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到不断的岸上

日期:2019-11-26编辑作者:加拿大28在线预测99

VOL49再见我的爱 打完电话,我的心一下子如死灰一般,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告诉成泰贤,我要离开他,我不能让他再度沉浸在那种至亲离开的痛苦中了。 我的眼泪簌簌地掉了下来,打湿了日记本,稚嫩的黑色笔记被泪水氤氲开来,变得模糊不清。 回想着过往与成泰贤的点点滴滴,泪水顿时像开了闸的洪水般,一发不可收拾。我从没去想过自己多爱泰贤,但是现在,这种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却快将我吞没了。 “晓君,我来啦!”门外突然隐隐传来成泰贤的声音,对了,刚刚他还缠着说要来蹭饭呢,怎么这么快就来了?我心一惊,糊里糊涂地抹去泪水,藏好日记本,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嘎吱—— “呵呵,晓君,伯母见到我好开心啊。”成泰贤推开房门走了进来,灿烂的笑脸顿时点亮了昏暗的小屋。 “泰贤,我……有事要跟你说。” 终于鼓起勇气要说分手了吗?我紧紧地咬着嘴唇,指甲掐得手掌都快滴出血来。 “呃?难道是你忍不住今天就想嫁给我啦?”成泰贤笑眯眯地走近,搂住我,说道。 “……我们去外面说。”我挣脱开成泰贤厚实的怀抱,缓缓地拉开门走了出去,泰贤随后跟了出来。 那个怀抱,是我一生中都不想挣脱开的呀! “呃?晓君,泰贤,你们要去哪里?都快开饭了!”妈妈端着一盘散发着香味的牛肉汤走了出来。 “伯母,我们马上就回来。”成泰贤礼貌地回应,我默不作声,迈着艰难的步伐往前走着。 “晓君,究竟是什么事情,这么神秘兮兮的?我肚子好饿哦,伯母的牛肉汤真诱人。”成泰贤拉着我在皇后公园的长凳上坐下,一副垂涎欲滴的表情。 有那么两三分钟,我没开口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一旁望着地面发呆。泰贤以为我怎么了似的,坐在一旁唧唧喳喳个不停。犹豫了许久,那磨在齿间的几个音节终于吐露到了空气中。 “……我们……分手吧。”我缓缓地抬起头,定定地看着成泰贤那双乌黑的双眸,艰难地开口说道。 原本还在手舞足蹈的泰贤听到这句话,双手僵硬地停在半空中,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晓君……你说什么?” 我把头转向另一边,极力回避掉那双询问的眼睛,再次艰难地开口,“我要和你分手!成泰贤……” 这句话一出口,我就发现自己的眼泪不可抑制地掉了下来,簌簌地砸在阳光斑驳的地面,我拼命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 “哈!晓君,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成泰贤硬生生地扳过我的肩膀对着他,脸色苍白。 清晨温暖的阳光透过他的指间射向我,平时最喜欢晒太阳的我,此时却忽然觉得它好刺眼,要不然怎么扎得我的眼睛发昏,拼命想流泪呢? “我没有开玩笑。”我甩开泰贤紧紧箍在我肩膀的那双手,冷冷地说道。 “你撒谎!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晓君,一定有什么原因的对不对?”泰贤的话语透着绝望,句句话语像是一把利剑,狠狠地把我刺穿。 “成泰贤!”我霍地从长凳上站了起来,“我不喜欢你!我讨厌你!这段时间,我发觉我们根本一点都不适合,我发觉自己……我爱的人其实是洛羽浩。而对你,我根本没有付出丝毫。”提高的音调到最后,却变得越来越软,我极力压抑着瑟瑟发抖的身体,不让它倒下。 “安晓君!你为什么要撒谎!如果你没有喜欢过我,那我们过去的那一切是什么?!”泰贤生气了,我能感觉到。 他不仅是生气了,他还很害怕,不可抑制地害怕。从很久以前开始,只要我说出什么令他害怕的话,他就会用很高的音调来回应我,而现在,他就是这副模样。 高大的身影赫然挡住了所有阳光,世界好像一瞬间坠入了一个无底的黑洞中。所有温暖,美好全被抽走了,只剩下无声的沉默与黑暗。 “你就当作我从没出现过好了,把我彻底地忘了吧。”冰冷的声音似乎快要断在空气里。 一旁的成泰贤怔怔地坐着,不再说话。 无声的沉默仿佛要把万物都吞噬,那摇摇欲坠的身体,快要碎裂的心脏,绞得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快死去。我的躯壳,就仿佛是一条被暴风雨打烂的乌蓬船,在澎湃的海面飘飘摇摇,似乎下一秒,船就会随着打过来的巨浪沉入无边的黑暗海域中。 一分钟,两分钟,此时的一分一秒我都觉得无比漫长,好想逃离,永远不要再面对这样残忍的画面。 “晓君,不要离开我,承认自己是撒谎吧,你喜欢我的,对不对?”泰贤冰冷的手轻轻搂住杵在原地动弹不得的我,柔软的头发深深埋入我的脖颈,冰凉冰凉。 “你听清楚了,我爱的是洛羽浩!”伸出手想掰开腰间的那只手,却丝毫使不上力气,我只得怔怔地任由成泰贤抱着。 “我离不开你。”感觉腰间的那双手加大了力道,仿佛骨头都会被捏碎。这时的我才仿佛如梦初醒,机械地去掰泰贤不肯离去的那双手。 “放开我!我不爱你了!从今天起我只会讨厌你!不要让我恨你!放开我!”我声嘶力竭地扯开喉咙喊着。休憩在公园里的人个个诧异地看着我们,眼神疑惑。 我早已无力去顾及其他,此时要做的,除了让成泰贤下定决心离开我,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腰间的那双手松了……缓缓地放开了。 所有的一切都放开了,再也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定的了。 刺眼的阳光里,泰贤熟悉的高大身影渐渐远去,金色的阳光轻轻笼罩,此时的身体腾地倒了下来,我默默地坐在地上。 冷,怎么突然觉得好冷?现在明明快夏天了啊,阳光那么明媚耀眼,可我为什么会觉得冷呢? 全身不可控制地剧烈颤抖起来,我轻轻地摩挲着双臂,冰凉冰凉的,仿佛死去了般,丝毫没有感觉。 眼睛刺痛,似乎有根针正慢慢慢慢地刺穿着我身体里的一切。泪眼婆娑,所有所有的一切我都顾不上了。 让我最后为你流一次泪,泰贤。 时光的流逝一点都不重要了,我就这样坐在地上许久许久,久到连我自己也没察觉,原本阳光灿烂的天空早已被乌云笼罩,要下雨了。 天公伯伯,连你也哭了吗?是我做得不对吗?太残忍了……可是我不愿那种痛苦无助再折磨泰贤,我现在的离开一定是最好最正确的选择。 我愣愣地抬头看着阴霾的天空。 轰隆隆! 哗啦哗啦! 瓢泼大雨放肆地浇灌着我的全身,嘴角无力地扬起一抹笑容,这样也好,我需要彻底地降一次温。 我安晓君可是最坚强的啊!我是无敌的啊!怎么会流泪呢! 呵呵……好苦,眼泪不是咸的吗?难道雨水是苦的? 我早已分不清脸上肆溢的液体是雨还是泪,只是它们共同的那一股苦味,让我好心酸。 VOL50约定 从那天起,我照着泰贤父亲的话来到了北海市疗养院,开始我另一种状态,每天的规律生活让我的心平静了不少。只是在很多时候,看着草坪里开心雀跃地跑来跳去的小孩子,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泰贤。尽管我努力压制自己不去想他,但他的影象却总会在无意间,偷偷地溜进我的脑海里,对我温柔地笑着。 现在他怎么样了呢?回韩国了吗?还会因为我们的分手伤心痛苦吗?泰贤…… “晓君,今天有你的信。”陪护的阿姨和蔼地递给我一封洁白的信。 “谢谢。” 接过信的那一刻,我的心莫名地狂跳了起来,内心深处猜想着会不会是泰贤写来的? 晓君: 展信佳!近来过得好吗?身体好点了吧?我发觉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超级地想念你!哎,没想到平时粗鲁凶暴的你一不在,学校生活会是这么的无聊啊!我十分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那么坚决地跟泰贤哥分手呢?你知道吗?自从你去了疗养院以后,泰贤哥每天都去你家等你,希望你会出现。伯母怎么劝说他都不听,最后等待无果,他又来找我打听你的消息。要不是因为你和我是这么铁杆的好朋友,我说不定真的就开口告诉泰贤哥了!其实我知道你很喜欢泰贤哥,很关心他,晓君你一定是因为苦衷才这么对待泰贤哥的。 我已经很久没见泰贤哥了,听贤哲说,泰贤哥好像回韩国了。不过我相信他一定会过得很好!晓君你赶快好起来,到时我一定陪你飞去大韩民国,寻找泰贤哥! 祝早日康复,天天开心! 你的好姐妹圣美 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是怎样的,泰贤回韩国了?看来他是真的死心了,也不知是该安慰自己还是痛苦地流泪,默默放下手中的信,我走向窗台。 飞扬的轻纱,蔚蓝的天空,绿油油的草坪,我深深地闭上眼睛。这一切都将结束了吧…… 泰贤,我从未后悔过认识你,你柔软的头发、宽大的手掌、温暖的怀抱、温柔的吻……我都不曾后悔过。 几天之后,一件始料未及的事却突然发生了! 我和往常一样,去收发室取圣美的信,但是看到赫然躺在信箱的那封国际信封的时候,眼泪却毫无预兆地流了下来。 一刹那,我甚至回不过神来。身体瑟瑟地发抖,我紧紧捏着那封信,情绪久久无法平复,颤抖的双手在拆信封的时候显得是那么的艰难。 晓君: 我是泰贤。^O^现在我是在韩国的家中给你写这封信,我的汉字是不是进步了很多呢?身体疗养得怎么样了?一定是白白胖胖的吧?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包括我父亲找过你这件事。 看到这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看着熟悉的字体,滚烫滚烫的眼泪顿时倾泻而下。 我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做,其实你很爱我,对不对?当初我妈妈的离开的确让我昏沉了一段时期,但我最在意的并不是不能保护母亲的责任,而是母亲离去的时候我却不在她身边。这是我最痛心的,我不想失去你!我已经失去了妈妈,不能再让我最爱的另一个人离开我了!我和父亲做了个约定,如果还想和你在一起,就必须完成三年的学业。晓君,你愿意等我吗?三年过后,我一定会来找你。无论那时候的你在哪里,拼尽全力我也会找到你!答应我,这是我们的约定!三年之内你要把身体养好,不准跟别的人交往!拉勾勾,一百年不许变。Goodbyekiss! 爱你的泰贤 三年?我抹了抹脸上肆意的泪水,缓缓地举起手做了个拉勾勾的动作。 我会等你的,泰贤。 那一天开始,我启动了等待的计划,原本已经沉寂了的心复燃了。坚持,就像当初克服重重的困难一样。我一定会等到那一天和你相遇的…… VOL51意外的生日会 在那之后的每一段日子里,断断续续地,总会收到泰贤写来的信。每次收到信我的心情总是会雀跃无比,身体似乎也由于信的作用好了很多,不再经常晕倒了,就连疗养院里的医生都说我的身体比以前好了很多。笑容也开始渐渐光顾我的脸庞,我想这就是爱情的魔力吧。 而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我的心情也紧张起来。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也许一眨眼就过去了呢。我的脑袋经常幻想着和泰贤重逢的画面,虽然仅仅只是幻想,但每次回想我都会脸红得像猴子屁股,心跳加速。 清风缭绕,阳光斑驳。唔……今天的天气真好啊,凉凉的微风亲吻着我的脸庞,拉开窗帘,阳光顿时像调皮的小孩似的,跳跃着挤进屋内。小小的屋里顿时变得亮堂堂的,像是开了几大盏一百瓦的灯泡一样。呼呼,我贪婪地吮吸着散发着泥土气息的空气,心情灿烂极了。 吱—— 房门被人轻轻地推开了,也许是太小声了,这声音丝毫没有惊动到任何人。门内,一个穿着俏黄色上衣的可爱少女咧着嘴开心地拉着身旁那位帅气的少年,小心翼翼地向阳台上的目标靠近。 “哈!猜猜我是谁?”可爱少女激动地蒙住目标的眼睛,兴奋地嚷嚷。 “吓?……圣美?是圣美吗!”眼睛没来由地遭到莫名袭击,听到身后熟悉的声音,我利索地挣开了圣美的控制,转过身,激动地看着圣美。 “哎呀!没劲,本来还想吓吓你的。”圣美无奈地耸了耸肩,有些沮丧。 “圣美,贤哲,你们怎么会来这里呢?”我兴奋不已地拉着她的手摇来晃去。 “呵呵,今天怎么能不来呢?今天可是……”贤哲的话还没说完,圣美就奇怪地叫了一声,神秘兮兮地捂住贤哲的嘴巴,笑着说没事。有鬼!这丫头反应这么奇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 “今天怎么了?什么特殊日子吗?”我忙追问道,眼睛直看着圣美。 “呃?没有啦!哪有什么特殊日子!晓君你别听贤哲胡扯。我们还是换个话题吧。”圣美笑眯眯地答道。 “嗯?……金圣美!”我就知道嘛,无缘无故地来看我就着实奇怪了,这丫头不会又是在布置什么阴谋吧?这么一想,我的内疚感马上跑了出来。圣美和贤哲好不容易来疗养院看我,我却怀疑她在搞阴谋,实在是有些过分了。于是我很识趣地不再追究了。 “呐……这个是伯母托我带给你的。”圣美从袋子里拿出热气腾腾的保温瓶,递到我手上。 “晓君,这段日子你还好吗?虽然我们通过不少信,不过……我还是不知道你生活得究竟怎么样?伯母她老人家很挂念你呢……”圣美握着我的手,眼睛里已经开始闪着泪光。 “放心吧,圣美。我好开心你和贤哲能来看我。我没事的,这里的每个人都对我很好,你们不用为我担心。”我搂着圣美,滚烫的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现在会流泪是因为我感到幸福,感动。从大家的身上,我都感觉到了那份沉甸甸的爱。这样活着,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好幸福。 “圣美,我们来看晓君是件好事,为什么要哭?真是的……”贤哲在一旁拼命抚慰着圣美。 “呵呵……”贤哲的话真是有用,一下子圣美就破涕为笑了。 “不过我还是想知道贤哲说的特殊日子是什么……”我贼贼地盯着圣美,准备严刑逼供。 “嗯……这个……那个……” 圣美始终含糊其辞地没有说出来,我们三个很快就聊起了过去,现在,将来。老朋友见面真的有说不完的话。 一眨眼,就已经暮色四合。中午的热气渐渐消散,风力也减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夜晚即将来临的那股沁人心脾的凉意。 铺满紫红色晚霞的天空,火烧云般的天空,将大地上的一切都染得紫红,每个人的脸都红扑扑的。因为圣美他们没有预约探访,所以中午就回去了。 “别忘记晚上七点准时到市区的‘离’来。”圣美的话还响在耳边,微微地蹙眉,一股疑问涌上心头,圣美和贤哲叫我去那里做什么?抬头看着墙上的时钟。六点一刻了,时间不早了,无论怎样我都得去赴约的。想到赴约,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泰贤,难道……泰贤回中国了?我不禁胡思乱想起来。算了,还是先去换衣服吧。 好不容易申请出门成功,我终于来到了目的地。许久没来这里了,再次站在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像投影片似的在我脑海回放。泰贤……羽浩…… 在服务生的带领下,我来到了圣美他们预约的包厢前。 喀嚓,我缓缓地打开门。呃?怎么会这样? 包厢里漆黑一片?正当我疑惑不已的时候,一阵悠扬的歌声伴随着微弱的烛火,缓缓向我走来。 “Happybirthdaytoyou!Happybirthdaytoyou……”圣美和贤哲的脸庞隐没在黑暗中,暖黄色的烛光映着彼此的脸颊。 我一时呆楞住了,傻傻地说不出话来。脑海里飞速掠过特殊日子这四个字……难道贤哲说的特殊日子,指的就是生日吗?我完全忘记了,原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呀。 “圣美,贤哲……”喉咙哽咽,我热泪盈眶地看着他们。 “晓君,生日快乐!”一个无比期盼无比熟悉无比想念的声音突然硬生生地插了进来。我的喉咙顿时像被鱼骨卡住了一样,怎样都说不出话来了。手僵直地捏着衣角,不敢抬头。这个声音是……这个声音…… 啪!包厢里的灯啪啪地亮了起来,眼睛迫不及待地搜寻了整个包厢,却未发现声音的主人。就在我失落地低着头沮丧无比的时候,圣美走近我,将一个毛绒玩具塞入了我手中。我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圣美。 “泰贤哥说和你之间有个三年的约定。所以现在他不能来,这个娃娃是贤哲回韩国时他叫贤哲带来给你的,里面有泰贤哥的声音。晓君,要是你觉得孤单寂寞了,就可以按来听听。”圣美灿烂地对我笑着,利索地按下娃娃肚子上的开关示范给我看。 “Iwillloveyouforever!”泰贤调皮的声音在包厢上空缓缓游荡。 “晓君,怎么了?你是不是怪泰贤哥没和我们一起替你庆祝生日?”圣美看着一旁沉默不语的我,担心地问道。 “……”我小心翼翼地捧着手上的毛绒娃娃,这娃娃略微上扬的嘴角,还真是和泰贤很像呢。我还以为他忘记了,其实泰贤他记得我的生日,我的一切,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在意今天他不在场呢?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一定是这样的。 “我没事,谢谢你们!”抹干眼角残留的泪水,我激动地跳上沙发,“开动吧!今天要不醉不归!呵呵!” “哎呀!金贤哲!那个蛋糕是我的!你别抢!” “啊——!痛!” “我安晓君是正宗的寿星,谁也别跟我抢!” 一时间,小小的包厢内充满了欢乐与温馨。 聚会在一番欢笑声中开始……结束…… VOL52心情日记 我推开窗户让金色的阳光洒进来。一下子,整个屋子都被照得金灿灿的,格外温馨。我又坐到书桌前,翻开了我的日记本开始写日记。自从那天晚上圣美和贤哲给我过了那个难忘的生日后我就开始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 我抚摸着厚厚的日记本,已经写了那么多了,等和泰贤见面的时候,他看到这些会是什么表情呢?想到这里,我不禁幸福地笑了。 我翻开本子看到前面自己写下的东西…… 五月十五日天气晴 昨天和圣美,贤哲他们玩得很开心,回来后捧着娃娃想起了从前的很多事。直到现在我才发现,那个娃娃原来是如此神奇,我每次禁不住思念的折磨,就迫不及待地按下开关听你的声音,才发现每次你对我说的话都是不一样的。昨天是Iloveyouforever,今天却是你吃饭了没?这使得我在这里平乏的生活有了一丝丝改变,变得充实许多,快乐许多。 五月十六日天气多云 早上进行了身体检查,医生说我的气色不错,身体恢复得很好。我想这都是因为“泰贤娃娃”的功劳,对了,差点忘了跟你说,我给娃娃取了个名字,你叫泰贤,它也叫泰贤,好玩吧?呵呵…… 看到这里,我不禁摸了摸手边的“泰贤娃娃”。他笑起来好可爱,就跟泰贤一样好看。我甜甜地冲它笑了笑,又转过头继续翻看日记。 五月二十八日天气阴 我向来很不喜欢阴沉的天气。早上醒来,太阳就不知消失去了哪里?我对着灰蒙蒙的天空发呆,此时的娃娃脸色似乎也是阴沉沉的,害我的心情也是一落千丈。泰贤,不知道现在你在哪里?做着什么?那边的天空是金光闪耀?还是也是阴郁不已呢? 五月三十日天气雨 我一天天地掰着指头数时间,一个星期我都感觉很漫长,更不用说一个月,一年了。呼,而离我们相见还有两年半的时间。泰贤,你说我要怎么度过这段时光呢?我已经两个星期没听到你的声音了…… 我依稀记得那段日子特别难熬,对于泰贤的思念强烈到烧心的地步。可是后来我还是渐渐习惯了。毕竟我得要学会坚强。我想大家都在默默地叫我坚强,所以我不会让任何人失望的。 六月六日天气晴 转眼已经六月了,我有点庆幸。终于过完漫长的五月了,这就说明,离见到你的时间又缩短了一个月。嗯,我给自己制定了一个规定,每个月最多只能听两次你的声音。上个月听得太多了,这个月我只能听一次了。就是今天,我兴致勃勃地按下开关,你爽朗的声音轻轻传来。仿佛在对我诉说我们快要重逢了…… 呵呵,不错!这就是我给自己定的规矩。我坚持每天记日记,每天只听两次你的声音。我会与泰贤分享我的一切。等到我们相见的那一天,这本日记就可以作为一份礼物送给泰贤了。想到这,手中的笔不自觉地再次动了起来,淡淡的笑容悄悄爬上脸庞。 桌前的娃娃似乎也感应到了我的喜悦,开怀地笑了起来…… 窗前的轻纱也缓缓飘摇,此时眼里的一切似乎都赋予了鲜活的生命,好像都感染到了我的心情,在我眼前兴奋地跳跃起来。徐徐微风轻拂脸颊,湛蓝的天空中出现了那个熟悉的笑脸,他正朝我招着手…… 不过一会儿的时间,今天的日记就写完了。我合上日记本,看了看时间。呀!该是给小朋友讲故事的时间了。我起身拍了拍“泰贤娃娃”,然后向草地走去…… 第十二章节幸福的旋律 VOL53等待奇迹 金黄色的阳光围拢在草坪上每一个孩子的脸上,蔚蓝的天空中微风徐徐地吹着,所有孩子都伸长着脖子,专心致志地盯着圆圈的中心,我正在绘声绘色地给他们讲述着一个美丽的童话故事。 “从前,在城堡里住着一个美丽的公主,她的美貌简直比爱神维纳斯还要迷人。但是恶毒的巫婆嫉妒公主的美貌,于是她下了咒语——公主要嫁给一只野猪。” “好可怕哦,野猪好脏的!快接着讲,晓君姐姐!” “呵呵……公主一天天长大,越来越漂亮了,而且她有一颗善良的心。所有的人都很喜欢公主,都希望她得到幸福。可是,公主不愿意伤害任何人,于是一直都不肯接受所有的爱慕者。直到有一天,公主去森林里游玩,却不小心和护卫们走散了,于是在森林里迷了路。就在天黑的时候,森林里响起了狼群的嚎叫声。公主很害怕,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就在狼群的叫声越来越近的时候,森林里出现一个庞大的身影——一只笨笨的野猪从森林的深处走向了公主……” “哇!野猪出现了!哈哈!然后公主就得救了,是吗?”没等我说完,小华就举着手啪啪地鼓起掌来。 “小华,姐姐还没讲完呢。你安静地听我把故事讲完好不好啊?”我笑笑地看着嘴嘟得高高的小华说道。 “好!”所有的孩子一致齐齐地应声。 “咳咳……”我清了清嗓子,继续往下讲,“公主看到野猪也很害怕,却又没有反抗的办法,只能看着野猪一步一步的靠近。” “神奇的是,野猪走到公主面前,竟然开口说话了:‘公主,我是来救你的。’公主听了,开心极了。但是野猪又接着说:‘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请公主嫁给我。’公主看着野猪很犹豫。这时,狼群已经围到了公主和野猪的周围。野猪突然冲到公主身边说:‘公主,快上来!我带你冲出去!’‘可是,你的条件……’公主惊恐地望着野猪,担心自己不答应它的条件,就一定会被狼群吃掉的。‘就算你不答应我,我也一定要让你平安的回去。’野猪说完,把公主背在背上,突然像离弦的箭一样跑了起来……善良的公主是一定会得到幸福的。公主和野猪举行婚礼的晚上,当所有的宾客都已经散去,公主等待着野猪回到房间。后来……” 我故弄玄虚地在这个时候停下,抬起头看着那一张张天使般的脸孔。 “快说啊!晓君姐姐,是什么?”所有的孩子们都张大了嘴巴询问。个个脸上期待无比。 “后来啊……” “后来进来了一个很帅很帅的王子,原来野猪因为得到了真爱,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从此公主和王子就幸福地生活在一切了……” 所有的孩子都转头朝向声音的来源,我也缓缓地抬起了头—— 这个声音,我怎么可能不认识。 三年的期限,我一直都在等着今天。 标志性的深褐色头发,依旧是那一脸天真的笑容。他变得比以前更可爱了。 洁白的云朵缓缓地飘在蔚蓝的天空,轻柔的风吹得草坪上的草一晃一晃地摇动。 我的脸上洋溢出了幸福的微笑,上前迎向了属于我的野猪王子…… HappyEnding!*^-^*

本文由28加拿大预测精准网站发布于加拿大28在线预测99,转载请注明出处:到不断的岸上

关键词:

无缘无故飞掉的初吻

3、卖火柴的小女孩 呼——呼——呼—— 叮铃铃!我刚刚气喘吁吁地坐到自己的座位上,上课铃就打响了!第一节课...

详细>>

【军队警察】三角地(小小说)

公告贴出去几天了,今儿上午的高音喇叭又在播报公告,急匆匆的响声打破了村里的清静,姜振山老人顺手拿起一件...

详细>>

白狐

那个拿剑女子,用飘逸的红衣,以优美姿态行走于江湖。 前面是昆仑,漫天飞雪。 她此行是前去解决门派纷争,无心...

详细>>

嫁给何人

南山高入云霄,悬崖耸立千丈;山顶云雾缭绕,半山腰隐隐约约地摇曳着一点火红。 那是一朵奇异的花,偌大的山峰...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