱们的行踪,他们急于找到咱们的焦虑,决不在咱们之下了。” 无名氏道:“高明啊,小主人!看来,不止是在武功方面,兄弟和哑兄只能作一个从人的身份,就是在机智、才能方面,我们也只能追随学习了。” 俞秀凡道:“无名兄言重了。” 三人放轻了脚步,行出约三四丈远,悄然停了下来,分成了三个方位,用背相对,盘膝而坐。三个人静下心来,冷眼向四面观察。 事情果然不出俞秀凡的预料,三个人坐下不过顿饭工夫之久。 黑室中突然亮起了一盏蓝色的灯火。蓝火出现在黑室门外,隐隐间可见口五条人影,站在那蓝色的火焰之后。 俞秀凡低声道:“他们来了,这次,咱们要想法子生擒他们几个才行。” 无名氏道:“他们似乎是有四个人。” 俞秀凡道:“不错;是四个人。” 无名氏道:“在下和哑兄突然施裘,只能各生擒一个人,余下两个人,看来要主人亲自出手了。” 俞秀凡心中实在没有把握能够一举生擒两人,但他心中明白,无名氏这番话半是敬仰,半是刁难,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只见那蓝色的灯人,级缓向前移动,四个人影,也分开向四周散开,布成了一个扇面的阵势。俞秀凡等也缓缓移动,分别选了几个有利的形势。 那蓝色灯火后四条人影,突然间四下分开,向前行来。中间两个,一个举着灯火,一个手执三股叉。另外两个人分在左右相距了大约一丈余,手中也各执一柄三股叉。 俞秀凡、无名氏、黑衣哑巴,也各自选择好对象。突然间,三条人影,疾如流星一般,直向四个鬼卒,扑了过去。俞秀凡左右双手齐出,快速绝伦的抓住了居中两个鬼卒。 无名氏和黑衣哑巴,也快速绝伦的欺身而上。但左右两个鬼卒,已然心生顿觉,钢叉抖动,直向两人刺了过去。无名氏右臂一抬,蓬然一声,震开钢叉,右手一把抓向了执叉人之手肮。他蓄势出手,力道强猛无比,那钢又被震飞起五六尺高,但右手却未扣上对方的腕穴,只是扫中了那鬼卒的脉门。 但这一击,也使那执叉鬼卒,战力大伤,身驱一晃。无名氏费了十招变化,才制服了左首鬼卒。 黑衣哑巴也未能一击得手,也费了一番手脚,重创那鬼卒之后,才把对方制服。 这时,两人对俞秀凡的敬佩不得不更进一层,只觉俞秀凡一举擒住了两名鬼卒,那么轻轻松松,全无半点吃力的感觉,自己两人只各擒一个,却费了不少的工夫。 无名氏苦笑一下,道:“小主人,咱们心服口服了。”缓步行了过去,点了两个鬼卒的穴道。 就是这一阵工夫,四周突然亮起了十盏蓝色的灯火,鬼影幢憧,把三人给围了起来。 俞秀凡哈哈一笑,放了两个鬼卒,道:“你们那一位可以讲话的,请出来一个。” 只听一声冷厉的长笑,传了过来,道:“什么人说话如此可恶?” 蓝色灯芒闪动,人影分裂,闪出了一个身穿红袍的怪人。这人的一身衣着十分奇怪,头戴乌纱帽,身着大红袍,手中拿着一支有如儿臂的判官笔,挺着一个大肚子。 俞秀凡冷冷说道:“你是人是鬼?” 红袍人道:“本座阴府判官庞尤。” 俞秀凡道:“阴府判官不是人了。” 庞龙道:“判官掌人间生死大事。” 俞秀凡道:“有道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你带我会见见你们的阎王去。” 庞龙道:“先过了老夫这一关,再见阎王不迟。” 俞秀凡突然飞身而起,直向庞龙冲了过去,但见人影闪动,庞龙身侧突然飞起了数道寒芒,直向俞秀凡迎了过去。 俞秀凡大喝一声,双掌一分,强猛的掌力,震偏了四把近身钢叉,人却在寒芒交错中直窜进去,欺到了庞尤的身侧。 庞龙吃了一惊,想不到护驾四鬼,竟然挡不住俞秀凡这一冲之势。就在他念头转动之间,庞龙突然感觉着右手腕上一紧,竟然被人扣住。庞龙这一惊非同小可,立时呆在了当地。 俞秀凡冷冷说道:“在下常听人言,鬼是一口气,视之有形,触之无物。但阁下不但脉穴跳动的厉害,而且还有血有肉,完全不像是鬼,是活生生的人。” 庞龙长长吁一口气,道:“你就是我们城主的贵宾么?” 俞秀凡道:“不错,在下正是俞秀凡。” 庞龙道:“老夫奉命特来请阁下往阎王殿中晋见阎王。” 俞秀凡冷冷一笑,道:“在下想请教一事。” 庞龙道:“老夫洗耳恭听。” 俞秀凡道:“贵组合中,是城主人呢,还是阎王大?” 庞龙道:“自然是城主大了。” 俞秀凡道:“在下是城主的贵宾,用不着去见阎王了。” 庞龙道:“目下在这地狱辖区之内,最大的就是阎王,阁下既在人间地狱,自然是应该先见阎王了。” 俞秀凡道:“就算是一定要见间王,那也用不到晋见二字。”右手突然加力,一抬一扭,但闻格登一声,庞龙右臂,由时间彼生生扭作两断。 庞尤强行咬着牙,未哼出声,但却疼出了一头大汗。 庞龙右臂骨折,苦疼难忍,那里还敢发作,轻轻咳了一声,道: “好!在下替贵宾带路。”转身向前行去。 俞秀凡紧追在庞龙身后,冷冷说道:“判官,你如想耍出一点花样,当心那条左臂。” 庞龙道:“在下既是奉命来接待贵宾,自然是应遵守礼数了,阁下但请放心。” 在判官庞龙的引导之下,三个人行人了一座巨大的黑屋前面。 十数盏蓝色灯火,紧随在俞秀凡等三人之后,行近黑屋。 庞龙举手在那巨大黑屋的木门上,步了三下。但闻木门呀然而开,一阵强烈的害光,直射出来。 俞秀凡定定神,向里望去,只见一座敞大的广厅中,高燃着十几把火炬。每一把火炬上,升起了一尺多高的火焰,散发出强烈的碧光。十二把碧火,照得敞厅一片惨绿颜色。 判官庞龙一欠身,道:“贵宾请。” 俞秀凡吸一口气踏人大厅。但他立刻又停了下来,道:“阁下领头。” 庞龙轻轻咳了一声,进入厅中。无名氏和黑衣哑巴,紧追在庞龙的身后,行了进来。众鬼卒,都留在大厅门下。无名氏和黑衣哑已最后一步跨人大厅时,那两扇大开的黑门,突然间闭了起来。 俞秀凡已回手一把,又抓住了判官庞龙的伤臂。 庞龙冷笑一声,道:“俞秀凡,你是贵宾的身份,也是很有名望的大侠,这样的作法,岂不有失身份么?” 俞秀几哈哈一笑,道:“庞龙,你错了。俞秀凡在江湖上只是一个无名小卒,谈不上什么大侠,贵组合把我俞秀凡当作贵宾接待,实是不值的很。” 庞龙道:“你如是默默无闻之人,城主怎么对你如此的恭敬。” 俞秀凡道:“很不幸的,那是贵城主的错误,贵城主不是神,不是永没有犯错误的机会。” 庞龙道:“我们这地狱之中,囚禁了不少的高人,但像阁下这等的高手,在下还是初遇。” 俞秀凡道:“那算你倒霉,我既是默默无闻的小卒,也用不着讲什么江湖规矩,只要你能忍受肉体上折磨的痛苦,你就不要回答我的问话。” 庞龙道:“你知道,你们现在进入了什么地方么?” 俞秀凡道:“人间地狱之中,还会有什么动人的地方么?” 庞龙道:“这地方叫作断魂垒。” 俞秀凡道:“什么叫作断魂垒?” 庞龙道:“这里是人间地狱,所以这里住的也都是人,不过这里住的人,和一般人有很大的不同。” 俞秀凡道:“哪里不同了?” 庞龙道:“这里的人,都是疯人。” 俞秀凡道:“是疯人?”话未说完,突闻几声尖厉的怪啸,传入耳际。那是一种人耳刺心的声音,是人性另一反面的兽性。 俞秀凡吃了一惊,转头看去,只见数十个长发披垂,衣服褴楼的怪人,尖叫着扑了过来。俞秀凡伸手抓起了判官庞龙,竟把庞龙高高举起,当作兵刃。 庞龙心头颤动,忘记了臂上的疼苦,恐怖的叫道:“他们会把我撕成碎片,快快放过我。” 在碧绿火光下,扑过来的数十个长发怪人,面形怪异,形如厉鬼一般,看的俞秀凡也不禁心头颤动。无名氏、黑衣哑巴,也被这等恐怖的气氛、形势所震骇,挥动了手中的铁牌、索链。 俞秀凡长长吁一口气,道:“庞龙,可怕的不是鬼,而是人。” 无名氏突然发出龙吟般的长啸,铁索抡动,疾向当先扑来的两人扫去。黑衣哑巴也择动铁牌,迎了上去,那样重的一块大铁牌,被他舞的呼呼生凤。 那些人虽然衣衫芒楼,发出兽性般的呼喝,但武功却高强的很,无名氏和黑衣哑巴手中的铁牌、铁索,浑动的风声呼呼,疾如闪电,但那些疯人,竟然能轻轻松松的闪避开去。 这些人似是饿了很多时的老虎,又像是地狱中放出来的一群厉鬼、恶魔,形状丑怪,却偏又身负绝技。只见他们忽进忽退,手指挥舞,长长的指甲,在碧绿的火光下,闪动魔爪似的光芒。 这些人,虽然是疯疯癫癫,但对伤亡的感受,还极敏锐。在铁牌和铁索的交织挥舞之下,构成了一片寒芒光幕。那些一拥而上的狂人,突然分开了一部分,向俞秀凡攻了过去。 俞秀凡双手抡动,竟把判官庞龙当作了兵刃,横里击去。 那群狂癫之人,对俞秀凡手中的人肉兵刃,竟然视若无睹,掌指分至,抓了过去。只听一阵啮噎之声,传人耳际,中间又夹杂着庞龙的凄厉渗叫。不过四五十招,判官庞龙已然不成人形,这个抓下一块肉,那个抓下来一片衣服,整个人变成了一个血肉模糊完全不像人形,已被完全撕成了片片碎肉。 俞秀凡内力强猛,虽然只余下庞龙的半个身子,但仍然把围攻的狂人,逼在四五尺外。 无名氏和黑衣哑巴,手中的铁索、铁牌,虽然好的凌厉、严密,但那围在四周的狂人,仍然抵隙、蹈虚,挥掌攻击。 两个人合力对付十个狂人,并不得轻松。这些癫狂之人,除了高明的武功之外.还有一种混不畏死,勇往直前的气势,十分慑人。 俞秀凡突然间感觉到手中缺少了一支长剑,对这些声势吓人的威协,也不禁暗自震骇。 付思之间,突然手中一紧,手中己死的判官庞龙,突然又被人撕去了一半。 碧绿的灯光下,只见两只带着一寸多长指甲的怪手,突然向脸上抓了过来。 俞秀凡大喝一声,把手中一截尸体,投了出去,因用力甚猛,这一截尸体蓬然一声,击在近身怪人的前胸之上。那怪人被这一击,震的向后退了三步。但两侧又伸过四只怪手,分别攻向俞秀凡的双肩和前胸之上。 不论俞秀凡何等胆气,但此情此景之下,心中也生了很大的惊恐。震骇之下,疾快的向后退了三步。 那些形如疯狂的怪人,一见俞秀凡向后退避,突然怪啸一声,潮水一般,向俞秀凡攻了过去。 这些疯人,有如泄在地上的水银一般,无孔不入,俞秀凡这一向后退避,正是对付疯人的大忌。 无名氏突然一伸手中的铁索,刷的一声卷了过去。铁索舒展,击中了几个伸向俞秀凡的怪人于臂,清晰的可以听到骨折之声。 就这一挡之势,使得俞秀凡避过了几只抓向胸前的怪手。这一挡之势,也使得俞秀凡神智一清,大喝一声,劈出两掌。 在这等惊恐之下,这两掌迸发出俞秀凡全部的潜力。强劲的内力,有加排山倒海一般,涌了过去。只听得一阵波波大震,近身的六七个疯人,被震的直向后面飞去。 这些狂人,虽然在动手时还保有着适当的清明神志,但他们究竟不如常人那样反应灵敏,俞秀凡强大掌力震退的六七个,当然是身难由己,但后面的狂人,却又不知让避,于是一上一退之间,憧在了一起。耳际响起了连声怪吼,四个被震退的狂人,被身后冲上的怪人的手贯穿背心,溅血而死。三个被身后拍来的掌力,前后夹击,立时气绝。

本文由28加拿大预测精准网站发布于诗文鉴赏,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十一回

关键词:

金笔点龙记

桃花童子道:“江湖上险诈手段,用毒不过是一种罢了。”俞秀凡缓缓说道:“财色诱惑,名利枷锁,都要人先自动...

详细>>

第十八回

水燕儿扣上舱门,取下面纱,露出千娇百媚的粉脸儿.道:“俞兄,这是我的卧舱,进入这舱中的人,你是第一个男...

详细>>

方正

俞秀凡缓缓闭上眼睛,道:“姑娘,旅途遥长,我们要谈的话,似是已经谈完了,在下想休憩一下了。”冷萍道:“...

详细>>

第十六回

两个女婢低声商量了半天,自下一个人,站在俞秀凡的身侧,另一个却转向后舱而去。俞秀凡曾闯过了色情陷阶,对...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