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三十年河东

日期:2019-10-14编辑作者:加拿大28在线预测99

19 贺曙光他们喝早茶,碰见旺仔的表哥邱国强。虽然不是一个村的,但互相认识。邱国强属于当年逃港一族,据说在香港混得不错。邱国强很热情,跑过来要并台。也就是这一桌的单不用买了,并到他那一桌,由他一起买。这样做当然是为了给表弟旺仔挣面子。贺曙光他们不在乎一顿早茶,但是如果坚持不让并台,则等于不给对方面子,所以贺曙光客气了一下,没再坚持。邱国强很高兴,说话声音顿时大了一些,内容也丰富不少,说现在深圳特区有新政策,鼓励香港企业到深圳建工厂,现在深圳这边的厂房很走俏等等。 邱国强显然是当闲话说的,大家都没有太在意,贺曙光当也没在意。但是,那天下午出车回来经过乱坟岗的时候,贺曙光下车找地方方便,突然冒出想法:这乱坟岗没有被征用,闲着也是闲着,如果把它推平做成工厂,出租给香港人,不是很好吗? 贺曙光激动了两天。做了进一步的思考,想着如果仅仅靠开汽车跑运输,解决温饱行,但要想更进一步就难了,再说村里人并不是个个都能当司机,王寿桃要他“带领”村民共同致富,话虽然夸张一些,但意思没错,就是要我们这些有文化的年轻人发挥带头作用,带动大家一起致富,如果真能像邱国强说的那样,建设工厂,租给香港老板来办厂,不仅租金稳定,而且还能解决村里其他人的工作问题,肯定比跑运输好。 越想越激动,控制不住,于是对戚福珍说了。 贺曙光和戚福珍虽然还没有正式结婚,但结婚证已经领了。这种做法在当时比较少见。按照罗沙村当时的规矩,一般是已经张罗婚礼了,双方才去领结婚证,而贺曙光和戚福珍例外。主要是贺曙光一天到晚忙,没顾上静下心来考虑结婚的事情。妈妈赵兰香问他几次没结果,请二叔婆说。二叔婆泼辣,逮着机会拦住贺曙光不让他走,非要他说个明白,贺曙光躲不过,只好自己还小,眼下又这么忙,所以还不想结婚,等过两年再说。二叔婆听了后,左右看看,神秘地说:你是小,但戚福珍不小了呀,你不结婚,老是这么拖着人家不急吗?贺曙光问:是阿珍对你说的?二叔婆说不是。贺曙光又问:是七叔婆对你说的?二叔婆说:哪个也没有说。这还用说吗?想都能想到了。你现在这么风光,又一天到晚在外面跑,老是不结婚,福珍能不担心吗?贺曙光听后觉得有道理,但是,他现在又确实不能结婚,钱投在汽车上了,剩下的一半像继父贺三的命根子,贺曙光连想都不敢想,况且事业刚刚启动,边学边干,哪里有时间和精力忙结婚呢?关键是结婚之后住在哪边?按照二叔婆和七叔婆商量的结果,贺曙光和戚福珍的婚姻按男方入门的礼节走,但实际上贺曙光还在贺三家生活,可是既然他要在这边住,那么福珍就必须也在这边住。这样做好吗?这算是“入门”吗?这样做旁人不会说是贺曙光欺骗七叔公了吗?再说,戚福珍能放得下那边吗?她习惯住在这边吗?如果戚福珍真打算在贺家过一辈子,也罢,慢慢适应,问题是只打算过几年,等贺子强一就再回去,何必折腾呢?总之,眼下结婚的条件还不具备。不能结婚,又要让戚福珍放心,怎么办?最后,他提出先把结婚证领了。戚福珍虽然嘴巴上说“不急”,心却高兴得差点从嗓子眼蹦出来,当然是欢天喜地地跟贺曙光一起立刻就把结婚证办了。所以,戚福珍现在已经是贺曙光的“内人”了,贺曙光产生把乱坟岗建设成工厂这么激动人心好想法,当然首先就找戚福珍说。 对戚福珍说了就等于对七叔公说了。这点,贺曙光已经事先想到了,但他不怕戚福珍对七叔公说,他相信七叔公不会跟他抢功,他甚至希望戚福珍对七叔公说。 可是,七叔公听了之后,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高兴,甚至还有些忧愁。戚福珍不解,问老豆为什么不高兴?是不是怕政府干预?如果是,那倒不怕,贺曙光已经考虑到这个问题了,他认为既然政府还没有征用这块土地,那么这块土地就是我们罗沙村自己的,我们就可以自己动手变废为宝,做厂房总比做乱坟岗好。 七叔公不说话,摇头。 戚福珍说真的没关系,前两天报纸上还说“种粮总比种草好”,虽然说的是内地一个地方农民把过去长草的地方种上庄稼的事情,不是说我们罗沙村把乱坟岗建设成工厂的事情,可精神是一样的,都是为社会创造财富,为农民增加收入,为村里扩大经济,总是好事情,相信政府不会反对。如果反对,我们就拿着报纸跟他们说理。 戚福珍还把那张报纸给七叔公看。 七叔公看完报纸后,又瞪着眼睛看着戚福珍,问戚福珍这是她自己的话还是贺曙光的话。戚福珍说既是贺曙光的话,也是她自己的话,报纸上那篇文章贺曙光看了,她也看了,他们的看法完全一致。 七叔公想了想,还是摇头,摇得无可奈何。 戚福珍问他怎么了?怎么那么不相信政府? 七叔公叹一口气,说他担心的不是政府,而是担心村民。 “担心村民?”戚福珍不解,他们这不正是替村民自己考虑的嘛。 “你知道这乱坟岗原来叫什么名字吗?”七叔公问。 戚福珍歪着脑袋一想,想起来了,好像听说解放前叫“皇坟岗”。 七叔公点点头,说是的。光仔是外乡人,没这个概念,罗沙村人特别讲究风水,尤其是祖坟的风水。这皇坟岗是有来历的,旧社会围绕着这块风水宝地,没少打死人,当初政府大规模征用土地的时候,什么地都征了,惟独留下这个皇坟岗,肯定是事先做了调查研究,了解本地村民的风俗,知道征用祖坟地难度大,涉及面广,工作难做,赔偿金额难掌握,所以才先易后难,暂时没有征用,现在如果贺曙光想开发,可能还会遇到这个问题,他怎么做?政府都觉得头疼的问题,他光仔就那么容易解决? 这个问题倒真是戚福珍没有想到的,而且凭她的感觉,贺曙光也肯定没有想到。 不行,她要立刻找贺曙光,赶快把这个消息告诉他。 21 贺老二和二叔婆很少打架。两个人性子虽然急,但都比较开朗,有什么说什么,说了也就算了,所以,有什么怨气,往往积攒不到打架的程度就通过吵架化解了。但是,这一次例外,二叔婆突然说到了贺老二的痛处,一下子把贺老二说哑了,怨气来不及释放,炸了,抬手就给二叔婆一巴掌。二叔婆哪里是省油的灯,突然挨了一巴掌,炸锅了,狂叫着扑向贺老二,又哭又叫又喊有抓,嗓子大,顿时闹得全村都听见了。 最先赶到的是贺三和赵兰香。因为他们两家就是前后院,距离近,又是亲兄弟,关系最密切,遇上这样的事情,当然是最先赶过去。 赵兰香和贺三赶到的时候,二叔婆已经被贺老二放倒在地,可躺在地上的二叔婆并没有屈服,手脚并用乱抓乱踢。贺老二显然是非常气愤,不气愤也不会动手的,不过,他也显然知道躺在地上的是自己老婆,不是日本鬼子,所以并没有真下手打,而是半压在二叔婆身上,努力想制服她,也就是想把二叔婆的两只手逮住,按在地上,让她不要乱抓乱打就行了。可二叔婆不是那么容易被制服的人,这时候她人虽然被压在下面,但手脚并没有被束缚,还可以手脚并用,乱打。说实话,从表面上看,贺老二是占上风了,但从实际挨打的下数还多一些。 贺三和赵兰香冲进来后,当然是把两个人拉开。但他们只能拉贺老二,因为二叔婆已经被贺老二压在身下,没办法拉,只有把贺老二拉开了,才有可能去拉二叔婆。 贺老二显然已经不想打了,被他们俩一拉,正好下台阶,就松手站起来了。没想到他刚刚站起来,二叔婆就一咕溜起来,照着贺老二脸上就是一个大嘴巴。由于贺老二没有防备,所以这一把打得非常重。贺老二火了,当场就要回击。而且如果回击成功,肯定下手很重。 “快抱住他!”赵兰香喊。 贺三本来是拉住贺老二胳膊的,见贺老二被二叔婆突然袭击了一下,懵了,来不及做反应,猛一听赵兰香喊,想都没有想,顺手把哥哥贺老二抱住,抱得死死的,令他动弹不得。 按说这时候如果二叔婆占了便宜就溜,事情也就算了。但是,那天该应要出事,二叔婆不知道是人来疯还是气糊涂了,反正已经打了贺老二一个大嘴巴之后,并没有收手溜走,而是继续左右开弓,由于贺老二被贺三抱得紧紧的,不能还手,还没有办法躲让,被打得两眼直冒金花。 “吊你老母!” 贺老二嘴里骂着,双臂一用力,使劲一甩,把贺三摔在墙上,腾出双手,对二叔婆大打出手。 这时候,贺三已经被撞晕了,来不及反应,赵兰香想都没想,冲上去死死抱住贺老二不放。贺老二故伎重演,像刚才摔贺三那样使劲摔了几下,赵兰香的双脚已经被摔得悬起来,离开了地面,但大概是有所准备的缘故,或者是她年轻一些有力气,总之,尽管人都被悬起来了,但双手并没有松开,仍然死死地抱住贺老二,没有被他摔下来。 贺老二非常恼火,本能地改变战术,使出当年对付小鬼子的办法,猛一弯腰,屁股一顶,终于让赵兰香脱手。 脱手之后,贺老二没有继续追着二叔婆打,而是破口大骂。不是骂二叔婆,而是骂赵兰香。 “扫把星的东西!都是你惹的祸!走到哪祸到哪!” 还有一些更难听的话。 这时候许多人已经赶来,理由当然是劝架,但绝大多数人是来看热闹的,甚至是看笑话的。这是罗沙村人的规矩,每当俩口子打架了,只要打得热闹,就总能引来许多人,这些人有的是来拉架的,有的则是来看热闹的,甚至还有来看笑话的。 人们没想到贺老二对自己的弟媳妇能骂那么多的难听话,竟然把所有的人都骂傻了,骂得鸦雀无声了。 赵兰香刚开始也愣住了,但是很快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之后,低头就跑,跑回家就把门关起来了。 赵兰香跑出去之后,贺老二家的场面非常尴尬。贺老二或许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但骂出去的话没有办法收回来。 二叔婆已经被几个年纪相仿的婆姨扶起来,正在掸去身上的灰,整理头发和衣服,同时,她没有忘记骂贺老二一声:畜生! “没事了,没事了,大家回吧。”贺老二对围观的村民说。 好在是下午,村里的小孩子都在上学,没有人起哄,大家知道该看的热闹已经看够了,除了几个比较近的亲戚进屋帮助收拾外,其他人陆续散去。 贺三这时候也仿佛刚刚醒过来,自己弹去头上身上的灰,往家走。走到家,见门紧关着,举手准备敲门,想进去安慰自己老婆几句,可手举起来之后,又犹豫了,还是轻轻地放下。或许,他担心进去之后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话。或许,他觉得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不如让赵兰香一个人静静地哭一会儿。他知道,这时候哭比任何语言的安慰都有效。好在贺三的那杆土水烟袋就在门口的走廊上靠着。贺三这时候干脆坐在门口的台阶上,静静地吸上了烟。 不大一会儿,二叔婆过来了。 二叔婆已经换了衣服,看上去清爽爽的,像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 “阿香呢?”二叔婆问。 贺三不说话,朝门上嘟嘟嘴,意思是:一个人躲在屋里,生气呢。 “猪!畜生!越老越糊涂了!不是个东西了!我看他明天怎么见人!” 二叔婆骂。大声地骂。 贺三知道,二叔婆不是骂给贺老二听的,贺老二根本就没有来,听不见。贺三明白二叔婆这是故意骂给赵兰香听的。帮赵兰香消消气。所以,贺三也不阻拦她,继续吸烟,吸他那杆土水烟袋,呼噜呼噜的,很费劲的样子。 二叔婆一个人干骂了一会儿,估计赵兰香的气多少已经消下去一些了,想了想,停止了干骂,上前几步,走到门跟前,拍打着门面,喊:“阿香呀,你开门,跟我走,我们俩一起去找这个老畜生,让他给你赔不是。” 里面没有回答。 二叔婆把同样的话又说了两遍。还是没有回答。 二叔婆知道赵兰香这下真的生气了。根据二叔婆的生活经验,作为大嫂子,她这样在门口折腾了半天,赵兰香多少是要给些面子的。尽管脸上还挂着泪,但也会把门先打开,哪怕打开之后立刻把脸背过去,继续哭,也不会这样不理不睬不开门,她这样不理不睬不开门,让二叔婆怎么下台呢? 此时的二叔婆经历了这辈子从来没有经历过的难堪与尴尬,走不是,留也不是。她已经感觉到有些蹊跷。赵兰香到他们家有十几年了,脾气还是基本了解的,虽然有点闷,不喜欢说话,但是做人还是比较谨慎的,特别小心,特别注意礼节,尤其是对贺老二和二叔婆,更是像待自己的长辈,二叔婆好话坏话说了这么长时间了,不可能一点面子不给。这不像是赵兰香妈。 突然,一丝不祥的预感在她大脑中掠过。 “她不会是想不开吧?”二叔婆问。 二叔婆显然是问贺三的,因为问的声音比较小,与刚才对门里面赵兰香说的话形成明显的对比。 贺三此时也已经停止吸烟,而且他也恰好想到这个问题,但是没有说出口。现在二叔婆一说,贺三一个激灵,手中的土水烟袋跌落在地上,咣当一声响,他猛然站起来,顾不得说话,直接用肩膀撞自己家的大门。一下,两下,没有撞开。贺三脸都变了。变得像一张白纸。但是大脑还比较清醒。这时候他还知道后退几步,然后助跑,向前猛地一冲。 门撞开了。 贺三一下子瘫在地上。 二叔婆“哇——”地一叫,声音传遍整个罗沙村。所有的人都听见了。所有听见的人都知道出事了。出大事情了!

本文由28加拿大预测精准网站发布于加拿大28在线预测99,转载请注明出处:三十年河东

关键词:

三十年河东

28加拿大预测精准网站 ,24 村里那边专门的工作恰好化解,GreatWall建筑公司那边又出难题。GreatWall建筑公司正是原本...

详细>>

一九八二年的恩怨

1985年那时,二凤是我们那一带长得最漂亮的姑娘,皮肤白嫩得像被奶洗过的,一对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忽闪的亮,又黑...

详细>>

飞斧记

听老人说,过去桃源村有个变戏法的,叫张大手。他凭着一件长袍和一双大手,能变出好多新鲜玩意,其中最拿手的...

详细>>

感动

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抢险仍在三番五次…… 风雨还是。 从后天夜里八点多就起来的冰暴使区间多处塌方落石,严重地...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