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军警杯★小说】大追杀

日期:2019-10-08编辑作者:加拿大28在线预测99

图片 1 (一)仇敌暗算
  
  “月黑风高夜”,今天晚上的风很大,可是,月亮却格外明亮,或许是因为狂风将遮挡在月亮周围的云雾都吹开了吧,所以,那月亮竟然又大又圆,显得几近妖异。苏鸿渐叹了一口气,“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当年的李白之所以会叹息,是因为那些“浮云”遮住了日光,李白将那些蒙蔽君主的小人比作了“浮云”,可是,今天晚上却并没有什么浮云,月光皓洁,为什么他的心情还是那样沮丧呢。
  “南风不竞啊。”苏鸿渐长叹了一声,朝廷奸臣当道,更兼上皇帝昏聩,现如今的大宋朝,苟且偷安于江南一隅,君臣上下过着“暖风熏得游人醉,错把杭州当汴州”的生活,醉生梦死。他们全然不知道如狼似虎的元兵,已经即将攻破襄阳、樊城,南宋的半壁江山也即将保不住了啊。
  若不是他苏鸿渐带着自己的丐帮弟子死守樊城的话,恐怕大宋朝的皇亲国戚们,早就相对做楚囚之泣了吧。不过,死守,总不是个事儿啊,樊城中的钱粮快要用光了,而朝廷的武将,竟然贪生怕死,没有一个敢主动请缨,前来支援的。所以,苏鸿渐唯有单枪匹马,杀出重围,自己去寻求救兵。
  以他的武功,千军万马的阵中,尚且能杀个七进七出,在这乱世,若要保命,自然也不成问题,可是,他却知道,他要保住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性命,还有跟随他出生入死的南派丐帮兄弟,还有樊城那些双眼垂泪,眼巴巴地看着他的乡亲们啊。
  借兵?跟谁去借,借朝廷的兵,只怕就算是借来了,也是一堆废物,不堪使用,天下间的穷人帮穷人,所以,想来想去,唯有去找北边那些沦丧地的叫花子们,也就是,北派丐帮,寻求他们的帮主洪仲凯相救,来个里应外合,从后面夹击元人的军队,这才有可能解了樊城兵困。
  只是,这条借兵之路,不容易走啊,虽然他已经乔装改扮,将自己打扮成了一个穷书生的样子,可是,难免还是会被人认出来啊。原本,傍晚的时候,他打算在一家小酒馆里头住上一宿,攒足精神,继续赶路,可是,竟然有一封神秘的来信,送到了他的房门口。
  信上软硬兼施,又是威胁恐吓,又是讨好巴结,想让他从此退出江湖,不管世事,从此逍遥快活去,还附上了一张一千万两白银的银票,元人竟然想要贿赂他。可是,苏鸿渐要是贪慕荣华富贵的话,也不会当这丐帮的帮主了,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就将银票撕得粉碎,扔在地上,小店是不能住下去了,元人一计不成,定然又生一计的,在呼啸的狂风中,苏鸿渐大步走出了店房,自言自语道:“我踏月色而来,履尘土而去,不带走什么,把屈辱留在身后。”
  所以,他就只能连夜踏上了征程,继续前进,的确,呆在店里等着那些贼子找上门来,在店中大打出手,他也不会畏惧,可是,他不想连累店主人。刚才他注意到,店中墙上挂着一幅字画,落款乃是:“文山”,这文山,是文天祥的字,龙眉皓发的店主看着那字画抹着泪,喃喃说:“南宋,只剩下文丞相这一个伟丈夫了啊。”店主是个好人,所以,苏鸿渐不想连累他。
  霜风呼啸地吹着,月光清朗地照着,苏鸿渐和一株高高的树并排立着,却没有靠着。正在他考虑是不是要在这里找棵大树,歇上一晚的时候,远处居然跑过来一个矮小的身影,一个小女孩跑到了他的身边,喘着粗气问道:“叔叔,你是叫苏鸿渐吗?”
  苏鸿渐顿时警觉起来,道:“小娃娃,这么晚了,怎么还跑出来,你家住在哪里啊?”他不禁将自己手中的扇子,捏得更紧了一些,半夜三更,荒山野岭,一个小女孩突然出现,这绝对不寻常。
  “叔叔,我的家,就住在那边的寨子里。”说着,女孩将手向自己身后一指,苏鸿渐这才注意到,绿树掩映之间,真的可以看到稀稀疏疏的几间茅草屋。那女孩又说道:“叔叔,你到底是不是苏鸿渐啊?不是的话,我就走了。”
  苏鸿渐并没有放松警惕,依然全身戒备,道:“我是,娃娃,有什么事情吗?”
  “有一个叔叔让我把这个给你。”说着,便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纸包,给苏鸿渐递过去,苏鸿渐却没有伸手去接,只是摊开了扇子,让她将纸包放在了扇子上。
  小心翼翼地挑开小包后,苏鸿渐只见里面是一把撕破的扇子和一把匕首。苏鸿渐知道,这是十三个字杀手中,“人”字杀手的杀人习惯,他决定要杀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给自己的猎物送去一把匕首。而且他还知道,这个“人”字杀手,不是别人,就是他曾经的师兄郁金香。因为,那把被撕破的扇子上面画着一朵盛开的郁金香,那是苏鸿渐亲手制作,并送给郁金香的刀扇,现如今,他撕破了扇子,自然表示彼此之间已经恩断义绝了。
  “娃娃,是谁让你把这个给我的?”
  “不知道,他没说。”那女孩略一迟疑,又道:“不过,他好奇怪的,那么大岁数了,还玩一把木头的剑。”
  木剑先生,这正是师兄郁金香的绰号,苏鸿渐的心碎了,他的师兄,要杀他。
  这时,那小女孩见他愣愣地站着,便道:“好了,东西送到了,我该走了。叔叔再见。”说着,她笑咪咪地摆摆手,就蹦蹦跳跳地向来路走去。可是,一不小心,被地上的草根绊了一下,“哎哟”一声,眼看脑袋就要往旁边的大石头上撞过去。
  “小心!”苏鸿渐一个箭步冲上去,托住了小女孩的脑袋。那小女孩回转脑袋,诡异地笑了一下,道:“嘿嘿,都说苏鸿渐轻功盖世,看来,真的是不假啊,好快的身手。”她的声音依然如同儿童一般稚嫩,可是,所说的话,所用的语气,所露出的表情,却全然不是一个黄发垂髫的小儿能够做得出的,显得老成,甚至有几分阴险。
  苏鸿渐情知不好,连忙丢下那女孩,脚尖点地,向后纵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那女孩的口中吐出一枚碧莹莹的银针,直刺苏鸿渐,苏鸿渐打开了自己的扇子去挡,却不料,那银针劲道十足,竟然穿透了扇子,刺入了他的胸膛。顿时,苏鸿渐觉得奇经八脉迅速倒转,疼痛难当,豆大的汗珠淌了下来。
  那女孩的身子不动,继续向下栽落,等快要碰到地上的时候,也没有见她有什么动作,竟然一下子从地上反弹了起来,笔直地站在了苏鸿渐的面前,脸上露出阴险的微笑。
  “你是……大不了姑娘,赵雨轩!”苏鸿渐一生都没有怕过,今天,他是真的怕了。据说,这个赵雨轩小小年纪就练得神功,打通了大小周天,她的身形永远停留在她练成九转内丹的那一天,她可以死,但是,她永远都不会老。苏鸿渐坐倒在了地上,再也站不起来了。
  “苏帮主果然是见多识广啊。只可惜,敬酒不吃吃罚酒,给你银票,你不要,给你银针,你倒是收下了。”赵雨轩嘿嘿地笑着:“十三个字杀人,哪里会只派一个人出手啊,而且,我也想看看,我和郁金香,究竟谁可以先杀掉你。知道吗,这一次,十三个字为了对付你,出动了好几个一流杀手呢。”说着,她蹦蹦跳跳地来到了苏鸿渐的面前,一脚踢掉了他手中的折扇,并拿起了地上那把郁金香的刀扇,道:“成全你一回,让你死在自己做的刀扇之下,你觉得如何啊?”说着,手一挥,银光一闪,就要向苏鸿渐的咽喉刺去。说时迟,那时快,就见苏鸿渐那原本微闭的双眼突然圆睁,一手抓住了她的手中的破扇子,按动机关,就看见金光一闪,一把利刃从破扇子的尾部弹出,苏鸿渐向前一送,利刃刺入了赵雨轩的心口。
  赵雨轩一下子松开了手中的刀扇,向后跃了几步,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苏鸿渐,苏鸿渐从地上一跃而起,昂然挺立。“你没有中毒?”赵雨轩捂着胸口,脸上露出一丝怯意,轻轻一纵,消失在了夜色中。
  过了很久,苏鸿渐才松了一口气,软软地瘫倒在了地上,郁金香不知道,苏鸿渐送给他的刀扇,还有一个不为人所知的机关,而赵雨轩也不知道,苏鸿渐非但已经中毒了,而且,刚才这一招,已经耗尽了他仅存的内力,现在的他,虚弱得就像一个婴儿一般。
  现在,只有去找北派丐帮的洪帮主这一条路可以走了,据说,他手下的护法郭林,最擅长解百毒。
  
  (二)父子相残
  
  人们都说,人将死的时候,往事一幕幕,就全都会涌上心头,苏鸿渐觉得,或许,自己真的是快要死了,要不然的话,又怎么会想起那么多往日之事呢?苏鸿渐,乃是家喻户晓,叱咤风云的人,难道,这样的人,还会有什么不足为外人道的故事吗?偏偏就真的有。
  苏鸿渐一直都对别人说,自己父母双亡,是叔父将自己带大的,可其实呢,却并不是这样的,苏鸿渐的父亲,其实还活着。苏家的青箱家学是足以让人羡慕的,他的父亲是一代大儒,南山书斋主人苏择,他的生母吕文秀是个神医,人称秀女神针。所以说,无论学文还是学医,他长大都注定要成为一个伟人。
  可是,老天爷就爱跟人开玩笑。苏择在浪迹天涯的日子里,赢得了清河女侠章清河的倾心。无奈苏择已经娶妻生子,章清河只能恋恋不舍地和苏择分别。
  可是回到家后不久,吕文秀就生怪病死了,临死前背着丈夫把一本秘笈《杏林九记》给了儿子。苏鸿渐总是觉得母亲的死和父亲有关,母亲是神医,她的朋友也都是名大夫,难道就治不好吗?可是,他把这个秘密深藏在心中,谁都没有说。
  母亲死了不久,父亲就对章清河展开了强烈的情感攻势,很快,章清河经不住苏择的死缠滥打,终于嫁给了苏择,可是,奇怪的是,婚后没有多久,苏择就带着章清河和他本人的全部财产,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又没过多久,章清河也生病过世了,她的症状,和吕文秀竟然一模一样。苏鸿渐年纪虽小,却也知道,这件事情,和他的父亲,绝对脱不了干系,他甚至可以肯定,他的两位母亲,都是父亲亲手害死的。自打那以后,他便再也不认这父亲了,总是对人说,自己父母双亡。
  而苏择呢,再也不出现在众人面前了,世人再次看见他的时候,他已经成了蒙古大汗的宠臣,同时,也是十三个字的杀手之一,乃是蒙古大汗的秘密武器。
  苏鸿渐不怕死,可是,他有不能死的理由,樊城岌岌可危,为了大宋朝,他不能死;此外,他还想找到自己的父亲,搞清楚,他的母亲,究竟都是怎么死的,这事情不弄清楚,他死不瞑目。
  想到这里,苏鸿渐一个激灵,竟然从地上坐了起来,强烈的求生欲望,使得他又活了过来。微云遮住了淡月,此时的林子里,竟然有了几分黯淡,就好像他低沉的内心一般。他揉了揉眼睛,诧异地看着不远处,赵雨轩刚才站过的那个地方,现在竟然换了一个人。他侧身站着,颀长的身躯,穿着一身儒生的服饰,显得清高、卓然,微风轻轻拂动他颌下的几绺长髯,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这个人,苏鸿渐曾经是那样熟悉,一种又爱又恨又惧的感觉涌了上来。
  爱,那是因为他是他的亲生父亲;恨,那是因为他丢弃了自己,还害死了自己的两位娘亲;惧,是因为刚才赵雨轩说过,十三个字,有高手现身来截杀自己,而他,正是十三个字之一。
  夜一下子变得漆黑,伸手不见五指。那人缓缓扭转身子,正对着他站立,一线月光透过云缝射下,正好照亮了他的脸,曾经亲切的一张脸,如今看来,竟然有几分阴森可怖。不是苏择,又是谁呢?
  苏择淡淡一笑,道:“月黑风高,正是杀人的好日子。”
  苏鸿渐笑笑道:“你要杀我?”
  “我别无选择。”
  “你可以选择的。”
  “别对我说什么回头是岸之类的废话,对于你来说,大宋朝是你的母国,可是,对于我来说,大汗对我有知遇之恩。你说,谁更重要呢?是一个视子民为草芥的昏庸帝王更值得追随,还是一个知人善任,从善如流的君王值得效命呢?你是聪明人,有些事情,不用我解释,你懂的。”苏择道。
  苏鸿渐的确是懂,当他收到银票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了,元人想收买他,收买不成,就除掉他。他冷冷一笑,道:“我知道,我当然明白,对于你来说,有奶便是娘。”
  苏择苦笑一声,道:“你的口才很好,这我承认,江湖上都传说,南派丐帮的帮主,嘴皮子厉害,骂死人不偿命。对于这一点,我完全相信,依我看,你不只能把活人骂死了,还能把死人也骂活呢。可是,你毕竟是我的儿子,知子莫若父,你那两招在我身上不起作用。”
  “你很有本事啊,居然连大不了姑娘赵雨轩都被你收服,当了十三个字。你究竟纠结了多少江湖败类,为元人卖命啊?”苏鸿渐虽然有气无力,却一字一顿,说得异常沉着、冷静。
  “天下太乱了,需要有人站出来,整顿整顿。识时务者为俊杰。”
  “好吧,识时务者,我想我已经知道你接下来要做什么了?太可惜了,虽然我是你的儿子,可是,我们真的不是一类人。依我看,你这么做,是为了你那根深蒂固的无休止的欲望吧,为了满足这种欲望,你害死自己的亲人,利用战乱,为虎作伥,谋夺民脂民膏……”
  “好孩子,别固执了,大汗投鞭断流,攻克杭州,那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不要顽抗了。对了,我给你的钱为什么不收啊?”
  “我有手有脚,自己会挣。”
  “哈哈哈。自己去挣?你要是有这个本事,也不会当上丐帮的帮主了。”苏择笑道:“你别误会,我不是想收买你,你长这么大,我都不曾好好照顾你,这算是我给你的一点补偿。”

本文由28加拿大预测精准网站发布于加拿大28在线预测99,转载请注明出处:【军警杯★小说】大追杀

关键词:

【军队警察杯★小说】丁匆传

(一)闺阁铸剑师 “大小姐,您铸剑的本事,真是越来越高明了啊。”丁匆一边卑躬屈膝地给大小姐岳珊瑚递过去一...

详细>>

葡萄酒惹的祸28加拿大预测精准网站

葡萄酒惹的祸 28加拿大预测精准网站 , 阿良那天上网,无意中看到自酿葡萄酒的方法,想起去年好几位熟人买了葡萄...

详细>>

青古铜色乐府

第四十天问: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慕宇霖无力的点了点头,那弹指间的哀伤看得人的心都跟着痛了四起:“对,那几个...

详细>>

客栈小说

在我的老家柳树沟,多年以前曾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太太。老太太八十多岁了,她的名字几乎没有人知道。由于家族...

详细>>