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青莲乐府

日期:2019-10-08编辑作者:加拿大28在线预测99

第三十七章:命运的转折 夏妃的心思很简单,一来她就是想跟苏贵人对着干,一次性将以往这个张狂的贱人狠狠敲打一顿,以泄平日的怨气,看这贱人日后还敢不敢不将她放在眼中。 二来,她心中也有些小盘算,这秦雨日后只怕还真不简单,现在她顺手帮上一把,也算是对其有恩,就算拉拢不了,最少也不会得罪。 这样的心思其实并不难猜,别说秦雨,就连那苏贵人也看得出来。无奈夏妃份位在她之上,这么明显的护人,她也不得不暂时作罢,再次瞪了秦雨一眼后,带着那些奴才愤愤而去。 “奴婢谢过夏妃娘娘。”秦雨朝眼前的女人福了福,向她表示感谢,尽管心中知道夏妃这般做并不是出自真心要帮她,但刚才解了她的围却也是实实在在的。 夏妃此人倒也算聪明,并没有捏着自己刚才的恩德不放,而是只字不提,笑着与秦雨闲聊了几句后,便让她先行回绣房了。 秦雨一路没有再做任何停留,直接奔回绣房,不想再碰上一些不应该撞上的人。好在一路再没生事,总算是顺顺当当的回到了住的地方。 关上门,她将今日之事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董贵妃、苏贵人还有那夏妃的形象逐个在脑海中浮现,但这些都还不算什么,真正让她觉得烦闷的是自己日后的处境。 如果秦家平反之后,慕宇霖真一纸圣旨让她成为这后宫中的女人的话,那该怎么办?历来对于这些冤案,最好的一种补偿方式便是将福泽佑及子女,而将其适龄女子宣召入宫,封为嫔妃亦是一种最为常见的形式。 秦雨主观上虽并不讨厌慕宇霖,可成为这后宫粉黛之一,与一大群女人勾心斗角、争风吃醋她却不愿。那所谓的恩宠对她而言,还比不上一个最普通、最平凡的男人与她相濡以沫、共度一生。 想到这些,她的心里好像被压了块大石头一般,沉重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若真有那么一天,她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做,但心中却明白,宁可一辈子在他身旁为奴为婢,也好过成为他众多女人中的一名。 时间在思绪中流失,也不知道恍惚了多久,一直到聪儿敲门进来,这才收起心思。 接下来的几天,日子愈发的平静下来,董贵妃没有再命人找她,而苏贵人也没有主动来找麻烦,仿佛回到了之前那十天的生活,赵子青那边更是不再有任何的举动。 闲着无事,秦雨拿出一些用剩的布料,有一下没一下的绣着,打发时间也好,平缓心绪也罢,不知不觉中香囊、小手帕什么的身旁已经多了不少。 绣完最后一针,一条秀雅的手帕已然成形,秦雨将手中的帕子微微举高了些,细细查看。 正在这时,屋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聪儿直接推门跑了进来,连门都没有敲。 “什么事慌成这样?”秦雨从没见过聪儿这番模样,因为跑动太急,气都有些喘不过来,而小脸更是染上了一层运动后的红晕。她脸上的表情很是奇怪,紧张又带着几分兴奋。 “姐姐,姐姐……”聪儿顿了一下,调整了一下呼吸后马上说道:“快出去接旨,德公公已经带着圣旨到了绣房大厅了。 秦雨一听,一向平静的神色也发生了些变化。她来不及多想什么,下意识的站了起来,抬步便准备出门。在她看来,这道圣旨不仅仅只是正式宣布秦如海无罪,秦家平反,除此之后,只怕还有对她日后处境的安排。 “姐姐,别急,还是先梳洗一下,换套衣服再去接旨吧。”聪儿见秦雨想都没想便往外走,心里也知道她此时的心情定然十分激动,只是接圣旨也是有规矩的,稍微收拾一下总是好的。 秦雨一听,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有些失态了,暗自收了收神后,冷静了下来。 她细细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物,稍微整理了一下,见没什么不妥之处后,又照了下镜子,然后再洗了洗手后朝聪儿道:“好了,这样应该没问题了吧?” 聪儿见状,不由得笑了起来,她也知道秦雨是个不爱折腾的人,意思一下也就差不多了,反正也没有人盯着来较这个真。 “恭喜姐姐,姐姐也算是苦尽甘来了,若飞鸿腾达了,可别忘了聪儿呀。”聪儿巧笑兮兮,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着,在她看来,秦雨日后再怎么样也不会差到哪去,迎合自然是没有坏处的。 秦雨微微一笑,并没有出声,轻轻说了声走吧,便动身出门,朝大厅方向而去。 此时绣房的大厅里已经站满了人,除了德公公带着一众宣旨的奴才以外,王姑姑等人也早已规规矩矩的站在了那里等着秦雨。 进了大厅,秦雨朝德公公福了福:“奴婢见过德公公。” 德公公虽是太监,却是皇宫内影响力极大的人,亦是慕宇霖身旁最为重用的人物之一。莫说一般的嫔妃,就连董贵妃甚至于朝中许多的重臣见到他也得给上三分面子。 “秦姑娘不必多礼,咱家这里可得先向姑娘道喜了,姑娘也算是苦尽甘来。”德公公一脸笑意的站了起来,对秦雨表现得极为客气。 对于秦雨,他心中清楚得很,这样的人早些示好结交自然没有坏处。要知道他现在所有的一切全都来自皇上,而皇上在意的人或事,他自然也会十分上心。 “多谢公公。”秦雨善意的笑了笑,心中的确有些激动。 德公公点了点头,笑意一直挂在脸上,他知道秦雨此时的心情,因此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吩咐一旁的随行太监将圣旨呈上,准备宣旨。见状,秦雨与王姑姑等人纷纷跪了下来,恭敬迎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原礼部侍郎秦如海因贪赃枉法被……” 尖细而有力的声音顿时响起了起来,秦雨竖着耳朵,一字一句的用心听着。可奇怪得很,她明明听得很仔细,但那声音却象是施了法一般,硬是没有记住几句。隐隐间,却也明白了总归是说秦如海无罪,秦家得以平反,而所有受罚的秦家人从今日起亦恢复自由身。 最后一声钦此落下,德公公恭敬的将圣旨合拢双手平握,语气缓和的朝跪在地上的秦雨道:“秦小姐,接旨吧。” “民女秦雨叩谢皇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秦雨心头一怔,整个人顿时清醒了不少,谢过恩后,双手高举,从德公公手中接过那道改写秦家命运的圣旨。 “秦小姐,快快请起。”德公公连忙伸手扶了一下秦雨,让她起身:“咱家给秦小姐道喜了。” “谢谢公公。”秦雨再次道谢,心中虽还有些感慨,但脸上却已经恢复平静。 德公公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看向秦雨,再次说道:“皇上口瑜,秦雨品性纯良,聪慧识礼,特赐封为御前女官,殿前听差、随侍左右。” 御前女官?听到这个身份时,秦雨整个人顿时松了口气,心中的那块大石头也暂时挪了开来。他果然将她留了下来,没有放她出宫,而女官这样的身份也相对来说比较容易让她接受。 来不及想太多,秦雨连忙再次领旨谢恩,御前当差,那便意味着以后每天都要面对慕宇霖。想到这,她的心情颇为复杂。 “秦小姐,打今起你就不必呆在绣房了,咱家已经安排了新的住处,你收拾一下,一会会有人领你去的。”德公公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咱家与你日后都在一处当差,服侍皇上,你若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尽管出声,咱家定然会知无不言。” 这样的示好,任谁都听得明白,此时若秦雨再不表示一下,倒显得太不通情理了。她目光露出几份感激,朝德公公道:“公公还是唤我秦雨吧,日后秦雨还得劳烦公公多加提点。” “好好,你大可放心,这是自然。”一个简单称呼的改变起到的效果却并不小,这么一来,德公公的确感觉到了这秦雨与他亲近了不少。 他又与秦雨交流了几句,然后便留下一位小公公在此候着,等秦雨收拾好之后再带到安排好的新的住处去。 一切都交代好之后,德公公这才领着其他的人先行离开,回去复命,而秦雨成为御前女官的消息也以最快的速度逐渐传遍整个皇宫。 德公公走前也告诉了秦雨,除了她之外,她的几位兄长也会很快接到圣旨,返回京都,而秦家其他的族人亦是如此,对于秦家的补偿这次虽没有具体言明,但很明显的指出,将会在秦雨几位兄长返京面圣时当面宣布。 关于这些所谓的补偿,秦雨并不在意,对她而言,秦如海能够洗清冤屈,秦家能够平反,几个兄长能够好好的回来,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德公公前脚刚才,整个绣房顿时热闹了起来,王姑姑还有平日里那些并不太熟识的绣娘以及其他的宫人都纷纷向秦雨道喜,真心也好,假意也罢,反正这场面算是做足了。 秦雨谢过众人之后,以收拾东西为名,这才从那一大堆人影中出来,回到住的屋子。 第三十八章:尴尬 皇宫内的消息扩散的速度,绝对不会逊于风速,这边圣旨刚刚宣布,那边整个后宫的主子几乎都已知晓了此事。 苏贵人听闻后,先是得意的笑了起来,在她看来,女官不过是身份高一些的奴婢罢了,根本就没什么了不起的。这与董贵妃之前所说的实在是差太远了,若皇上真看中了那贱人,定然是直接封妃,怎么可能这般安排。 不过,这种得意并没有持续太多,一旁的心腹见主子这番表情,自然猜到了她的想法。本来实在不想扫主子的兴,可挣扎了一会还是不得不提醒,要知道这女官与妃子相比,表面上妃子是主子,女官只算个仆人罢了,可实质上女官却能天天跟在皇帝身旁,比起那些妃子来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 这么明显的优势,她家主子竟然会想不到,想想还真不知道这主子脑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 好在苏贵人也不是蠢到了极限,被心腹这么一提醒,马上便醒悟了过来,原本得意的神情瞬间消散无影,转而代替的是满目的狰狞。 那心腹在心底微微一声叹息,莫说其他,单论主子如此喜形于色便足以看出心智。莫说与董贵妃、夏妃这样的人比,只怕这后宫中随便拎出一个小主子都比她厉害得多。 可再怎么样也是自己的主子,这心腹不同于其他的奴婢,是苏家家生奴才,随苏贵人一并入宫服侍,自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除了无奈之外,也只能多花些心思,尽力帮主子筹划了。 与此同时,夏妃也很快得到了消息,虽然女官的身份与当初设想的有些出入,不过却更是让她对秦雨这人产生了深厚的兴趣,看来皇上是真对这女子有了好感,否则的话怎么会放在身旁,日日相对。 要知道女官一职历朝历代都有,但到了慕宇霖这,却从来没有特意赐封过真正意义上的御前女官,想来这秦雨日后的造化还真不是简单的妃子可比。 想到这,夏妃更是对前几日出手相助秦雨的英明决定倍感得意,对她来说,多一个朋友便少了一个敌人,哪怕秦雨日后不能成为她的盟友,但最少也不会成为敌人。 再想到那个可恶的苏贵人,依仗现在父兄之势张狂得紧,只怕这好日子也过不了多久了。整个皇宫的妃子几乎都被她给得罪光了,连这秦雨也没落下,到时看她怎么个死法。 一想到苏贵人日后悲惨的遭遇,夏妃的心就莫名的痛快,连带着心中的恶气也消散得无影无踪。唤来身旁的宫女,让其准备些酒菜,一个人有滋有味的庆祝一翻。 唯独这芙蓉宫的董贵妃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江嬷嬷将此事告诉她时,她也只不过轻咦一声,然后便再也没有多说一句话,闭上眼继续沉沉入睡。 女官?倒是个不错的安排,看来这秦雨倒还真有些本事,说不定很快便有资格成为她真正的对手了。等着吧,戏看多了,总有一天自己也得入戏上场,否则看那么多戏又有什么意义。 江嬷嬷嘴角微微动了动,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对于这秦雨,她心中真的很是顾忌,放在以前也就罢了,毕竟这身份摆在那里,就算皇上再喜欢,份位也高不到哪里去,丝毫威胁不到自家主子。 可现在却不同了,秦雨不再是罪臣之女,相反因着朝庭对秦如海的错判,反过来更是会对其大力补偿,再加上现在成了御前女官,每天都能对着皇上,指不定哪天就出大事了。 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啊,更何况皇上本就对那丫头有心,这不是更让她有机会去抢皇上的心吗? 眼角再次扫过平静入睡的主子,江嬷嬷微微叹了口气,主子不提,她自然也不好多讲,毕竟以主子的心性,这些自然都想得到,只盼主子是有其他打算才好。 一时之间,这后宫内上到主子下到奴才全都各怀心思,反倒是这次事件的主角秦雨却显得最为平静。 从听到御前女官几字时,她的心便已经平静了下来,不再东想西想。顺其自然这个念头亦是愈发的深刻起来。 新的住处就在慕宇霖寝宫西侧偏殿的一处院子里,除了她之外,一些侍候慕宇霖的一等宫女也都统一住在这里,方便当差。 带路的小公公将她带到一间屋子里,交代了一些基本的事项后便离开了。秦雨今日不需要当差,只需收拾妥当后去给慕宇霖谢恩便可。 屋子很大,比起之前在绣房的面积足足大了一倍多,轻柔的纱曼与亮闪闪的珠帘将屋子分成了里外两间,外间用于休息、活动,而内间则是完全秘密的空间。 整个屋子干净、整洁,布置得相当素雅,看上去倒象是一间大家闺秀的闺房。屋内的设施用件一一俱全,且做工精致,极为考究,纵使与之前自己在柳家闺房的住处也差不了多少。 最吸引秦雨注意的则是外室中的两样物品,一件是靠墙角摆放的书架,上面竟放了不少的书籍,一目扫去还有不少的古籍。 另一件则是书架前方不远处摆放的那张古琴,这古琴更是让秦雨心神一怔、大吃一惊。 真正的琴雨的确精通音律,特别是在古琴上的造诣极高,而眼下这把琴她印象很清楚,不是什么俗物,而是天下最为著名的造琴师风云子所制的三琴之一:凤鸣。 据说这凤鸣是风云子此生最为得意的作品,当初有人花黄金万两相购,但却被风云子拒绝,原因是那人不是真正懂琴之人。 琴雨印象中似乎见过这凤鸣,但也只是机缘巧合下见过一次,而且还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却没想到这凤鸣竟会再次出现在她面前。 虽然她不是真正的秦雨,可有些喜好却早已融为一体,更何况最重要的不是这琴,而是这送琴之人。 她自然知道这琴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除了慕宇霖以外,自然不会再有他人。 手指无意识的抚上琴弦,秦雨满脸的平静,唯独那目光中飞快闪过的一抹迷茫暗示着此时她的心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般平静。半晌之后,手指轻轻缩了回来,终究还是没有拨响那声圆润沉吟的妙音。 她不由得笑了笑,目光从古琴上收了回来,抬步走向了内室。精致的梳妆台、粉色纱缦笼着的檀木雕花床、绘有空谷幽兰的屏风、精巧而实用的衣柜一一在眼前闪过。 朝最近的衣柜踱了两步,顺手拉开了柜门,里面分成上下两层,全都摆放得满满的,几季的衣裳都有,且看上去都是与她现在的身份匹配的宫服。 秦雨没有细看,自行取下包裹,将带过来的一些东西拿出来往柜子里放好,然后取出了一套淡绿色的女官宫服,准备换下。因为一会她还得去跪谢皇恩。 衣裳很合身,倒有些像是量身订做的一般,淡绿色的衣裙质地考究,丝毫不会比那些官家小姐平时穿的料子差上分毫。而上面还绣了一些精致的点缀,让原本好看的衣裙更是添加了几分跳跃的活力。 御前女官的身份其实并不会比后宫中的那些低等嫔妃差,甚至于身份直追中等嫔妃,况且这还只是单论品阶,若再算上其他方面,比如常在帝王身旁等等,手中的实权早就超过了诸多身份较高的妃子。 如同德公公一般,若得皇上器重,就连份位最高的后宫主子也得忌讳上三分。因此在这衣食住行上,自然待遇就水涨船高了。 换好衣裳,收拾妥当后,秦雨也没有多做打扮,连带梳妆台上的青铜镜也没多看两眼。 她朝门口走去,准备去慕宇霖那里谢恩。只是有一点小麻烦,她现在并不知道慕宇霖在哪里,而刚才离去的小公公也没有详细说,只是让她一会收拾好之后自已去跪谢皇恩。 不过秦雨也没有太在意,这里是慕宇霖住的寝宫,里面的宫人这么多,找人问问便行了,总会有人知道的。 谁知,门刚一打开,却看到一只手突然出现在眼前。 秦雨抬眼一看,竟是王之顺。看他半举着手僵在那里,似乎是正准备敲门,却没想到还没有来得及敲下门便开了。 “王大哥。”秦雨见是王之顺,心中顿时很是高兴,这一下也不用担心找不到方向了。 王之顺定定的望着眼前的秦雨,那淡绿色的宫裙让她整个人愈发的清爽、脱俗,衬得整个人肌肤似雪,人如皓月,而那脸上的笑容更是让这份美再增多了三分,散发着迷人的气质。 秦雨见王之顺半天都不出声,而是定定的望着她,不由得四下朝自己看了看,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之处。 “我有哪里不对劲吗?”她确认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于是只好再次朝王之顺道:“王大哥,你怎么啦?” 听到秦雨的话,王之顺这才反应过来。发觉到刚才的失态,顿时脸上闪过一丝不正常的红晕,很是尴尬:“没,没什么,只是你突然出来,被你吓了一跳。” 第三十九章:忠诚与自我强大 王之顺的解释明显站不住脚跟,堂堂的御前一品带刀侍卫、皇帝身旁最为信任的臣友,又岂会因为这样的事而吓一跳。 他的神情所表露出来的尴尬很快便让秦雨察觉出真正的原因,只是这么敏感的话题秦雨自然也不愿意去点破,唯有一笑带过,以免两人之间更加不自在。 “你怎么来啦?”她很自然的将话题转移开来,让开身子给王之顺进来。他知道她住的地方并不出奇,但这个时候来这里找她,自然不是单纯的来探望。 王之顺见状也没有再别扭,笑着走了进屋,神色也很快恢复了正常,到底是训练有素的人,反应能力自是相当强的。 “这一趟算是半公半私吧。”他也不用秦雨说,自已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抬眼朝屋子四周看了一圈,微微点了点头道:“现在这住处还算有了个样了。” 至于刚才秦雨注意到的那两样东西,他倒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对于女官来说,识字看书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而那架琴他却并不识得其特殊性。毕竟对他来说,这琴都长得一个样,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不过秦雨擅琴他倒是有所耳闻,因此屋中有琴也不足为奇了。 秦雨倒了杯茶递给王之顺,然后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笑嘻嘻的问道:“何为公?何为私?” 王之顺喝了一口茶,倒不是因为渴了,只不过是想尝尝这茶的味道。入口甘甜,清香怡人,虽不是什么顶尖的茶叶泡制而成,不过却也算不错了。 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他看向了秦雨,耐心解释道:“于公吗,我是来带路的,皇上现在在御书房呢,一会带你去那直接谢恩便可。于私吗……” 他顿了顿,脸上的神色渐渐的严肃了起来,倒不像是说什么私事,而像是即将面对什么大事一般:“秦雨,从现在开始你的处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所以有些事我得私底下先告诉你,希望能够对你有所帮助。” 秦雨不是傻子,她清楚王之顺将要说的话有多么的重要,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王之顺要告诉她的是这皇宫中生存的一些规则,进入到这真正的权利漩涡后的一些自保的方法。 她无声的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格外的认真,伴君如伴虎,即使除去慕宇霖外,这皇宫中随随便便就能要她命的大有人在,关乎到日后的安危,关乎到她的处境,自然是相当重视的。 王之顺见状,心知秦雨明白了他的心思,也不再浪费时间,直接说道:“其实现在对于你来说,只需记住两件事便可。第一件便是要忠君。” 他神色严肃,很是郑重,所说之言句句发自肺腑:“你一定要记住,这皇宫内真正的主子只有一个,那便是皇上。不论何时,只需做到对他忠诚那便是最正确的选择。皇上是我见过的最睿智最英明的君主,即便是我,忠诚二字在他面前永远是最有效的护身符。他可以原谅我做错事,可以宽恕我办事不利,甚至于可以包容我的脾气和无礼,但这些却都是建立在我对他无比忠诚的前提之上。” “秦雨,日后你亦在他身旁当差,所谓伴君如伴虎,这样的道理以你的聪慧自然想得明白。”王之顺微微叹了口气,看向秦雨的目光瞬间柔和了不少:“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在这皇宫内生存下去,或许我所说的这些并不是太好听,但却是最为实际的方式,忠诚的对他,他便会成为你最强有力的后盾,即使其他身份再尊贵的主子,也不敢随意得罪于你。” 在王之顺看来,他所说的这些并不是什么多好的事情,甚至于一会接下来要说的那些更加的阴暗。可他却不得不说,不论如何,想要在这皇宫中站稳脚跟,好好的活下去的话,那就必须了解这些,越清楚越好,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处理日后有可能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情,更好的保护自己,更好的活下去。 见秦雨的神色并没有半点的抵触,反倒是一副深思的样子,王之顺微微安心了一些,他想了想,决定一鼓作气将余下的话说完. “第二,除了对皇上的绝对忠诚以外,你还必须学会自我保护,而自身的强大才是自我保护最重要的、最有效的方法。”他说得很坚定,连带着看向秦雨的目光亦锐利无比,他必须让她知道,这宫中最残忍的地方便是,也许所有的人都有可能背叛你,但自己永远不会背叛自己。 “强大。”秦雨终于出声,她抬头看向王之顺,目光中闪过一丝疑惑,喃喃而问:“如何才能强大?” 她的心顿时如同找到了最大的共鸣,这个声音在心底已经响起了不知多少遍,可是,以她之力,以她之势,如何才能强大到足够保护自己?这个问题亦正是她想知道的。 听到秦雨的反问,王之顺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从容答道:“很简单,培养自己的势力,你才能一步步的变得强大。对于这些,只要不是太过头,皇上一般都不会管,甚至于是会默许的,但前提还是你必须对他绝对忠诚。” 秦雨内心深处为之一怔,看向王之顺的目光闪过感激。这样的话不是对谁都能说的,甚至于很少会有人主动真心的对其他的人提及,而如今王之顺能这般无所保留不带一丝一毫隐藏的说出来,实在是相当的难得。 “王大哥,谢谢你。”她没有多说什么,太多的语言反倒无法表达内心的感激,而王之顺的这份恩情也许她日后总会有还的一天,也许永远也还不清。 “傻丫头,既然你都叫我大哥了,你我之间还说什么谢呢?”他脸上带着笑,心中却不由自主的滑过一丝苦意,也许这样也好,至少她的心里真真实实有自己的位子,虽然只是兄长:“等你二哥回来了,我们三个还要找机会一起故地重游呢” 秦雨笑着点了点头,王之顺的情她心中自然看得明白,但有些东西却只能是这样的形式,不能再有其他形式的存在。 “丫头放心,日后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站在你身后帮你。”王之顺的声音极为轻,但却坚定无比:“就让我成为你在这皇宫内的第一股势力,如何?” 秦雨眼中闪过一抹泪光,用力的点了点头,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好,能有王大哥做我的坚实后盾,自然没有哪个不长眼的人敢来找我麻烦了。” 听到秦雨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话,王之顺也笑了起来,心中少了一份沉重,多了一份舒畅:“好,日后咱们兄妹两人拧成一根绳,看谁敢不长眼” 说完,两人相互对视,又是一阵笑声响起在屋内,渐渐的驱散着原本的那份凝重与无奈。 “丫头,你在这宫里可有信得过的人?”片刻之后,王之顺再次出声了,许是怕秦雨不太明白,干脆直接说道:“按规定,你这边可以分配两名宫女,我没有让德公公安排,若你自己有合适的人选的话,用自己熟悉的人自然更好,若没有的话,我已经替你安排好了两人。” 秦雨一听,这才明白为何自己来这新住处这么久了却连半个人影都没看到,宫中的这些规矩她虽不完全知道,但也稍微听说过一些,看来王大哥这般安排一定是替她安排好了合适的人选。 心中突然闪过容若的身影,犹豫了一会后,她还是朝王之顺说道:“王大哥,我在浣衣局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叫容若的宫女,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让她过来。” “容若?”王之顺无意识的重复了一句,然后点了点头道:“就她吗?” 秦雨点了点头,原本她还想到了惜月,但考虑到王之顺给她安排的人一定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而她对惜月也并非如容若那般了解,更何况若身旁都是些新进来的人,日后自然不会太过方便,所以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只提到了容若。 一来容若算得上是她在这宫中最为信任的人,二来她也希望容若能离开浣衣局。 “这事交给我吧,不过我也不骗你,关于这容若我会先去摸清楚底细,没有问题的话才能放到你身旁。”王之顺实话实说道:“倒不是我怀疑什么,只是这样做我才会放心一些。另外,我还会帮你安排一人,那人的忠诚度你不必怀疑,而且她会武艺,可以更为直接的保护你的安全。” “这宫里的险恶实在是难以言明,当初你在浣衣局里便召来人的妒忌、算计,如今只怕想加害你的人更是厉害。所以,日后每走一步,你都必须谨慎小心,因为周围盯着你的眼睛太多太多,只怕稍微不注意便会被人利用。” 对于这样的安排,秦雨自然没有理由不应下来,王之顺的细致与用心再次让她感激,而她心中亦清楚脚下的路应该如何走。 “走吧,是时候应该去见皇上了。”王之顺边说边站了起来,眼中的柔情没有掩饰,却分寸适当,他在心中告诫着自己,眼前的女子永远都是他最好的妹妹。

本文由28加拿大预测精准网站发布于加拿大28在线预测99,转载请注明出处:青莲乐府

关键词:

千年灵狐

本条关于千年灵狐的传说,发生在湘东沿海的盐碱地上的三个小镇上,前后的年华,超出近三个世纪,那时吵闹、个...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