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求索

日期:2019-10-13编辑作者:加拿大28在线预测99


  走出报业大厦肖漾给罗皓森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从海南出差回来,并且告诉他刚刚报业集团全体会议的主要议题,最主要的是她已经向组织申请到《潮刊》做主编,这样重大的事情他需要和罗皓森合计一下。回想来到南中市报业集团的五年,风风雨雨一笑而过,肖漾觉得应该是变动一下的时候了。
  刚到南中报业集团时,因了市委张书记的一个电话,孟广川社长对肖漾都是格外客气。孟广川清楚记得当时张书记的原话:直接把他交给秦书带,这丫头是颗好苗子,在半年之内要出师。张书记口中的秦书是晚报的首席记者,也是南中报业集团最资深的记者之一。
  就这样肖漾成了《南中晚报》的一员,也成了南中报业集团那两年被热议的对象。南中人都知道张书记是全国人民心中的廉政书记代表,不可能徇私情往报社填他的什么人,但这个肖漾确实让人琢磨不透,进报社时间长了也有一些走的比较近的人正面问过肖漾和张书记的关系,她只说张书记是人民的好公仆,我来南中市之前不认识他。好在肖漾在晚报的表现很好,就连秦书那样的大牌记者对他都无可挑剔。
  南中报业集团的人都知道秦书是从来不带新人的,从来都是一个人跑新闻写文字,随便从摄影部拉个摄影记者也从不沟通,很多摄影记者和他跑新闻没有默契,辛苦拍摄的照片和他的文字不匹配导致没有办法用上。秦书的个性是宁缺毋滥,这样的秦书成了摄影部的伤,只要是听见孙主任要给秦书配摄影记者,摄影部的记者们能推多远就推多远。
  南中报业集团区是业内首屈一指的,他们各个报社有自己的文字记者编辑,但是没有专业固定的摄影记者,整个报业集团共享一个摄影部,《南中日报》、《南中晚报》、《南中商报》、《晨报》、《都市报》、《都市周刊》、《新闻周刊》、《娱乐报刊》、《潮刊》等等,不管是报纸还是杂志都是共用一个和摄影部,所以业内人士都称称摄影部为“南中摄影部”。
  秦书不苟言笑,文笔堪称犀利,但是作为一个四十多岁老道的新闻界中年男人,他绝对能很好的处理自己的报道,通过他的文字把人民和政府之间的矛盾最小化利益最大化,是一个有新闻良知和责任感的好记者。但是他对自己带的第一个新人肖漾的锻炼是谁都想不到的苛刻。肖漾从来都不会忘记秦书给他说的第一句话,“听大家议论你是科班出身的?”
  肖漾顿了一下说:“是学新闻专业的,只是读的不是特别好的大学,学这个也是一个爱好。”
  秦书一脸严肃的说:“我根本就不是科班出身,做新闻跟这个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关系,但是这个也是你的优势,跟着我要有自学的心理准备”。
  秦书本以为肖漾会很委屈或者说些什么自己什么都不会还希望秦老师多知道什么的客套话,谁知秦书看见的是肖漾倔强的瞪了他一眼,然后不服气的撇撇嘴,秦书心里想这丫头应该有点能耐。
  肖漾一直以来都认为秦书培养人的方式是独特的。第一次去采访,他居然让他先和他的摄影师沟通,然后让肖漾主笔写稿子。当时肖漾有点为难,毕竟那是一场已经连续报道了3天的重大交通事故,是社会新闻的头版,肖漾心里没有头绪,但他就是嘴硬的不说,回到办公室就找以往的报纸看,一个字都没有写,秦书一直在忙自己的事情,一句话都没有和肖漾交代。下午秦书看到了一篇稿子放在他办公桌上,没有过十分钟肖漾就进来了,他说要看昨天拍摄的照片给稿子配合适的图片。
  秦书看着肖漾选出来的三张照片和写好的稿子,心想这丫头不愧科班出身,不仅文笔了得,新闻的专业知识运用相当好,重要的是人十分聪明,不求人不说话就有办法掌握一个人的主要特点。但是秦书对着肖漾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拿自己写的稿子和选出来的照片让肖漾送到编辑部。肖漾看到秦书选的照片有一张和自己选的不一样,稿子写的比自己的短,而且重点鲜明,直接把群众最想了解的东西展现的淋漓尽致,一看就是出自老记者的手笔,心里暗自佩服。其实这是秦书对肖漾的一次重要考验,肖漾的表现不仅合格而且很优秀,很有潜能,秦书记暗想老张的眼力还是不错的。
  就这样,肖漾凭借优秀的表现很快在报社站稳了脚跟,他很快成了秦书的左膀右臂,记者部的主干。很少有人再问起肖漾和张书记的关系。二年后肖漾肖晋升为晚报的首席记者,职称是副教授。这样一路走来,不觉间5年已经过去了,肖漾收获了名利金钱,还有一段说来话长行动速度还谈不上爱的情。
  肖漾在办公室写调职报告,手机震动了一下,她想肯定是罗皓森,这年头只有他一个人还会给她发短信。果然不出所料,内容是:“小漾,回来了……”,“恩,你先休息调整一下,晚点回家说……”肖漾迅速的回了一条信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发信息最后都喜欢用省略号。
  肖漾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要9点了,打开门时她最喜欢的卤味香扑面而来,肖漾顿时觉得很不好意思,罗皓森出差快一个月了,本来该他这个做老婆的为老公接风洗尘,没想到罗皓森会下厨。
  罗皓森穿着居家的休闲服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等肖漾回来吃饭,听见门响他站起来开始盛饭,肖漾笑着走进来说:“你太好啦,怎么知道我饿的不行了?”发现一个月不见他又瘦了一点黑了一点。
  “现在才知道我好啊,想着你会在路上吃过呢。”罗皓森笑笑。
  “本来准备吃的,但是突然间就不想吃了,呵呵,看来我的胃知道家里有好吃的。”
  “你要真吃过了,那我就一个人独享了?”
  “不要、不要,我要吃……”说着就把罗皓森盛好的饭抢过来吃了起来。
  “真准备放弃竞争教授的机会,去当没有什么前途的主编那?”罗皓森玩味的问肖漾。
  “你现在需要分析一下我去了以后的改革,还有目前我要怎样说服老秦还有孟社长,让他们同意放人”。这确实是肖漾比较担心的问题,她铁了心的事情是不会变。
  “《潮刊》这些年的发展你是知道的,要是不是中央下发文件,指示各地区积极创办娱乐性刊物,恐怕《潮刊》早就从南中市消失了,从创办到现在没有那一年不依靠报业集团贴钱的,原来是在日报的管理名下,后来刘部长说这些娱乐性的东西应该归晚报去指路,也就是你们晚报能挑起这个大梁,报纸发行量好,广告源丰富价位又高,养着《潮刊》那几个人,还要每月倒贴印刷费。
  应该还要算你们孟社长对潮刊不够重视,让一个要退休的文联老干部当主编,那思想和笔力,等中国足球拿冠军了他也撵不上现代潮流。不过你们孟社长不在乎,反正晚报有钱,不在乎多养几个人,待遇和普通记者一样,但是人家不用干活,每天就在办公室喝个咖啡上上网。你说你这样一个晚报的得力老将,说走就走了,老秦那里好说,他挂的是首席记者的名号,享受总编待遇,人家不仅仅是你们晚报的首席,说穿了老秦是南中报业的主力军,人家是整个集团的首席,他是不想走仕途的道路,不为名利,集团才给他定位个首席记者的,就连张书记都敬他三分。你不一样啊,肖漾,你能力比别人好也是一个初出茅庐不久的小记者,要过了孟广川那一关不容易啊……”
  要说罗皓森就是厉害,饭桌上的闲扯着就把难题摆在了肖漾面前,他知道肖漾不是那种知难而退的人,他只是想让肖漾明白然后想清楚。
  罗皓森的话肖漾听的很清楚,她明白他的意思,自己也在心里权衡。
  “你说的这些我都懂,目前就是要解决这些,你要给我你建议还有对策,说现状有什么用啊。”肖漾瞪了罗皓森一样继续扒饭。
  “你呀,我还能不知道吗,不就是不想和人家竞争,想自己独创一种生活方式吗,其实这也容易,要不你老公我给你支一招,保管你一试就灵验,信不?”罗皓森聪明的时候肖漾是见过的。
  “你少给我卖关子,说来听听你的想法,鉴于你一出差回来就积极做饭,还帮我出主意的份上,今天我洗碗行了吧?”肖漾不会哄人也不会撒娇,就那样直白一人,罗皓森对这样的老婆也没招。
  “我不给你出主意你也要洗碗,不准讨价还价,呵呵呵……”罗皓森笑的有点贼兮兮的。
  肖漾没好气的瞪了罗皓森一眼,嘟囔了一句:“小气鬼……”
  “这个《潮刊》不盈利也是孟广春心里的伤啊,只是还没有伤到痛处,既然要换主编,孟广川肯定也会动大心思,这响鼓啊还需重锤敲”。说着手抚肚子懒散的去看电视了,留下要洗碗的肖漾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过他的话让肖漾顿悟,转而会心的笑了一下。
  在南中报业集团除了社长主编一类的人物,只有罗皓森一直喊秦书老秦。罗皓森是秦书唯一挑不出任何毛病的摄影记者,只要是罗皓森和秦书合作拍的照片很少被PK掉的,甚至会在全国的报刊上轮番使用,罗皓森拍摄照片的原则是新闻情节和真实性第一。最主要的是他知道他的搭档在想什么,他会从哪个角度写这个稿子他就能从那个角度去拍摄照片,这是做专业新闻摄影记者的专业素养。
  肖漾是通过秦书认识罗皓森的,对他第一印象是很专业。一米八的个子扛一个一二十公斤重的相机稳如泰山,工作态度绝对一流,拍摄新闻照片从不导演,自己爬上爬下卧倒都行,实地采访中他从不用三角架,他说那样在抢新闻时绝对吃亏。这样的罗皓森是秦书想用的角色,秦书习惯了在工作中被这个小伙子摆置,罗皓森说作为记者,在采访时要注意采访时站立的角度,不能抢了摄像机的风头,这是给新闻绝对的真实。所以秦书和罗皓森搭档时都是听罗皓森的,罗皓森从不避讳什么,不管在什么场合都是老秦老秦的叫。肖漾跟秦书学习的时候罗皓森已经和秦书搭档两年了,南中报业集团的人都知道罗皓森是秦书的”御用摄影记者”。
  肖漾和罗皓森一起工作没有经过太多的磨合就很有默契,工作中基本没有什么交流,但是工作之余话是挺多的,罗皓森大肖漾两岁,做同行的很有共同语言,秦书是长辈不错,平时也挺严肃,但是三个人在一起时间久了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两个年轻人在一起会经常会拿老秦在采访中那些事情开玩笑,老秦经常说罗皓森奔三的男人了找不着一个女人挺悲哀的。
  罗皓森是没有女朋友,这些年碰见很多女人,但是没一个让他有想靠近的欲望的,这女人一哭罗皓森就想跑,这样的男人那个女人敢嫁,不过这些女人罗皓森也不敢要,就这样一直单着,交女朋友的兴趣也提不起来。
  肖漾27岁那年罗皓森29岁,两人都单身,罗皓森的父母着急的不得了,恨不得一天两个电话催。肖漾是单亲家庭,自己大学毕业的时候才给妈妈找个伴,现在又被妈妈催着嫁人,前两年的对妈妈的政策是推,往后两年就不行了,老人家不是哭哭啼啼的就是说这些年一个人辛苦把他带大怎样怎样的事情,就改成哄,后来哄也不行了,只能承诺了,28岁把自己嫁出去,要不然任由妈妈处置,说怎样就怎样。肖漾从小事个懂事的孩子,现在即便是终身大事也不能让老人家生气,这些年来唯有这个妈实实在在是自己的,其它一切都可以变成别人的。
  两人共同面对逼婚这个问题的时候,总是相视淡淡一笑满脸无奈。罗皓森想也该是结婚的时候了,肖漾上完大学最害怕的就是爱情,他总是想要怎样才能结婚呢。但是两人从来不讨论这个问题,对于一对待娶待嫁的单身男女而言这个问题很敏感。老秦有时候开他们玩笑,对肖漾说你干脆救济一下小罗,下嫁给他算了。肖漾说我还需要救济呢,老秦说那正好,你们两正好相互救济一下。以后老秦再说的时候他们俩谁都不说话,慢慢的老秦也就不开这样的玩笑了。
  他们彼此欣赏,但是和爱情好像差的很远。罗皓森没有见过像肖漾这样的女孩子,那么大胆果断,坚强倔强。不管是多难的采访,他都会用尽各种方法克服,不怕苦不怕累,去灾区采访和难民一起挨饿,重大矿难警事从不害怕,勇于直面鲜血背后的真实,让很多男记者都自叹不如,这样强势的女人经常让罗皓森瞪眼佩服。
  那次刚采访完他们刚坐上回报社的车,肖漾妈妈一个电话打来,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肖漾如何都哄不住,
  其实肖漾心里明白,妈妈又在想办法逼她,只能用缓兵之计,哄老人家说国庆放假回家。接完电话肖漾有点无奈,不知道该怎么办,眼看就要到十一了,自己恐怕是难逃此劫。罗皓森看着肖漾无奈的样子心思动了一下,他想和这样的女人结婚应该不错。
  那天肖漾和罗皓森无意间聊到了婚姻,罗皓森突然问肖漾“你觉得咱俩结婚怎样?”
  肖漾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反问一句“咱俩呀?”
  “是啊,咱俩……”
  “真结呀?”
  “真结……”
  “好啊……”
  肖漾每次想起那次谈话就觉得好好笑,怎么会有人这样就结婚呢。
  国庆的时候肖漾带罗皓森一起回去见妈妈的,春节以后两人就结婚了。低调到没有婚礼,这在他们报业集团几乎成了爆炸性新闻,老秦笑话他们俩,不知道什么时候暗度陈仓的,不过掩饰的很好,适合做间谍。
  婚后肖漾搬到了罗皓森的房子,自己的房子闲置着,就这样组成了他们的家。做记者的人都没有什么固定生活方式,什么时候后上班什么时候回家没有什么概念,罗皓森就是这样,婚前几乎不怎么回家的,但是婚后不一样了,即便肖漾经常出差不在家,罗皓森喜欢上了呆在家里的感觉,两人的婚姻生活用一个词语概括就是和谐,别的也不知道说什么。   

本文由28加拿大预测精准网站发布于加拿大28在线预测99,转载请注明出处:求索

关键词:

傻小叔子

上个世纪四十时期,山区的春日,太阳暖洋洋地照着,一片一片的油大白花莲花白,像豆玛瑙红的毡子,镶嵌在山水之间...

详细>>

老三的幸福28加拿大预测精准网站

(一) 残阳如血,寒风似水。 送着远去的夕阳,“该回家了”,洪亮的鞭声召唤着洁白的羊群。 他领着银白的行伍...

详细>>

红樱桃(中)

下了列车,又上了马车,来到了目生的山脚下,被安顿在三间破旧的屋宇里。 凌晨,东东风肆虐着小村子,屋顶的茅...

详细>>

独老师之死

独活:双子叶植物药,多年生草本,有疏风镇痉、止痛祛瘀、开胃之效用,微毒。——摘自《辞海》 (一) 独先生也不...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