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我逃出洞房没有逃出你的手掌

日期:2019-12-03编辑作者:加拿大28在线预测99

  洞房之夜,她打晕新郎逃出无缘的婚姻。    她叫苏素雨,京城才子女儿,如花似玉。是无数官宦子弟追求对象。可是素雨没能看上一个。她说过;我苏素雨就算要嫁也是嫁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到了婚嫁年龄父母不在迁就她的任性,将她嫁与县宰相的大公子,苏素雨讨厌这个纨绔子弟。说什么也不愿意。可是她爹是铁了心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于是将素雨囚禁闺房等待出嫁。素雨哪能说屈服就屈服呢。她躺在床上思考着怎么才能逃离这里。于是,成亲那天素雨显得很听话,换衣服时支出了所有人。在嫁衣下穿了男人的衣服。等待夜深人静,新郎喝的大醉没有防备的时候,素雨拿起桌子上的青花瓷狠狠地打砸他的脑袋,新郎看了她一眼,摇摇晃晃咚的一声就睡在了地上,素雨可怕砸死他。她试了试他的呼吸,还没有死,搞定,素雨满意一笑,脱下嫁衣;去见鬼吧,该死的嫁衣,我苏素雨要去浪迹天涯找寻自己的真爱。她找了找房间值钱的东西打包起来,或许以后用得着。    素雨摸索着翻出围墙,趁着天黑逃出了京城。    都说苏州美,我苏素雨到时要见识一下。素雨踏上了去苏州的船。    公子,船上人杂注意好自己的包袱。船家提醒素雨。素雨点点头抱紧了自己的包袱。    她还是挺担心的,毕竟长这么大自己是头一次离家出走,就连一两银子,一文钱他都不认识。船一阵颠簸,素雨没坐稳,一下子摔倒在船头,包袱里的首饰玉佩金银全部掉了出来。所有人似乎都注意到了她,素雨爬了起来到处捡自己的东西,她弯下腰要捡最后一个玉佩时,一个男人出现在她面前,戴着帽子手拿佩剑。风度翩翩,似露非露一张俊脸,仿佛似曾相识。素雨抬头看了看他;公子,我的玉佩在你脚下,你可以让一下吗?    戴帽人微微一笑;哦,他移开脚,捡起了玉佩,仔细端详;小兄弟,这是你的东西吗?    素雨;当然了    戴帽人;可是这上面刻着“姜宇天”三个字。姜宇天是县太爷的公子,莫非小兄弟是    素雨抢过玉佩;乱说什么,我叫苏羽,不认识什么姜宇天,这玉佩是当铺卖的    戴帽人双手抱剑;小兄弟别急,我只是随便说说,你也不可能是姜宇天,昨日可是他大婚之日。    哈哈    素雨也陪着强颜欢笑心里想;这个人可真讨厌,长得还挺帅,就是太自大。我苏素雨最讨厌这种人了。    素雨径直走进船舱,一天的逃亡他已经很累了。于是她一阵打盹后就睡着了。梦中隐隐约约有人拽她衣服,素雨睁开眼睛发现一个蒙面男人正在翻自己的包袱,素雨一下子惊醒,双手拍在贼人后背,蒙面人转过身与她扭打起来,素雨长长的指甲将蒙面人的面纱转掉,显然惹怒了他,蒙面人一个巴掌扇在素雨脸上,素雨惊叫一声摔倒在地,蒙面人拿起地上的刀慢慢靠近素雨,素雨缩向墙角大喊救命,说时迟那时快;戴帽人一个箭步飞过,蒙面人应声倒地。戴帽人冷冷问了素雨一句;你还好吧。素雨躲在他的身后;救救我。    戴帽人冷冷说;看来我们是上了贼船。话毕冲进五个莽撞大汉。    素雨大惊失色;来,来人了    带帽人左手一甩射出五根银针,五人井然有序倒下    素雨激动地抓着他的胳膊;大哥,你太厉害了。    戴帽人挣脱他的手;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比较好。    他们刚刚走到船头身后冲上来一大群人;小子,你们逃不了了。    素雨推着戴帽人;快上呀,大哥。    戴帽人看看他;你觉得这么多人我打的过来吗?    素雨;啊,你不是挺厉害吗    戴帽人;逃命要紧    素雨;怎么逃呀    戴帽人;你看船快到岸了,我们游过去    素雨退了几步;不不我不会    船老大指挥几个人;快去抓住他们    戴帽人没时间了。拉住素雨就跳进了江水。    素雨喝了一口水浮上水面,大喊;救命呀,我不会,,又沉入水底。    戴帽人拉着她游向对岸。    不知过了多久,素雨隐约看见有个男的坐在自己旁边烤火。仿佛知道什么,一骨碌坐起来,双手抱胸对着戴帽人大喊;你做了什么?    戴帽人不屑一笑;知道你是女的所以没有帮你脱下湿衣服。    素雨上前一个耳光扇在他脸上;流氓禽兽    戴帽人一把抓住她再次落下来的手;禽兽?我做了什么禽兽你的事?    素雨气的脸涨红。拿起自己的东西就要走    走到一半忽想;不对,外面这么乱,要是再次遇上歹徒我岂不是完蛋了,讨厌鬼虽然可恶但也没做什么禽兽事,还是和他一起比较安全。    素雨微笑着跑到戴帽人面前给他捶背;大哥,刚刚是小女子任性了,不要生气好不好。    戴帽人;刚刚不是打我耳光骂我禽兽流氓吗。、这会子怎么低声下气。    素雨故意假装抹着眼泪哀诉到;小女子素雨自小在地主家里长大,前几天因为得罪了小姐,被赶出了家门。现在无依无靠,如果大哥不让素雨跟着素雨只有死路一条了。说着就起来假装要投海    戴帽人提醒;往后前面走,哪里鱼虾多,不会让你太痛苦    素雨攥了攥拳头。    戴帽人站起身来,想走就跟着吧    素雨心花怒放;等等我,大哥你叫什么名字    戴帽人潇洒的抛给她两字;姜天    姜天与素雨来到苏州。素雨不禁大为赞赏真是人间仙境般美妙,姜天自吟;江天好风景,回日莫令赊。    素雨心底各种不服;不就是会两句诗词么,臭显摆什么。姜天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便调弄这说;我到底是要叫你苏小弟,还是苏姑娘。或者。素雨可真想拿针缝上他的嘴。她强忍着怒火;素雨出来是怕遭遇歹人才打扮男装,现在遇到姜公子这么武艺高强的人当然是换回男装了。说着就进了裁缝店,姜天也跟着进去,素雨换了一身淡蓝色仙女裙,长发及腰得体,玉环下坠,腮如桃红,柳叶弯眉。肤如冰玉相堪。姜天不觉看傻了眼,    素雨心里一喜;看来自己的魅力还是无人能挡。    她咳咳了两声,姜天意识到自己失态,被素雨笑话了去。    姜天嘴角微微勾起;没想到地主家的一个丫鬟竟有如此美貌,那地主可真是不识货,竟不将你做了他的小妾。    素雨自知被侮辱心底暗暗咒骂。    店裁缝插话;姑娘这般的美艳,怎么会是下人的命,理应也是小姐呀。    ,素雨再也抑制不住大大呵斥;闭上你的嘴。店裁缝自知说错了话便不再多嘴。    两人要走之际店裁缝叫住二人;二位请留步,钱还没付呢。    两人面面相觑,姜天;你怎么不付钱。    素雨;我的钱全丢在船上了。    姜天;那你买什么衣服。    素雨;难道我衣衫褴褛上街。    店裁缝打断二人的话;二位还是付钱吧,要不然。他一阵冷笑    素雨忽然想起那块玉佩还带在身上于是解下就要递给店裁缝,姜天眼前一亮夺过玉佩。    素雨大骂;你要干什么。    姜天;这玉佩有用,钱还是我付吧。    素雨鄙视的看着他;有钱不早说,看我出糗吧。    姜天;衣服又不是我买的。    姜天付了钱收了玉佩,素雨跺脚诅咒着他。    二人疲惫奔波一天也累了便找了家客栈歇息,晚饭期间,桌上四菜一汤,望着去了楼上整理东西的姜天,再想想他白天可恶的行为,素雨报复之心上来,她招呼小二拿来胡椒粉,狠狠地往姜天的碗里倒了好多。做完这些他一本正经等待姜天来吃饭。姜天坐在对面看着不吃饭而望着自己的素雨顿时毛骨悚然,欲要喝汤,素雨催着他;快喝呀凉了就不好了。姜天意识到汤里有东西,他也提醒素雨,你也快喝,素雨哦哦了两声。姜天说,你去小二哪里拿壶酒,素雨离开饭桌,姜天调换了汤。素雨拿着酒递给姜天,姜天笑着;我们一起喝吧。素雨奸笑着点点头,望着姜天送进嘴里的鸡汤,素雨也满意的喝了一口;不对,好辣,素雨一下子喷出鸡汤,姜天满脸汤水。指着素雨无话可说,素雨顿时觉得嘴中似烈火焚烧,只想寻口水喝。夜幕降临,姜天坐在屋顶吹着玉箫,素雨脑袋伸出窗外对他大喊;喂,大半夜你烦死了。见姜天没有动静,于是素雨爬上屋檐,趔趔趄趄的踱步到姜天身边,夺过他的玉箫。姜天;还我玉箫。    素雨不理不睬    姜天伸手要去抢    素雨大喊;你要是跟我抢我就喊你非礼我    姜天无奈只能任他折腾。    素雨红艳双唇贴着萧口吹奏一曲《梁祝》    姜天不在躁动,望着素雨吹箫时的安静妩媚。夜半更深,素雨转过头;姜天,我们回房间吧,外面冷死了。    姜天缓过神点了点头    素雨似乎是忘记了在房顶之上,一脚踩空。她还没来得急喊一声就滚下屋檐,姜天大叫一声素雨扑到素雨面前抱住他的纤腰两人双双掉下屋檐。    素雨压在姜天身上还一个劲的呻吟不停。    姜天强忍着疼痛;别叫了,快起来我动弹不得了、    素雨这才意识到是姜天救了自己,连忙移开她的身子。扶起姜天;喂,你要不要紧,不会死吧。    姜天捂着腰;说点好话你折寿呀。    素雨搀扶姜天回了房间。姜天;你去找点烈酒给我擦在腰部。    素雨;男女授受不亲呀    姜天;我可是为了救你    素雨;好吧。    素雨温柔的为他涂抹揉腰,姜天舒服的得瑟,    喂,你为什么老是带个帽子,我帮你摘下吧。素雨问    姜天急忙说;别动它,我怕光    素雨看不惯他那个样子,一声巴掌打在他的腰部。、    姜天疼的几乎蹦跳起来;你这个恶毒女人要干什么。    素雨拍了拍手;没干什么就是看你腰好了没有,现在看来没有什么大碍了。    我回我的房间了。    姜天躺在床上大骂着素雨。    素雨不理不睬回到自己房间,打算关上门窗忽然一个黑影掠过窗外,素雨心里一惊;谁。    等她走到窗前时一把利剑掠去她一缕丝发,素雨惊叫救命。    抓起桌上的花瓶就砸向刺客,刺客敏锐一闪,花瓶哐当打碎在地,隔壁姜天听到动静急忙穿衣,素雨被刺客拽住衣裙,僵持不下,素雨一脚踢到刺客要害才得以挣脱,急忙打开门撞倒在姜天怀中也没有看清楚什么人就对姜天一阵拳打脚踢。姜天抓住素雨得手大叫;冷静,是我。窗外跳进八个蒙面人,姜天将素雨护在身后,与刺客展开搏斗,姜天玉箫飞过三个刺客倒地,又是玉脚翻飞,带头的刺客不是等闲之人,姜天拔出宝剑,刀光剑影一阵厮杀,姜天手臂一滴鲜血流下,素雨大叫;姜天,你。    姜天看了看手臂,趁刺客不注意掏出银针射了过去,带着素雨逃了出去。    大哥,追不追。一个刺客捂着伤口    带头刺客摇摇头;他逃不出去的。    姜天带着素雨一口气逃出了五里之地,感觉双手麻痹不能自控。素雨望着痛苦不堪的他;姜天你怎么了。    姜天颤巍巍的说;剑上有毒。    素雨惊慌失措;,挽起他的袖子,望着发黑的血;姜天伤口不大,我帮你把它吸出来。    姜天阻止他,素雨大嚷着;是你救了我,我素雨从不欠人情,更何况是你这么讨厌的人。    你给我乖乖的睡觉,素雨一拳打过去,姜天死睡过去,素雨望着血肉模糊的胳膊,心底掀起一阵恶心;素雨,你可不能退宿,你就是死也要救他。素雨眼睛一闭,狠狠的吸食着。    天阳升起来了,姜天懒散的睁开眼睛看到了躺在一旁的素雨,他摇着素雨的肩膀;素雨,素雨,你醒醒。    素雨拨开他的手臂;别打扰我,我好想睡觉。    姜天望着一旁的黑血,再看看自己包扎好的伤口,以及一旁面无血色的素雨,他脸上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抱起素雨就冲向医馆。    不知过了多久,素雨渐渐醒来,姜天也惊醒了;素雨,你醒了    素雨淡淡的问;你伤好了吗?    姜天笑着回答;托你的鸿福不好也得好。要不多对不起你舍身相救    素雨白了他一眼;那是我善良。    沉默片刻素雨似乎记起什么;对了那晚那些刺客是谁,为什么要杀我们?    姜天支吾一阵;可能是船上的歹人,想杀我们灭口。    素雨大骂;这帮禽兽夺了钱财还想灭口,真不是人。    待二人的伤都痊愈后他们也彷徨何去何从,元宵佳节,街上热闹非凡,烟花绽放,素雨惊叫着,好美好美。素雨拽着姜天非要去看彩灯猜灯谜。姜天似乎有所顾忌,但不想扫了素雨的行便依他来到庙会。两人迷迷糊糊来到赌钱的地方,素雨非要姜天陪自己玩赌钱,两人没有经验屡屡惨败,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什么财务还债了,赌局老大奸笑一声,伸手去摸素雨的脸,被姜天挡了下来;你想干什么、?    赌局老大;呵,你们输了钱,没有什么抵押,小姑娘如花似玉,就留下来做我十八房吧。所有的人都笑了起来,姜天一脚踢翻赌桌,揪住赌局老大就是一顿毒打,赌场的手下全部出动,姜天飞针一出拉着素雨逃出赌局,素雨非不走;他们打不过你的,回去继续打吧,好刺激。    姜天甩开她的手说;要玩你自己去玩,他们那么羞辱你,你难道没有一点反应吗?你是不是很贱呀    素雨一巴掌扇在他脸上恶狠狠地说;对,我贱,我不是什么地主家的丫鬟,我是怡红院逃出来的妓女,你看不惯就走呀。    姜天忍受不了她的言语丢下她独自一人走了。    素雨望着姜天远去的背影;他回头我就道歉。    姜天;她追上来我就道歉。    谁都没有低头。素雨抱着自己蹲坐地上哭了    她拨开人群,想要离他远远的。    来到小酒摊素雨招呼小二来两斤酒。还未喝完一碗酒迷迷糊糊睡着了。    醒来后被绑在板凳上,一位丫鬟叫着;少奶奶醒了。    几个家仆过来;少奶奶终于醒了。    素雨动弹不得;你们是谁,为什么绑架我?    一个叫小贵的家仆回答;少奶奶我们是宰相府的,封了宰相大人的命带你和公子回去。    素雨大喊;我不是你们的少奶奶    小贵;别骗我们了。少奶奶倾国倾城,京城谁不知道,况且少奶奶整日和公子一起怎么会不是呢?    素雨惊问;公子、?什么公子、    小贵;就是和少奶奶一起走的那个戴帽子的公子呀,宰相大人的长子。    素雨失了魂似的;你说的是姜天,你们的公子。    小贵;是姜宇天。】    素雨冷笑;姜天,姜宇天。    小贵;少奶奶怎么了。    素雨不语,她累了    姜天后悔自己说的话严重了便回去寻找素雨,不见了她的踪影,姜天左右问人后才知道了几个人带走了喝醉的素雨,姜天心一惊;刺客。他感觉身后一阵冰凉,转身拔剑,只听见几个人叫道;公子是我们?姜天仔细一瞧;小贵。    小贵惊曰;真是公子,快随我们回去吧    姜天欲行回答;我要去找素雨    小贵拦住他;少奶奶在我们那里,公子快快回去吧。    姜天;原来素雨没事。她,她知道了我的身份。    姜天什么也不管他只想看到素雨毫发无伤。当他看到素雨被绑在椅子上大斥着;混账,谁让你们这样对待她。    小贵吓的跪下;公子我们迫不得已,少奶奶一定要走说去找姜天问个明白。    姜天闭了眼睛;退下吧。    素雨醒来,望着他;姜天,还是姜宇天?    姜天心痛的为她解开绳子;不要这样素雨。    素雨目不转睛盯着他;姜宇天。他打掉他的帽子,果然一道伤疤,对,是她用瓶子砸的。    一切都是你设计的,对不对。船上歹人,客栈刺客,    姜天想要抓住她的手,素雨推开他;回答我、    姜天蹙紧眉头;船上歹人是我雇的。    素雨追问;为什么    姜天回答;我自小在外学武不曾回家,刚回家父亲就给我找了一门亲事,我姜宇天就算要娶,也应该取自己喜欢的女子,绝不会娶一个从未蒙面的。于是我打算婚礼装醉,回到洞房就逃走,却不料被你打到,本来我是想揭发你的,但是很好奇到底怎样一个女子不想嫁到宰相府。就跟随你一起上了船,因为脑袋被你打伤不得不戴着帽子。想起你洞房这样对我就想捉弄你一番于是买通了船老大。但是,客栈的刺客确确实实不是我派的。    素雨;刺客哪里来的    姜天;父亲育有二子,此次找我回来就是要我成家立业,好将世子之位传给我。弟弟一向妒忌心强,刺客是他派来的,我本无这种追逐名利之心。遂才离开宰相府。不料弟弟还是不肯放过?竟也要将你一起杀害。对不起素雨,是我连累了你。    素雨淡淡一笑;回你的宰相府吧,对的,不要连累了我,我只想做个风轻云淡的女子。    姜天叹了口气,素雨,我会还你一个与世无争的生活。    素雨躺在床上静静的流泪,他是爱她的,同样她也是爱他的。    姜天再也没有来看过她,素雨望着镜中日渐憔悴的自己;苏素雨,该醒了吧。    她收拾行李要离开这个充满回忆悲伤地是非之地。却不料行囊掉出一封信;    素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了,我爱你,爱你的任性,单纯固执。请原谅我的隐瞒,我想我们有一个没有世俗影响的爱情,想带你去天涯海角。命运不肯给我这这样的机会。我活着,只会给你带来麻烦危险,甚至死亡,我会去找宇云做个了断。下一世勿忘我,轮回路上奈何桥边我愿静静等你一千年。别了素雨。    姜天    素雨已是满脸泪水;我要去找他。姜天等我    还没等素雨从悲伤醒悟过来小贵闯进屋子大喊;少奶奶,少奶奶,公子,,公子,,    素雨抓住他的胳膊问道;姜天。。他怎么了    小贵泣不成声;今早我们在湖畔草丛发现了公子的尸体,已经没有了脑袋。我们找到他公子带的玉佩也不知道是怎样残忍的贼人,,小贵已经说不下去。    听完这些素雨几乎是晕了过去    小贵扶住素雨;少奶奶,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宰相大人不会放过我们的,小人们无用只能为谋生而先走一步,这玉佩少奶奶好生拿着,保重少奶奶。说完就不见了踪影。    素雨望着玉佩竟一时没了言语,任泪水怎么的肆虐;姜天,对不起。我来找你,等着我。    下雪了,静静地素裹了世界,要是姜天在他会陪我看雪的。素雨想。可是他走了    素雨换上一身白衣素裙,站在第一次相见的船头,天蓝蓝的,白云飘逸不定,水中的鱼儿嬉闹着她张开手臂,呼吸着熟悉的味道,猛然间玉佩滑落,“姑娘,你的玉佩掉了”。素雨回过头。男子带着帽子,白衣飘飘微微笑着。    姜天,你来了。    

本文由28加拿大预测精准网站发布于加拿大28在线预测99,转载请注明出处:我逃出洞房没有逃出你的手掌

关键词:

泪乡梦

28加拿大预测精准网站, 夕阳西陨,荒原贫壤,刃风肆虐。两道凄楚的人影蹒跚在大荒中,面向光辉,缓缓地蠕动着...

详细>>

谁敢欺负歌儿妹妹28加拿大预测精准网站

凭借多年训练和驭下识人的经验,刘洛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太子殿下不好惹。因为是兄弟的原因,他与四皇子长的有些...

详细>>

女扮男装进京赶考【28加拿大预测精准网站】

古有木兰代父从军,成其黄金年代段孝的美谈;古还应该有英台女子穿上男装进书院,酿造后生可畏曲梁祝绝世悲歌...

详细>>

第二十一章28加拿大预测精准网站

只是是过了四日,碧海的风流倜傥部分事情就涌出了急转弯。首先,是碧海新楼盘中出事故的十一分客商表示,愿意...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