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洋蓟绿乐府

日期:2019-10-08编辑作者:加拿大28在线预测99

第四十章:凤鸣虽贵不及君心 将秦雨带到御书房门口后,王之顺没有再跟进去,而是交代了德公公后便先行离开了。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而其中最为重要的则是为了秦雨。 等德公公通报完毕后,秦雨便在德公公的示意下自行进了御书房,这里亦不是第一次来,秦雨猜测着里面除了慕宇霖以外,应该不会再有其他的人。 进去一看,果然如此,这个家伙似乎很喜欢独处,这一点倒与喜欢讲究排场的帝王来说完全背道而驰。但同时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慕宇霖的确与一般的君王不同。 见秦雨进来后,慕宇霖倒是暂时放下了手中的事情,询问了几句。秦雨也没有太过拘礼,只是在跪谢皇恩时格外郑重,不论是必要的程序也好,还是发自内心也罢,给慕宇霖行的这个大礼,她都觉得理所应当。 慕宇霖也没有多说什么,静静的看着秦雨朝着自己行大礼,他的目光平静得没有半点的波澜,让人猜不透半点的心思。 直到秦雨行完大礼起身后,慕宇霖的表情亦没有半点的变化,那种沉默,不是考验,不是探究,不是疏离,也不是刻意而为之。那是什么,秦雨完全看不透,只是很明显与以往见到的完全不同。 “对于你的安排,你有什么想法?”慕宇霖的问题突然而至,而所问的内容亦是出乎了秦雨的意料之外。 自古皇帝的话是圣意,是天命,所有的人都必须毫无条件的服从,虽然秦雨内心深处并不这么认为,可事实就是如此。 而现在慕宇霖竟然问她对于这样的安排有什么想法,这倒真让她猜不透他的心思,所指到底是何意。 有想法又如何,没有想法又如何,只怕他这般问并不是真正有多么的在意她的想法,而只是想从她的答案中得到一些他所需要的答案吧。 “皇上这般安排,自有皇上的道理,秦雨不会去多想这些,只需当好自己的差就行了。”她顿了顿后,很认真的说着,那种真诚绝不仅仅只是一种外向的表露,更是一种骨子里所流露出来的东西。 其实,对于秦雨来说,除了那个无法对人说出来的秘密以外,她并不会对幕宇霖有什么隐瞒,不仅仅是一种内心深处自然而然的信任,更重要的是她同样明白王之顺所说的皇宫内真正的主人不是别人,而是慕宇霖。只有得到他的信任与重视,那么在皇宫内才能真正的有了立脚之处。 而若想得到他的信任,那么首先你得信任于他。 她的话简短却有种特别的坚定,慕宇霖望着眼前的女子,良久之后这才点了点头,稍加提点道:“日后你只需记住两件事便可,第一,学会自保,第二,不要欺骗我。” 他没有多说,相信以秦雨的聪慧不可能体会不了这二点,宫中的确太过复杂,若没有一定的自保能力,那么就算他有心保她也不可能时时兼顾,这本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地方,若她连这点都无法做到的话,那么其他任何事情都没有半点的意义。 至于第二点,慕宇霖更不想多解释什么,说得多了反倒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 而此时秦雨心中早已思绪万全。幕宇霖所说的两件事与王之顺的说的不谋而合,虽说法不太一样,但却都是表达着同样的意思。王之顺能这样对她说,她很感动,而慕宇霖能对她这般说,除了感动以外,更大的是心灵上的震惊。 这个原本在她的世界中遥不可及的人,不但渐渐的走进了她的视线,并且正一步一步的迈入她的心灵。 “多谢皇上提点,我记住了。”秦雨迎上了慕宇霖的目光,微微一笑,却也不再多言。 慕宇霖知道刚才的话,秦雨定然也已铭记,微微点了点头,将话题换到了其他的方面:“明**也不必过来当差,我让顺之聪你出宫一趟,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事都去处理好吧。日后当差了,是不能再随便出宫的。” 他设想得很周全,也知道秦家平反之后,秦雨一定想回家看看,想去祭拜一下死去的亲人。但这样的话太过敏感,他自然不好正面提及,而是委婉的主动提出让她出宫一趟,解决这些心中的牵挂。 秦雨愣了一下,很快便反应了过来,而她脑海也清晰的浮现出重生第一天所见到的情景,绝望的母亲,悲恸的姐姐,还有那几个泪流满面的嫂子。心中的悲伤竟一点一点的涌了上来,带动着心中丝丝的痛楚。 如果她们知道会有平反的这一天的话,如果她们知道还会有骨肉团聚的一刻的话,不知道当初会不会选择勇敢的活下来。 而如今,逝者已去,留下的唯有区区几个顽强的幸存,还有的则是那生死分离的荒凉与悲怆。 她的情绪一度低沉,那种发自内心的悲伤不需刻意。感同深受也好,心灵相通也罢,她所能做的只有去好好将他们拜祭一番,告知他们尘世纷争终了,希望他们能够得以安息。 慕宇霖似乎也感受到了那股突然而至的悲伤,他沉默了一会,无声无息的望着眼前的秦雨,想说些什么却还是没有开口,毕竟许多事情必须学会面对,而承受亦得靠自己来慢慢吸收。 他没有留她,交代清楚好要交代的事后,便让她先行退下,而明日自然会有人带她出宫。 行到书房门口之际,秦雨突然停了下来,她转过身,微微想了想后,看着正前方坐着的慕宇霖,微笑而道:“那把凤鸣,我很喜欢。” 说完,她转身飞快离去,而慕宇霖则望着那消失的背影轻柔一笑。 秦雨回房时,屋外站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宫女等候在那,那宫女生得灵动秀美,却又带着一丝英武之气,正是王之顺特意安排到她这边的宫女,轻舞。 对于轻舞,秦雨并没有太多的询问,王之顺亲自选的人自然不会错到哪。当然,秦雨却也不会百分百无所顾忌的去信任轻舞,毕竟她虽是王之顺派来的人,但人心是这世上最为复杂的东西。在这么个复杂的环境下,这一刻的忠诚并不代表永远。 待轻舞之间达到一定的交流与沟通后,秦雨便让她先行退下了,反正这两天都没有什么事,让她先四处转转,熟悉一下这里的情况也是件相当重要的事。 毕竟以容若的性格,想要让其成为自己在这宫中的耳目似乎不太可能,而轻舞则不同,这些应该本就是她所擅长的。 王之顺的办事效率很高,晚饭过后,容若便被他送了过来,顺便还交代了明天什么时辰过来接她出宫。王之顺在宫中亦有自己的住处,不过却在皇宫外围,秦雨却也不担心有事找不到他,反正他也经常在慕宇霖跟头出现,再者轻舞自然知道如何联系。 交代好这些之后,他也不再理容若,反正这小宫女是秦雨自行指定的,想必以秦雨的心性,自然知道如何调教。 等王之顺一走,容若神情顿时放松了许多,看向秦雨的眼神也格外热烈,张了张嘴正准备说话,却见轻舞在一旁,犹豫了一会,还是中规中矩的说着宫中的惯话。 秦雨自然知道容若担心什么,笑了笑后,只说轻舞不是外人,日后大家在一起时都不必拘禁,规矩也没必要那么多,亲近一些更好。 轻舞倒着实是个伶俐的女子,见状便主动提出先去帮容若收拾住的地方,一会安排好了,再来带她去。她很快便退出了秦雨的房间,顺手还将门给带上,留给她们一个单独的私密空间。 屋子里顿时只剩下两人,容若这才不顾形象,不理会什么规矩不规矩,一个劲的抱住了秦雨,又哭又笑起来,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 秦雨听得不是很清楚,但却感受到了容若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一种对她苦尽甘来的衷心祝福,还有一种对她不忘旧情的感激。 秦雨也回抱着容若,等她情绪稳定了一些这才松开拉她坐了下来。容若这才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快速擦干脸上的泪后向秦雨说起了自己被王之顺带到这里来的经过。 说到王之顺凶巴巴的恐吓她时,她的小脸看上去实在是可怜得要命。在她心中,秦雨可是她最最在意的姐妹,就算那王之顺不说,她也会一心一意,绝不会做出任何背叛之事来。 秦雨见状,笑笑的安慰了一下,却怎么也想象不出王之顺凶巴巴时到底是什么样子。 又听到容若说起了晚晴,言语之间虽然透露出了容若的疑惑,但却也明显比之前多了一种不满与厌烦。她很是想不明白,为何晚晴会那样说秦雨,可,是非她还是分得清楚,晚晴的为人她也知道,因此对晚晴渐渐的也不再如以前那般上心。 秦雨也没有多说,只是告诉容若日后尽量不要与晚晴有什么联系,而其他的的事一时半会也说不完,只能以后慢慢的教,毕竟容若性子太过纯良,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 第四十一章:红袖 考虑到容若的心性,秦雨最终还是将她交给了轻舞,让轻舞趁自己出宫的时候教会一些在这个地方必须得懂、得牢记的规矩。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容若,同时也是为了自己。轻舞极为聪慧,与容若相处了一会便明白了秦雨将其交给她的目的。 第二天一早,王之顺便带着秦雨出宫了,宫门之外早已准备好了马车,上车后便直接往城外而去。 王之顺骑马走在前面,空荡荡的马车内只有秦雨一人。只是在上车前王之顺轻声告诉了她,秦家的事昨日他已经派人去打点好了。 怎么打点,打点了些什么秦雨并没有多问,对她而言,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能够亲自去拜祭便已足够。 前几天,便已经有专人负责将秦如海的遗骸重新葬入了秦家祖坟内,而秦母及其她人的坟也被重新迁到了一起。 秦雨逐个的替那些坟添上新土,拔去杂草,在每一座坟前都呆了好一会,燃了足够多的纸钱。她脸上的神情很是落寞,却由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良久,她终于站了起来,抬眼扫过眼前所有的坟墓后,这才转身离去。 “走吧,我想回家看看。”她的声音很轻,带着大悲大喜后的平静,从容的迈上了马车。 王之顺微微颔首,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如何开口,最终还是选择沉默,翻身上马,带着马车离开这里,往城内秦家宅子而去。 到了门口下了马车,秦雨心中便明白了王之顺说的所谓打点。门口没有她想象中的冷清,好些奴仆都在外头候着,甚至于一大半都是些秦雨熟悉的身影。 看到秦雨,许多人都很是激动,那种激动并非刻意表现出来,而是发自内心的。秦家一向对下人不薄,就算是祸事临门也没有殃及到这些人,如今看到秦家总算是翻身了,虽大部分的主子都已不在,但看到小姐的身影,知道即将回来的几位少爷,心中总归安慰不已。 秦雨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朝她们善意的笑了笑,随后便进了宅子。她没有让人跟着,就连王之顺也没有,吩咐下人带王之顺去前厅休息之后便一个人独自在各院子里漫步。 秦家宅子每一处都再次留下她的身影,还有那份浓浓的眷恋,虽然清冷,但却是她的家,是真正秦雨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这里有家人的对她的痛爱,有着她点点滴滴的回忆。 最后,她慢慢走到了属于秦雨的闺房,推门的一瞬间,一股亲近感油然而生。她静静的扫过屋内的一切,许多的东西都已经改变不再与以前一样,但那份气息却如同融入了空气中一般并未消散。 坐到床边,她微微笑了笑,索性躲了下来,闭上眼睛,静静的躲着,暂时忘却一切。这一刻,她不再是柳如云,而只是秦雨。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雨总算离开了房间,回到大厅去寻王之顺。 “走吧,可以回宫了。”她眼中的悲伤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释怀后的清明。从这一刻起,至少真正的秦雨再也不会心感哀痛,而她亦从中明悟了不少。 回宫后,王之顺在与秦雨分开前终于说了一句话:“现在,我终于放心了。” 接下来的日子慕宇霖的身旁多了一道特别的身影。秦雨没有想到,除了御前女官层面上的一些差事以外,慕宇霖竟然真的让她接触一些实质性的差事,比方说翻阅、整理奏折,再比方说自由谈论政事等等。 一直以来,御前女官很少有机会真正接触到这些东西,而到慕宇霖这更是,以前甚至连个正式的女官也没有。而这一次,这些特殊的对待着实让秦雨的身份在这宫中无形之中高人一等,就连德公公也对她愈发的恭敬起来。 不过,这样的特殊却也是一把双刃剑,捧的人多了,恨的人也更多了,特别是那些份位高的妃子更是将秦雨恨得直咬牙,风口浪尖足以形容她现在所处的位子。只不过,那些人却暂时不敢轻举妄动罢了。 秦雨并不理会这些风言风语,对她而言,她只需谨慎行事,不让人有机会去抓她任何的把柄,而另一方面则好好的当差便行了。 其实,除了这些以外,慕宇霖并没有对秦雨再有其他的太过特别的对待,即使是如同以前那样没有太多规矩的交流也只是在两人单独相处时才会有。 秦雨的聪慧与见解一次又一次的超过了慕宇霖的想法,不论是经过她的手重新整理出来的分门别类、详略分明的奏折,还是一些很有针对性的政见更都让他心中大为赞赏。 他从来不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相反,在他看来,日后足以与他并肩而立的女子必须足够的强大,这样才能与他一并承受那份巨大的压力与孤寂。不经意的朝她望去,心中的期盼竟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扩散。 感受到了慕宇霖的目光,秦雨下意识的望了过去,这些天下来,她算是亲眼见识到他的辛苦。虽然他的办事效率很高,虽然他也懂得适当放权,可是一个国家事情毕竟太多,而一个有责任感的皇帝更是如此。 “皇上,先休息一下吧。”她微微一笑,顺势想取下了他手中的笔:“都看了两个时辰了。” 慕宇霖没有反对,任由秦雨将自己手中的笔拿走放好,嘴角却挂上了一丝只有自己才能察觉的笑容。 秦雨唤人进来换上新茶,呈给慕宇霖,而德公公又带人进来送来一些刚刚做好的糕点与炖品。 慕宇霖本对这些糕点什么的并不喜爱,以前也很少让御膳房准备。但自从秦雨到身旁当差后,这些东西每天都会准时变着花样的送过来。 德公公倒是机灵得很,将东西呈上不用皇上吩咐便带着其他的人退下了,而慕宇霖象征性的吃一点后,剩下的便让秦雨食用。 一开始秦雨还有些不太自然,后来几天下来渐渐也习惯了,开始时只顾着快些吃完,到后来也变成了慢慢品尝。这御厨呈给皇上吃的东西到底还是不同,不仅花样多,而且味道特别好。好在秦雨似乎吃多少也不会胖,否则的话只怕她也不敢如此放开来吃。 七分饱后秦雨停了下来不再食用,前几天就是吃太多了结果反倒影响了食欲,到了晚膳时间吃不下,结果半夜又被饿了醒来。 等她再次回到书案旁时,慕宇霖已经重新开始批阅奏折,秦雨在一旁静静的砚着墨,目光偶尔扫过奏折上慕宇霖留下的行行字迹。 那手漂亮的行书总是让她忍不住多看两眼,而慕宇霖专注的表情亦格外的吸引人的目光。 她收了收心绪,心中微微一声叹息,一种从所未来的无力感渐渐涌上心头。目光悄悄的移了回来,定格在砚台上,定格在自己那只匀速转动的手上,红袖四个字悄然浮现在脑海。 慕宇霖手上的笔微微顿了顿,目光很快扫过砚台上方的那只手后便收了回来,继续执笔批复。 直到批复完最后一本奏折,他这才将笔放下。抬眼看了一眼一直静静立在身旁的秦雨,柔声问道:“你有心事?” 秦雨瞬间闪过一丝不自在,她没想到刚才自己稍微出神竟也没逃过慕宇霖的眼睛。他不是一直都在专注的批阅奏折吗? “没有。”那种心绪连她自己也有些弄不透,更别说当着慕宇霖的面说出来:“只不过突然想起些事,皇上现在若是有空的话,我想说给您听。” “说吧。”慕宇霖边说边站了起来,走下台阶,稍微活动活动筋骨。 秦雨不远不近的跟了上来,想了想后道:“这几天,陆陆续续有几个嫔妃娘娘派人给我送去不少的赏赐,我本不想收的,但那些送东西过来的人……” “有人送你就收着吧。”慕宇霖没等秦雨说完,突然转身朝她笑道:“至于其它的事别理就行了。” 秦雨见状,自然明白了慕宇霖话中的意思,亦跟着笑了笑,点头应了下来。那些人自然不会无所求的送礼,可却一个个都打错了算盘。别说秦雨自认为没这能力影响到慕宇霖的决定,就算真有,她亦不会为了那些女人而这么做。 之所以说给慕宇霖听,倒也不是自己真不知道如何处理,而是想告诉他,她并不会刻意对他隐瞒任何事,更不会利用他的信任与手中的便利而做出什么有损于他的事来。 按王之顺的话来说,这也算是示忠,而效果显然不错。她相信这些事慕宇霖也是知道的,只不过从她嘴里亲自说出来却又是完全不相同的一种意义。 这样的事在宫中来说很为常见,水至清则无鱼,就像德公公一样,只要他能够办好差事,忠心不二,那么适当的贪婪却是任何帝王都能允许的,而慕宇霖更是深谙此道。 这些人不主动说给他听,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所谓,相反若这些人都没有半点的欲望,他反倒会有所担心。 而秦雨与那些人却是不同的,他所想要的是她的信任与坦白。 第四十二章:半路杀出个明王来 秦雨睡了一会儿午觉,起床后却发现容若已经在床边上候着。下午慕宇霖要接见一些外任官员,接见完后还要赐宴。这些差事都不关秦雨的事,因此慕宇霖示意她不必过去了,她也乐得偷闲,趁机休息一下。 宫中许多身份较高的宫女每月都有固定的休息日,有什么差事都可以几个人轮着来。但秦雨却没有,除非遇到像今日这样的情况,才能空上一天半天的。 “你守在这里干吗?”秦雨好笑的看向容若,这些日子在轻舞的教导下容若倒是机警了不少,却从来没见过像今日这般规矩过头。 容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语气恭敬的朝秦雨道:“秦姑娘,刚才夏妃娘娘也派人送了赏赐过来,说是您这些日子御前当差很是辛苦,让您务必收下。” “容若,你今天是怎么啦?”秦雨走到容若面前,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也不烫啊,怎么看上去这般怪异?” 容若略微往后退了一小步,脸上的笑容仍旧,看上去也没有半点的勉强:“秦雨,这些日子我想通了许多事。你待我是真心真意的好,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但现在你我身份毕竟不同了,所以还是应该……” “容若,是不是轻舞跟你说了些什么?你应该知道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秦雨微微皱了皱眉,虽然希望容若能够变得更具有这宫中生存的能力,但却从来没想过私底下让她与自己这般疏离。 虽说两世的记忆中尊卑的观念并没有让她感到有哪些不舒服的地方,可现在却有些不同,这个女孩是自己最为落魄,身份最为卑微之际相识,容若虽并没有为她做多大的事,但却用那颗单纯、善良的关心着她,照顾着她,哪怕明知不是能力范围之内,也可以为了她不顾自身安危。 这样的容若在她眼中珍贵无比,不论自己身份如何变化,心底深处早已经将她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容若摇了摇头,一脸真诚的说道:“不关轻舞的事,是我自己想明白了一些道理。” “秦雨,这些天来虽然轻舞教了我许多的东西,但其实那些规矩我都会,我也不是一天两天呆在宫里了,以前更是服侍过嫔妃主子。只不过心里一直也如你对我一般,将你当成最好的姐妹,如同亲人一般。所以我觉得在你面前讲那些所谓的规矩的话像是对你我之间关系的一种疏离。” 容若伸手握了握秦雨的手,阻止秦雨即将说出来的话,继续说道:“所以,这些天来,我虽然在轻舞面前有所注意,但在你面前却仍就如故。可是后来,我慢慢的发现我的确太过没心机了一些,轻舞有句话说得对,若我真想你好的话,就更应该遵守规矩,不给你惹来些不必要的麻烦。” “容若,你并没有给我惹任何的麻烦,你……” 秦雨的话还没说完,却再次被容若打断,她摇了摇头,镇定的说道:“先听我说完好吗?” 秦雨只好点了点头,心底却突然有种淡淡的惆怅。 “秦雨,这些天来,我x日在你身旁,看到了你风光的一面,但同时也看到了你所面临的危机。有些事情我也看得明白,这后宫里的女人不少,可皇上却只有一个。不论你有没有其他的想法,但你成天在皇上身旁却是事实,没有哪个女人与皇上相处的时间有你多,只怕那些嫔妃全部加起来也没有。所以,不论你如何做,都会受到她们的忌恨,因为你现在已经被无形的推到了风口浪尖。” “那些主子,无时无刻都在盯着你,盯着你的一举一动,盯着你身旁人的一举一动。她们想抓住你的把柄,想将你从皇上身旁赶走,更想将你置之死地以解心中的妒火。” 容若说到这,停了停,微微笑了笑,看着秦雨的眼睛道:“秦雨,以前是我太天真了,总以为你不去招惹别人就能顺顺利利,可事实上根本就不是。在浣衣局时都有人不愿放过你,更何况到了现在。我也知道处于这样的风口浪尖并不是你所愿,但你却没得选择,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的走下去。只是这条路艰辛无比,不到最后时刻,谁都不知道目的地是哪里,所以,我不愿你一个人独自承受这份艰辛,我会陪你一起走下去,好吗?” 秦雨的眼眶不受控制的湿润了,一直以来,容若虽年纪比她大一些,可感觉却总如同妹妹一般,而现在,那份浓浓的长姐般的怜爱却温暖得让她心疼。 “容若,你真的成熟了。”她吸了口气,没有让眼泪流下来,脸上的笑容格外的欣慰。她如今之路,看似风光平静,实际上不知何时便会冒出些大危机来,如今容若懂她,她的心更是多了一份释怀。 “是的,成熟了。”容若点了点头,很是感慨的说道:“其实有些事根本无需拘泥于形式,人与人之间相处,看上去不拘泥礼节者不一定真心亲近,而规矩分明者反之却有可能心灵相通。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那么在意这相处的方式呢?” “倒是我迂腐了。”秦雨亦点了点头,看向容若的目光愈发的柔和,她知道容若这么做全是为了她,但有一句话却说到了她的心坎上,只要心灵相通,形式并不重要。 两人又说了几句,容若便将话题移了开来,不想让秦雨多想。正好今日秦雨有时间,干脆便将这些日子那些嫔妃娘娘们送过来的赏赐全都拿出来给秦雨过目,顺便也整理一番,让她心中有个底。 那些东西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但多数则以饰物为主,其中不乏一些珍贵之物,特别是夏妃所送的那一套金器,造型虽不算太新颖,但胜在厚重,用来充当家底是最好不过的。看来这夏妃这次倒是下了一些本钱。 有些东西是秦雨不在时那些主子派人送过来的,因此容若便一一指给秦雨看,说出其对应的原主,言行举止恭敬而亲近,却并没有任何疏离之感。 秦雨大概了解了一下后,便让容若从中挑出几样喜欢的留着,容若自是推说不要,秦雨便自行选了几样大方得体的饰物给她。 “皇上说了,有人送收下便是。收下了就是我的,我爱送给谁就送给谁,没有问题的,反正放着也是放着。”知道容若担心什么,秦雨便干脆将话挑明了。 容若一听,这才接了过去。秦雨又挑了两样其他的给容若,交代她一会拿给轻舞。弄好后,这才让容若将其他的放好,以后总会有用得到的时候。 东西刚收好,轻舞便进来了,说是皇上现在正在广德殿,让秦雨马上过去一趟。 秦雨心中略微有些好奇,不知道慕宇霖这个时候怎么又突然叫她过去,广德殿素来是他给臣子赐宴之地,按理说没她什么事才对呀。 轻舞自然看出了秦雨的心思,便将刚才打听到的消息一五一实的朝秦雨禀告:“回秦姑娘,奴婢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只是听喜公公说明王来了,其他的也不清楚。” “明王?”秦雨这回可真有些糊涂了,这明王是何人?她以前似乎根本就没听说过此人。再说明王来了关她什么事呢? 见秦雨一脸的迷惑,轻舞连忙又补充道:“明王是玉太妃所出,二年前被皇上封为明王后便去了南边封地。秦姑娘没有听说过明王吗?” 秦雨很快便收回过了神,她微微微摇了摇头,淡淡应道:“没事,我只是奇怪皇上叫我去到底有什么事。” 她自然不会承认自己不知道明王,毕竟以明王的身份,绝大部分大宇人都应该听说过才对,更何况是她这样的身份。 她在心底暗自叹了口气,看来真正的秦雨记忆缺失的还不止一点点,之前的王之顺,现在的明王,她竟然没有半点的印象,就好像这些人压根不存在一般。不过,好在主要的事情都有记忆,想必慕宇霖找她也应该与明王没什么关系。 轻舞听完秦雨的话,没有再怀疑什么,而容若已经帮秦雨取来一套干净的衣裙,帮她换下。 换好衣物后,秦雨没有让容若跟随,而是自已独自去广德殿,临出门时又亲自告诉轻舞替她挑了两件饰物,若是不喜欢的话,叫容若拿出其他的人,让她自己挑选。 进到广德殿时,除了侍候的宫人以外,便只有慕宇霖与另外一位华衣男子,而其他的官员则都已经离开了。不用猜,那华衣男子自然就是轻舞口中所说的明王了。 “秦雨见过皇上。”给慕宇霖行礼时,秦雨明显的感受到了来自右侧那道犀利的目光,事实上从她进入大殿开始,那道目光便一直停留在她身上,紧紧相随。 “不知皇上召见,有何吩咐?”她尽量忽视那道让她浑身不舒服的目光,谢过恩之后朝慕宇霖恭敬询问道。 “召见你的不是朕,是明王。”慕宇霖的语气很淡,一副置身事外的感觉。

本文由28加拿大预测精准网站发布于加拿大28在线预测99,转载请注明出处:洋蓟绿乐府

关键词:

筐篼军事学

◎ 请管家 有个财主,是个酒鬼。虽然家道殷实,但人很小气。家业大了,一个人管不过来,想请个管家,又怕管家会...

详细>>

妈妈的小棉袄

西西昨天在QQ说,她明年的4月16日要结婚了。 虽然有准备,可心里还是不禁咯噔了一下。这个从小看她长大的女孩竟...

详细>>

【思路·小说】喉舌

大学毕业时,我被分配到省电台。 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神秘的领域。常识告诉我,电台是重地,等同人的喉舌。人...

详细>>

绿野小说

一 寒冷的冬天再次降临了街津山,北方的森林到处都铺满了一层皑皑白雪。新一天的太阳刚刚升起来,鲍比家族的狼...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