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闲听落雨

日期:2019-10-09编辑作者:诗文鉴赏

第十九章悲催的耶罗 “琳,这是什么?” 乔斯吞咽着口水,睨着端坐在椅子上,一边探着身子搅弄着面前的食物,香气不断从锅里溢出,馋得乔斯不断吧唧嘴唇,猴急不已盯着。 身后几个雄性腆着脸,将手中的东西细细摊开,耶罗撅着嘴巴,睨着站在唐琳身侧伺候的贝里,眼底尽是眼红的嫉妒。凭什么贝里能待在琳的身边,明明他们才是最先见到琳的人,该死的贝里装什么好人,别以为他没瞧见,那下边翘起的东西,切,装什么正经! 嘟着嘴巴,郁闷为什么琳偏偏就吃贝里那一套,转眼睨着其他人俱是一副郁闷的表情,心里不免平衡不少。墨绿色的眸子拾掇,瞎转了一圈,闪过坏坏的笑意。 罗德阴沉着脸,整理着手中的‘药草’。嘴里低喃着不少药草的名字,躲在外边的瓦尔凝神细听,半响后,健硕的身子打着摆子,好似羊癫疯一般,眼底溢着惊恐,黝黑的面颊苍白带着难堪,顾不得多看唐琳一眼,倏地消失。 “亚瑟你说我们真的什么都不做?” “做?你想做什么?” 亚瑟冷着脸,金眸溢着冷冽。面颊微微浮起一抹艳笑,稍稍勾起的嘴角让人为之着迷,不过未达眼底的笑意,却让人不免后脊发凉,总觉得有些阴森。 耶罗后退数步,抽搐嘴角,讪讪轻笑,搓着手掌,说着:“难道就干看着,贝里的手都摸到琳身上去了。”撇嘴,心底泛着酸意,真想把贝里赶走,将琳据为己有,不过这念头有点不实际。 顺着耶罗看了过去,不知是怒气,还是愤懑。圆滑的耳际,突然被一双毛茸茸稍圆的兽耳取缔,轻轻耸动,衬着亚瑟的容颜,祸水的级别唰的飙到最高。 唐琳疑惑回头,视线落到亚瑟那耸动的兽耳时,黑眸溢着点点惊艳之色,拿着食物的手,不免抖了抖。 乔斯错愕看着自家小弟,眼底溢着赞赏之意,不愧是她弟弟,连出卖色相这种事,都做得理所当然,啧啧!!看样子稍后回家,她也可以考虑让霍里兽化让她玩玩,心痒难耐看着亚瑟,真的很萌!金色的眼珠子泛起一层薄薄水雾,头顶毛茸茸的白色兽耳,微微耸动,怎么看都觉得勾人心弦。 “那,那个亚瑟你没事吧!” 探过头,睨着亚瑟茫然的神情,唐琳的手不免有些蠢蠢欲动,轻咬着嘴唇心底忍不住开始咆哮,就是这该死无辜的表情,让人忍不住想要将亚瑟压在身下狠狠蹂躏。 “有事?我没事啊!琳,早餐准备好了?” 亚瑟睁着无辜的眸子,一头雾水看着唐琳,手中还抓着一把月桂叶,葱绿的月桂叶散发着浓郁的肉桂香味,映着亚瑟白色兽耳,分外撩人心弦。 这月桂叶就在贝里木屋外,乍见时唐琳很是愉悦,这月桂叶具有强烈的矫臭和防腐功能,放置在米桶中能驱除米虫。月桂叶还叫香叶,香气浓郁,能除却肉骚味,还能入药,可以缓和疼痛,治疗皮肤病,在西方属于普遍使用的香料。 认识这月桂叶,还得从唐琳在外执行任务时,为了伪装成西方人,首先西方料理,必须有一定的了解,刚好那时唐琳认识的厨师对这月桂叶格外痴迷。 甚至不惜亲自种植这月桂叶,为了讨好这厨师,唐琳无奈只得专门去查找这方面的知识,没想到曾经最不重视,到此时反而变为最重要的东西。 命运有时候就这般可笑,向来让她引以为傲的身手,在这里却变成最累赘的存在,这一切不免让唐琳咋舌。 “快好了,亚瑟你真的没事?” 修长葱白的手,指着亚瑟的头顶处,微微耸动的兽耳,耳尖拿出的绒毛随风飘荡,划出可爱的弧度,勾得唐琳心底痒痒的,恨不得冲上去抱住亚瑟死命揉掐。 放下手中的月桂叶,走到唐琳眼前,凑上前轻轻抱住唐琳,将头搁在唐琳的肩头,毛茸茸的脑袋轻轻蹭着,看得旁边其他人瞠目结舌,暗自懊恼,他们怎么就没想到用这一招,罗德探出锋利的爪子,在晨曦的折射下,泛起冷厉的狠悷。 贝里身子轻颤,环在腰间的尾巴,轻轻甩动,尾部竖起的毛发,不难看出他心情不是很好,耶罗摇摆着性感的腰肢,下身倏地化作蛇身,墨绿的蛇身翠绿冷幽,衬着墨绿色的眼睛,邪肆透着蛊惑的风情。 唐琳心满意足掐着亚瑟的耸动的兽耳,果然比想象中手感更好,半眯着眼睑,眼底透着惬意,耶罗妖娆的身子软弱无骨,忽然,就直接从背后搂住唐琳,蛇尾倏地缠住唐琳的双腿,双手勾缠着唐琳蹭着,眼中透着些许莫名的渴求。 “耶罗你干嘛!这样我很累。” 唐琳揉着手心软绵的兽耳,这边就被耶罗缠住,大半个身子都被耶罗卷到怀中,软弱无骨的身躯让人无法挣脱,手说着就想往唐琳身上凑。 墨绿色的眼睛,溢着点点精光,急色的模样看得其他人哭笑不得。这耶罗何时变得这般不要脸了,下半个蛇尾将唐琳缠得很紧,微微翘起的蛇尾来回在唐琳的后臀处徘徊,面庞带着淡淡的委屈。 “不要,这样很舒服。” “可是我不舒服,食物快好了,去准备碗筷,不然等下你就别吃。” 唐琳淡淡说着,对于软骨类,她还是有点接受无能,安奈着心底的不适,冰凉软趴的触感,使得唐琳心底不断泛出阵阵作呕的。 滑腻腻,不断蹭着身子,整个后脊都冒出冷汗,身子轻轻有些颤微,祈求看着前面的亚瑟,黑眸漾着水雾,心底低吼,谁快点过来把这无奈的耶罗拖走好不好,那根东西又试探在撒泼,果然蛇性淫还真是说的没错。 “耶罗,再不松开琳,琳就要虚脱了。” 贝里淡淡的声音,醇厚有力,从后面插了进来,上前直接将唐琳从耶罗怀中扣了出来,端过一碗热汤,力道很重摆到桌子上,金眸森冷带着些许不满。 耶罗的举动有些过分,明知道雌性挣脱不了,竟然这般无耻。鄙夷瞪着耶罗,神色冷凝。见此!耶罗嘴角勾起诡异的笑,上前凑近唐琳,对着红润的嘴唇,就猛地亲了下去,亲完后,恬不知耻伸出蛇信子,对着唐琳的唇瓣暧昧勾画一圈。 “你——” 见耶罗这样,贝里眼角抽搐几下,直接转开头,为众人准备食物。来个眼不见为净,亚瑟阴沉着脸,瞪住耶罗,金眸带着戾气,右手隐约凝聚成爪,好似想要直接将耶罗直接撕碎。 站在最后的罗德更直接,手中的药草枕戈待旦,指尖轻轻捻动着些许粉末,走进耶罗时,悄无声息便将指尖的粉末洒在耶罗的身上,随即一脸淡然迈过耶罗,做到一旁的桌边,端过桌上的食物,拾起筷子优雅开动,瞥眼睨着耶罗。 眼角溢着不怀好意的笑意,浅浅勾起的嘴角让人有些捉摸不透,知情的乔斯,步履轻轻后退几步,小心翼翼吞咽着口水,坐得离罗德远远的位置。 唐琳隐晦看了罗德几眼,眼中带着浅笑,果然老实人什么?太少了,这罗德摆明了就是披着人皮的狐狸,不过这罗德的兽形是什么? 罗德迎接着唐琳疑惑的眼神,一脸坦荡,好似刚才做坏事的人,压根就不是他。 一侧的耶罗,忽然扭动身子,直接倒地,好似有万千蚂蚁啃咬一般,刺刺带着酥麻的酸痛,让人忍俊不禁,大声呼痛。 唐琳等人则是好整以暇吃着东西,嗅着溢着浓郁香味的肉汤,众人的口水流的老长,手脚利索快速动手,三下五除便将烤肉和锅里的肉汤吸食一空,待到耶罗恢复后,留给他的就只有残留着几滴汤的锅底,还有烤肉剩下的树杈。 一阵阴风从耶罗头顶拂过,留下一地尘埃······ 第二十章压倒贝里了 月朗星稀,夜风拂过,带着浅浅的芳草气息,空气中隐约浮动着丝丝躁动的气息,贝里仰着身子侧坐在树干上,矫健的身躯化作黑豹,蛰伏栖息昂首瞭望着远方,金眸在夜晚释放着冷冽,锋利的兽爪映着月色,尖利非凡,蜷缩低垂的尾巴,摇晃着沉稳有力的弧度。 心底有些躁动,身子微微颤动,兽爪不时扣着身下的树干,发泄着多余的欲念。 仰望着皎洁的明月,贝里变得烦躁不安,咆哮低吼着,腹部原本收在体内的晋江此时挺得老高,顶端还不断滴落着白浊,后肢轻轻触动着树干,磨蹭着。 发情期到了,为了掩饰,贝里不得不逃离部落,来到这距离部落不远处的水潭旁,化作兽形,希望等到发情期平复后在回到部落。 以前发情期时,贝里都是这般渡过,兽爪太过锋利,短短半刻,粗壮的树干就被贝里掏空大半,透过树叶的缝隙,仰天长啸,借此来平息体内膨胀的欲念。 雄性发情期时,若是没有雌性愿意献身,就必须避开,免得显露兽形,一旦显露兽形,却没有雌性愿意接纳,就十分危险,稍有不慎就可能泯灭人性,彻底化为凶兽。 瞭望着部落唐琳所住的方向,贝里眼底涌动着一圈圈欲念,不能勉强雌性,贝里只得悄然离开部落,躲在这静静等待发情期消去,好在豹的发情期不必幽冥蛇,不然他恐怕至少半月不能去见唐琳,免得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 唐琳踩着轻快地步伐,娇小的身子快速穿梭来到水潭处。 前几天跟着乔斯,来到这处采摘了不少食物,唐琳也就记住了这处水潭,水潭不适圣池旁边的暖池,具有催情功效。这处水潭水温较高,适合泡澡。 唐琳趁着众人休憩时,瞧瞧跑了出来,这处算是在部落里面,不会出现野兽,这些天因身上的伤口,罗德几人都极力阻止她洗澡。 早就按耐不住的唐琳,怎么可能听话,再说身上的伤早就好利索了,只是亚瑟他们老是大惊小怪,处处压着她,不让她干嘛!今晚好不容易趁着几人有事不在,唐琳瞧瞧溜了出来,快速除却身上的兽裙,跳了下去。 贝里傻眼看着水潭中白皙的身子,金眸渐渐变成赤红,隐约可见其中的疯狂,腹部那处的晋江,更是怒血奋涨,原本粗大的形状,不由得变得更加狰狞。 喉间发出低低的嘶吼,刨着兽爪下的树干,木屑不断从半空掉落,好似下着鹅毛大雪,粗糙的舌头低喘着粗气,身子轻轻一跃,从树干上跳了下来,同时快速化为人形,光裸着身子,背着月光紧盯着水潭中的身影。 白嫩莹润,尤其是胸前高耸的肉团,衬着水滴,散发着蛊惑人心的光泽,诱得贝里再也按耐不住,咆哮着冲进了水潭,死死抱住唐琳。 大手摸到高耸的柔软,抓了抓,软绵细滑。高耸在上边的两颗粉嫩嫩熟透的梅子,摩挲着带着厚茧的掌心,不由得一阵酥麻从掌心涌向四肢。 金眸直直望着唐琳的脸,猛地低头,将唐琳的脸颊清洗一遍,最后停在嘴唇处,野蛮撬开唐琳紧闭的嘴巴,粗粗的大舌钻了进去,勾缠着唐琳小小的舌,软软,绵绵,香甜的汁液比最美味的叽叽果还要香甜三分,强势将侵犯着唐琳的口腔,连嘴角溢出的液体都不放过。 顺着滑落的液体慢慢往下舔着,嗅着唐琳身上香甜舒服的味道,整个身子好似着火一般,挺得老高的晋江死死抵着唐琳的腹部,大手肆无忌惮在唐琳光滑的身上徘徊,好似干涸的河川,突然涌现一股清亮的泉水。 滑到前边那两坨肉团时,贝里激烈的动作稍稍放缓,轻轻舔咬着肉团,香甜,细滑,带着丝丝Q劲,让人有些欲罢不能,贝里不敢力道太重,唯恐会咬破这细滑香甜的蜜桃,唐琳由错愕变为震惊,看清来人后,尖叫化作低低的呻吟。 见此,贝里不由得欣喜若狂,手指抚摸的力道也渐渐加重,唐琳面颊羞红,黑眸氤氲水雾,瞪圆眼看着狂野的贝里,伸手推却。 “贝里,你怎么了?” 唰的感受到腹部滚烫触感,声音猛地一顿,轻咬着嘴唇,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见惯了耶罗厚脸皮的磨蹭,贝里这逾越的举动,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僵着身子不敢动,感受着贝里强健有力臂膀,浓郁的男性荷尔蒙气息,让唐琳微微一滞,眼带□,身体渐渐酥软,依偎着贝里,下边渐渐溢出汩汩液体,顺着大腿渐渐没入水潭,贝里耸动着鼻翼,轻嗅着空气中甜腻的芬芳,金眸变得更加深邃暗沉。 钳住唐琳的手愈发用力,微弓着身子,将唐琳放到水潭边,顺势压了下去,挤进唐琳的双腿间,有一下没一下蹭着唐琳的大腿根部,手臂穿过唐琳的腰肢。 轻轻将唐琳的下身抬起,手指轻抚着下边那簇繁密的森林,神情有些异动,渴求睨着唐琳,磨蹭的力道一下快过一下,一下重过一下。 “琳,帮我,帮我好不好。快要忍不住了,嗷嗷嗷!!” 浅浅低低的低吼,沙哑而低沉,脸颊泛着一层热汗,青筋乍现,健硕的胸膛呈现古铜色,在月色照射下,好似刷了一层蜂蜜。 唐琳不由得攀住贝里的脖子,双腿勾上贝里柔韧有力的腰肢,蛊惑抬头含住贝里的大舌,缠绵纠缠,就势便将贝里压下放在水潭边,小手好奇袭上贝里健硕的身躯。 小脸溢着点点蛊惑之色,划过胸膛,在腹部停了下来,没有肚脐眼??这点发现倒是让唐琳吃惊不已,难道这时空的兽人不属于胎生生物? 他们怎么繁殖的?这个疑惑一闪而逝,划过腹部最后落到那处,一手无法掌握,黑黑的,粗粗的。或许能够转化兽形的缘故,还带着倒刺,刺刺的有些扎手。 随着贝里情绪的变化,胸前跃然出现一只栩栩如生的黑豹图纹,精瘦矫健的身躯,让人为之着迷,唐琳痴迷睨着贝里胸前出现的图纹,指腹轻轻勾画,头轻轻凑上前,轻轻吻着黑豹的额头。 好似有感应般,贝里身形一颤,低吼变得愈发嘶哑,眼底好似充血泛着赤红。 “发情期时,兽形会出现在胸口,平时兽形不会出现,一旦出现必须与雌□合,否则兽性难训,会吞灭人性,琳帮我。” 唐琳怔住,眼底溢着无奈,感情这事还是她挑出来的,之前贝里胸口并未出现兽形,在她撩拨后,光滑的胸口才显现出贝里的兽形。 黑豹!!贝里的兽形还真不耐,不知其他几人是否也是如此? 唐琳摸着下巴,心底不禁多了几丝欲念,手触碰着滚烫的晋江,将贝里推倒,随之打开双腿,跨坐在贝里的身上,后臀轻轻蹭着那高耸的晋江,动作不免顿了顿,吞咽着口水,心底有些担心。 借着温润的潭水,俯下身贴近贝里撅起后臀试探靠近着那根巨大的晋江,含住,腰肢慢慢下沉,酥麻的感觉瞬间传来。 唐琳紧咬着嘴唇,动作有些迟缓,身下的贝里按耐不住发出浅浅的低吟,腰猛的上台,直接挺了进去,紧致的甬道猛的被利物撕裂,霎时剧烈的钝痛从那处传来,唐琳扭曲着脸,低头狠狠咬住贝里的脖子,直到口中尝到血腥味,才放开—— “疼!”唐琳紧咬着下唇,狭小的甬道瞬间被撑到极致,刺痛让唐琳脸色不由白了几分,见状,唐琳不禁有些后悔,早知道不在这么折腾,明知道会死人,还傻傻往前凑,这不是自寻死路,想着就想直接起身退出去。 贝里舒爽吁了口气,感受着被那处温暖紧致的甬道包含着,极致的快感,让贝里忍不住动了动,耳畔猛的听到唐琳吸气声,睁眼看着唐琳想要起身离去,腰肢猛的上台,一把冲了进去,摩擦的快感,让贝里尝到不少甜头,搭在唐琳腰间的手,死死钳住唐琳,不容唐琳逃跑,金眸充血,紧盯着唐琳。 快速翻身便将唐琳压在身下,饥渴的眼神,灼热而狂野,让唐琳不由微微一怔,眼底泛起忧色,这样的贝里无端让人有些恐惧。 知晓贝里不会干吗!可唐琳还是忍不住痉挛数下,一紧张,下边的涌动猛的缩紧,将里面的巨大的晋江含得更紧,肌肉层层蠕动,绝顶的快感让贝里眼眸充盈着狂热,极致的振奋释放着狂野的激情。 见此,唐琳脸色刷的苍白不带一丝血色,她该不会招惹了一头凶兽,搭在贝里脖颈上的手,忍不住开始推却的贝里,无奈怎么都推不动,贝里腰肢下沉,将那晋江埋得更深,挺的更进。

本文由28加拿大预测精准网站发布于诗文鉴赏,转载请注明出处:闲听落雨

关键词:

行万里路

28加拿大预测精准网站 ,1自身这一口美观的国语往往在一场演说之后,民众中会有人到后台来找作者,不是和本人力...

详细>>

一 顾绿章 马腹 藤萍

钟商市是个典型的南方城市,位于长江下游一个有名的湖泊旁边,长江的一条很小的支流唐川从市中心穿过。这条市...

详细>>

八 变强 硃娥 藤萍

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什么都没看见。 耳边听见了特别温柔的歌,是那首歌。“在我望着今年的初雪,在一起的这个...

详细>>

【军警】一家人(小小说)

听说儿媳今晚登门,惠妈妈心里乐开了花。盼了三年了,那里还坐得住?一会去客厅,一会到厨房。高兴得不知干什...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